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音乐

听笛

我,竟然,安坐在上海音乐厅里了。沐心浴体,一身轻松。过去,我还从未进入到这殿堂里。第一次看到它,是还在浦东的时候,晃晃悠悠的隧道线从地底钻出来,不久,路的左边,就是这座露出老态的小建筑,有着一种优雅的沧桑。后来,毕业了,就到过许多的剧院,京里的,沪上的。自然,其中有大剧院,赫然就矗立在广场的对面,巍峨、高雅。我,和许多人一样,衣冠楚楚地出入这场所,哈哈地陪着笑,又或伪君子般领着容貌姣好的女孩,与众人一道尴尬地在曲中鼓掌,或许没那么差劲却整晚地和沉重的眼皮剧烈战斗。我承认,我过去在剧院的表现实在不能令人满意,我努力改变着,想成功地以贴上标签。虽然,效果有限,我想我大概不属于那些文青和高雅之流,我只是个俗不可耐的家伙。晚上,我还在方城里挣扎着,朋友淡淡地说音乐会上获奖了,在音乐厅演出。我局促,我开始担心,但还是——
我,坐在上海音乐厅里面了,乐声响起,忽然,我竟然,流泪了。我不知道,我怀疑自己的器官是否出了错,可是,那微咸的液体证明了这一切。似乎,那是段演出刚开始的时间,第一首曲子。那乐音迸发着,和着古老的厅堂错成悠长的旋律,细细悠悠,绵延回转。忽然,我再感受不到周围的所有,我置身在旷野中,赤足挽裤,长草及膝,渠弯过,云飘过,风掠过树林,堤岸的线条,渔家的风帆,蓝天,碧海……黑暗中,我发现,我早已,泪流满面。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随感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赛马”

自修室里的光线昏暗着,我瞥了一眼头上的光管,上面的镇流器无助地兹兹呜鸣着,我的眼睛也随着它的频闪而跳动,迷离。摇摇头,悄悄地打开一丝窗,瞬间,一股润湿冰凉的空气涌入肺中——这个都市的冬天依旧地阴冷,窗外的天空阴沉着厚厚的云层,看不见原来的颜色,只有灰朦的雨雾笼罩着教学楼和路上匆匆的学子。
凝望着窗外,我贪婪地大口呼吸着这冰冷的空气,虽然带着寒意,却给我带来了暂时的清醒。“啊啾!”,后面的同学猛地打了个喷嚏。我看了他一眼,把窗户掩上了。教室里又开始弥漫出一种仿佛催人窒息的闷。放下笔,眼皮徒劳地挣扎起来,但最终却渐渐闭上,我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其他, 随感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