Tag Archives: ppmm

五一去哪儿?

离五月一号还剩下不到25天的时候,对我和OB来说,漫漫长假,去哪儿混,却愈发成为一个日益困扰我俩身心健康的严重问题。而本来,这事原有一个极美好的开端。那是在三月里冬末的某个晚上,老曹、OB、青蛇、Tara、和我群聚在新闸路某饭馆里小啜。两瓶五年的古越龙山温过肚子,老曹开始喷起他春节期间在凤凰的奇遇来,说到动情处,众人或侧首或嗟叹或顿足,皆听得津津有味。兴致被提起,老曹一挥手,小姐又端上来两瓶黄酒。酣畅过后,大家的面部都开始有些潮红,意犹未尽间,有人提议到,五一我们去甘南吧。这句话当时是谁说的,在[……]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3 Comments

梦:教室

昨晚到今天共作了俩个梦,一个是早上被闹钟吵醒前做的,另一个是醒后继续睡又做的,俩个梦之间还有关联,但第二个梦已经记不清了,而第一个梦分俩部分,后一部分大概因为被铃声打断,也记不完整了,现在就说说前一部分记得的内容。

我 在一个教室上课(我从前多次做的梦好象都和校园有些关系,如参见我从前作的那个象星战的那个梦),教室的形状如汉字“凸”。我好象是个班干,教室里大家在 大声说话打闹,很乱。我和一伙同学说完话后从教室内部走到“凸”字的突出部,正好老师走进来,看见这么吵闹,于是罚大家扫地,我正好没被老师看见说话,没 被责备,但因是班干,还是和大家一起扫地。扫到门口处时,不知怎么回事,发现了一口棺材,通常的棺材是狭长的长方形,但这个棺材水平截面的长和宽却差不 多。棺材的前面伸出一个细棍,棍子头上有一个木制的红色汉字“壹”。我们摸着那个汉字争论着这个棺材的来历和年代,争执不下,于是大家决定请高手来看一 看。不多时,高手来了,是俩个mm,身材和相貌都一流(我怀疑是我白天中午去面馆吃饭时碰到俩个ppmm在我梦中的反映)。[……]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梦境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