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麻将

赌场得意

在大连常常是极其无聊的。妞,我基本上是只看不泡的,于是会常被大家同情地拉去麻将。大连的麻将玩法和上海广东相去颇远,所以极不适应,半年下来鲜有胜仗,通常都是中负或小负。

然而,最近的两场,均大胜,成功地扭转半年来的不利局面,开创了麻将战场的新格局,abdallah被众人剥削掠夺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但是,我对这胜利却是颇为忧虑的:因为赌场得意,情场、球场、钱包、工作、身体就可能会失意。如果这样,那我倒宁愿花钱消灾。

希望,只是对我上月在北京暴饮伤身的补偿。

春节快到了。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