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生活

我们在一起(2)流年

持续了许多年,当日历翻到每年四月抑或十一月的某个周末,只要有空,只要在上海,我会想方设法回到交大,本部或闵行,去参加一个年度晚会。其实,那或许不能称作什么晚会,因她纯是网友自发组织的,毫无功利。所以更确切些说,她该是个聚会,但又和时下“新新人类”们的派对完全不同。她很热闹却有点土,和象牙塔外的时尚不大沾得上边,但她纯粹、年轻、单纯、热情。这就是交大饮水思源BBS的年庆聚会,一晃,今年是十周年。
不要说十年,我想,即便几十年后,我仍能清晰地记得初上水源的情形。[……]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随感 | Tagged , , , | 2 Comments

My LOMO Life Vol.2

2.1 Shanghai The City

星期天的下午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影像 | Tagged , , , , | 5 Comments

Abdallah’s Spring of 2006

预告:

3月14日~3月15日:杭州
3月16日~3月19日:大连
3月21日~3月22日:杭州
3月27日~4月7日:杭州
4月10日~4月13日:新加坡
4月17日~4月19日:西安(改期至5月11~13日)
4月29日~5月10日:杭州(改为青海川西行,杭州行延期至5月18~21日)[……]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 , | 30 Comments

国庆杂味4

4小城生活

和上海相比,南宁只是座南国的小城*,虽在广西,这已差不多是最好的地方了。因为小,所以大家圈子的交集也多。在南宁待的六天,在ML家的大院里、街头夜市,常能碰到不少眼熟的人。同学朋友、长辈亲戚,还有多年以前同一初高中的校友,当然当年腼腆的男生已独当一面,而女生则变成了韵味十足的少妇。[……]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随感 | Tagged , , , | 9 Comments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上周,参加了两个饭局,都是和前Nortel的同事Wendy,她历时4年的relocation即将结束,要回广州去。我于是又借机去Nortel office待了一整天,虽然我早已不是那的员工了。

尽管,你也可以说我是为了看那传说中的pp的单身的首代秘书而去的,我也不否认本人前去的众目的之这一确实有些不良。但我还是要说,其实很多人也有这样的感觉,即对自己工作过的最初一两家公司有一些特殊的感情,而尤其那公司又较大较规范、自己团队很团结、你又待了较长时间的话,更甚。即便以后的工作也许更轻松、更适合、待遇更好、位置更高、更有发展,很多人还是会怀念当初的感觉。有时候,当年的同事聚在一块,聊起从前,无不唏嘘不已。

其实,这并不难理解,因这段时间正是一个人脱胎换骨从象牙塔到社会,从理想到现实,从稚嫩到成熟过渡的时期。这时候,既感慨于全新的不同于学校工作生活方式,如海绵般拼命学习各种新的东东,又依然有年轻的梦想和冲动,虽然也有工作的压力、现实的残酷,却仍享受得到工作的快乐。而你所处的团队也很重要,一个好老板、若干肯帮忙的老同事、再加上几个年龄相仿的年轻人,对最初的成长,帮助影响极大,也使人一直怀念不忘。[……]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随感 | Tagged , , , | 1 Comment

2005·大连

放开些
不用那么低沉
上海下雨的时候
这里总还是晴天的

当然
即使依旧
半岛南端
三月的某个午后
偶尔也还会有场雪的

于是傍晚
都白了
人们困在班车里
水汽蒸腾着[……]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诗歌 | Tagged , , | 4 Comments

End of January

二零零五年一月的流水帐

12月24日,在mikuy和jerk家里吃圣诞宴。

12月26日,醉于Hello Bar。

12月28日,使用了半年的x88手机丢失,同日把户口办入北京西路1565号。

12月30日,继28日后,上海再次降雪,据说是十年来最大的一场;报纸原先预测的暖冬里在圣诞后的这几天里变得奇冷无比,积雪数日未化。

12月31日,和miu、fan、mi过了新年前夜。

1月1日,踢球后与玛骝、阿木在KTV喝酒,近于醉。[……]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盘点2004

2004于abdallah来说,是变化颇为剧烈的一年。然其变化的引子,却是前年伏下的,所以04年的事还得从03年讲起。

那是2003年的国庆,阿卜杜拉仍然还在大连蹲点。以往,每年的十一我都会休足两周的假,于是节前,照例,给老板去电话。表明来意后,只听老板说,乔治同志啊,假是可以休的,么有问题,但休假回来,有个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去做啊。我心里一紧,靠,什么事啊,不会让我假都休不好吧。老板接着说,公司领导对你很器重啊,准备让你接手我的位置,所以大连那边你要着手找个人顶替你。哇噻,馅饼从天上掉下来不成?!但……我小心翼翼地问,那您呢?老板说,噢,这个不用担心,大老板们准备让他升级看中国所有的account。哦,原来是这样。

岛上的假渡得很开心,回到大连,我开始收简历面试,却总找不到很合适的人选。虽然大连政府一直沾沾自喜以北方的香港自居,然其各方面与京沪穗深的差距还是显而易见的。我深深体会到,二十一世纪什么最重要?──人才啊![……]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随感 | Tagged , , , , | 2 Comments

Gonna Leave

早上的时候有点冷,穿了毛衣出门,外面有风,赶紧上了班车。到得工厂,风变得有些刺脸。有同事不小心摔了一交,她笑说,大概今天会是个特殊的日子吧。

也许。然而整个上午却都接近平静,时针迫近11点,也并无什么异样。忽然,话铃响起,是老板来的。我接起来,竟然有点不安。果然,老板说,他不干了,让我赶紧进京,就在下周。我的身体猛地抖了一下,我控制住,稍微,我晓得,离别终于来了。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随感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320

这两天,比较混乱:Disco、KTV、工厂、韩餐馆、粥城、酒店;17岁的女孩、大连的朋友、北电的同事、深圳的亲戚,有喝酒、醉倒、借钱、赌 球、公司大变、durex;火箭输球、”The Return of The King”、blog恢复、国奥平即负、绿营当选……

很多会马上就改变和影响我的生活,很多不会,但慢慢地,在未来……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Pages:  1 2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