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生日

父亲的生日

第一次知道父亲的生日,是我在知道自己生日的很多年以后。从小到大,每年父母总张罗着给我和弟弟过生日。我生在二月里,多数时候靠近春节与元宵。小时候的生日记忆大抵是节日的延续,烟火炮竹,丰盛的食物,额外的压岁钱,和必不可少的蛋糕,还有父母的笑颜。然我从未见过父母自己过生日,他们甚至从未在我和弟弟面前提及过,以至于幼年的我一度以为父母没有生日。稍懂事以后,我开始追问父母,也要给他们过生日。母亲很快脆地告诉了我,父亲假装思索良久后一本正经地回答我说,哎,那是好几十年前的事情了,爸爸都忘了。然后看我颇为失望的样子,才哈哈大笑着说出来。原来,他和母亲的生日只差了一天。
知道了父母的生日,我却总不如记自己生日那般牢固。按说紧挨着的日子应不难记,到十一月,他俩谁也不提,日子就悄悄过去。我偶尔想起要给他们过生日,父亲便说,既然他和母亲生日相近,不如加加菜一便过了。吃饭时,他们总往我们碗里夹菜,末了吃得最多最好的还是我和弟弟。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随感 | Tagged , , , | 1 Comment

父母的生日 Happy Birthdays To My Parents

初中时,看过一部著名的港剧《义不容情》,剧中黄日华和刘嘉玲是参加电台一个生日相同者的节目而认识的。这种巧合当然是故事里编的,我相信,现实生活里,夫妻俩生日相同的并不太多,若真碰上了便是缘分。生日相差在一两天的会稍微多些,但和总人口相比也是微不足道。不过,我的父母,就恰好是这么一对。
母亲的生日是11月17日,父亲则要早一天,他身份证上写着11月16日。不过,这个“巧合”却来得颇为“乌龙”。据老妈说,她早年见到父亲的学生证或是个人档案上写的生日是7、8月里的,然到了后来结婚成家建户口的时候,却变成了11月16,有故意凑巧之嫌。[……]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随感 | Tagged , | 8 Comments

生日及元宵

生日恰逢正月十五,我从前就遇到过,是以今年也没什么奇怪。然没料到,我居然在22日出差到了大连。这意味着,连续三年的我的生日,都是在大连渡过的。为自己其实也没什么可祝贺的,又一个标志而已,转篇旧文。

生日

记得,很久以前,关于生日,我在BBS上的一篇帖子里写过:“……其实,生日和节日一样,不过是个记号罢了,刻在时间之舟上的记号,充其量只能证明人又多绕了太阳几圈而已。求剑的人找不到他的剑,我们,也找不回过去……”。

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还刚刚毕业不久,那是个潦倒而徘徊的年代,同学都四散,不知往哪里去,不知新的朋友在哪里。但现在,已经不一样,至少我有了很多朋友。于是,后来,我在另一篇帖子里说:“……于是,纪念意义越来越淡的生日,开始演化成和朋友们纵情的一个借口,而在这样一个冷漠的都市里,这,似乎也未尝没什么不对……”。[……]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随感 | Tagged | 4 Comments

生日

今日,大连天空晴,有风,稍劲,自西南,体感微寒,清晨有冰冻。

早间按时闹醒,上午较忙,中午于饭堂吃煎鱼套餐一份,下午参加大小会议3个,无特殊事件。

晚间预备吃KFC或西餐,稍后,于本星球上绕太阳满28圈。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Back Dalian

北京一月后,回连发现大连还是不错的,城市小,没有大都市的喧嚷,让人宁静异常…周六晚去了迪吧,妄图喝酒泡妞,未果。

昨日是回连后的首日上班,晚上与客户的CIO,一个韩国人出去喝酒。和大多数韩国人一样,他其貌不扬但还是颇为可爱的。聊了很多他年少时的事,诸如父母如何反对他和他老婆结婚之类。末了,喝多了俩杯,今天中午才爬起来。

要戒酒……

Posted in 记录, 随感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生日

记得,很久以前,关于生日,我在一篇帖子里写过:“……其实,生日和节日一样,都只是个时间之舟上刻的记号罢了,充其量只能证明人又多绕了太阳几圈而已。求剑的人找不到他的剑,我们,也找不回过去……”。
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离刚刚毕业不久,那是个潦倒而徘徊的年代,不知往哪里去,不知朋友在哪里。但现在,不同了,至少,我有朋友。于是,后来,我在另一篇帖子里说:“……生日,已经演化成和朋友们纵情的一个借口,而在这样一个冷漠的都市里,这,似乎也未尝没什么不对……”。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随感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