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FB

Abdallah’s Spring of 2006

预告:

3月14日~3月15日:杭州
3月16日~3月19日:大连
3月21日~3月22日:杭州
3月27日~4月7日:杭州
4月10日~4月13日:新加坡
4月17日~4月19日:西安(改期至5月11~13日)
4月29日~5月10日:杭州(改为青海川西行,杭州行延期至5月18~21日)[……]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 , | 30 Comments

数字化春节小结

假期明天将结束,总结如下:

给父母红包各1个
给父亲买衣服1件
陪父母游朱家角1趟、无锡1趟、苏州1趟
往铜川路(水产市场)2次
住九亭1夜
泡妞0个[……]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End of January

二零零五年一月的流水帐

12月24日,在mikuy和jerk家里吃圣诞宴。

12月26日,醉于Hello Bar。

12月28日,使用了半年的x88手机丢失,同日把户口办入北京西路1565号。

12月30日,继28日后,上海再次降雪,据说是十年来最大的一场;报纸原先预测的暖冬里在圣诞后的这几天里变得奇冷无比,积雪数日未化。

12月31日,和miu、fan、mi过了新年前夜。

1月1日,踢球后与玛骝、阿木在KTV喝酒,近于醉。[……]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allalone’s “after New Year Bash”

House of Blues & Jazz, 158 South Maoming Rd., Shanghai, Jan 8 2005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影像, 记录 | Tagged , | 1 Comment

再游大连

Dalian Trip

这次能回大连是因公(不过好象我还没有哪次到大连不是因公…),工程师们要为客户做DRP测试,我过来为大家掠掠阵。

数月不见,大连依然还是那个大连,除了道路偶有修整外并无甚多变化。这座漂亮的海滨城市,永远不会象京沪穗深那般节奏迅速,动辄翻天覆地。虽然本地政府整天嚷着要建设东北亚航运中心云云,然我以为,这其实才是大连美之所在,安静宁和…

然而,我这次回来的心情却非如从前一般。[……]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悠忙假日

End of The Holiday

没想到,今年的五一竟又是什么地也没去,去年因为SARS,今年虽然诸多因素作祟,但过后我想,也许是累了。

不出去也好,正好见见在沪的老朋友们,在过去十六个月里,我还没在上海连续待满过一周以上。不过当然,所谓的“见老朋友”,换言之就是和狐朋狗友们腐败。

于是,三十号晚上是红鱼盆,然后KTV。一号是上海醉美,漫妙的晚上。二号中午吃泰国菜,晚上是kid的婚礼,上海大厦而后钱柜。三号帮琦琦同学搬家,他老婆居然养了条德牧,窜起来有一米多高,不过大狗除英武外也还是颇可爱的。四号小龙虾,三男一女吃了差不多吃了七斤。五号瓦罐煨汤,饭后在衡山看了《救命》,但该片根本不如宣传的恐怖,同排的mm开始掩着头,后来都把衣服放下了,之后借口压惊顺便于衡山路喝了些小酒,离开一年多,衡山路的生意似乎不如从前了。六号杀去遥远的大场镇踢了两场球,遭受肩部被踹一脚另加脚趾甲淤血两处,晚上回归清淡,在茶餐厅喝了骨头汤,接着新天地,在逸飞边上喝酒的时候看见陈逸飞这个老色狼在泡妞,然后到据说最贵的影院看了《反恐特警队》(S.W.A.T.),该片其实也一般。七号在新旺,撞见了简安和小谷,他俩幸福得清澈。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情人节

对我来说,今年情人节的序曲是麻将,接下来主题是睡觉、电脑游戏、喝酒,最后是KTV的烟雾缭绕。

朋友里较有意思的,是一还是在部队工作里的哥们发动了他的所有朋友,包括朋友的朋友,给他正泡的mm发短信祝福,计数百条…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腐败的2004年春节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2004/1/20~1/31,FB的春节
糜烂、腐败的2004年春节。

2004/1/31,离邕往穗
腐败的2004年春节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2004/2/1,广州
在广州只停留了一天,一下飞机,就立刻感到这个城市的热力:15℃,但广州的活力不仅仅只是在天气上的。晚上去吃了一顿山西菜,喝了两瓶加州的红酒,接着出来去泡吧,坐到夜里2点,宵夜。第二天早上本来朋友说要去白云山,但实在是爬不起来了,另外的早茶也来不及了,于是中午改成了重庆菜……[……]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春节杂事二则

放炮

昨晚和朋友开车到市郊买了两箱烟火爆竹,过了过放炮之瘾。

结束以后在KTV饮酒至凌晨3点,第二天中午起来上吐下泻…

今天下午启程去海边亲戚家吃海鲜,嘿嘿,不过我的肚子却……:-([……]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