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沱江

浮生凤凰之泛舟

凤凰的清晨,除了阳光,还是布满歌声的。想睡个懒觉,却被一阵清脆的歌声撩起。那歌儿时而婉转时而嘹亮,于是披衣循声来到阳台,沱江上早已处处阳光。媚人的歌声,是从回龙潭来的,一个泊在潭中央的小船台上,几个苗家姑娘,正击鼓起舞,放声高歌。

歌声悠扬,可惜姑娘们仅在游船接近时方来上几段,看来只是县里吸引游客而搭台请来演唱山歌的。微有些失望,本以为会如沈先生笔下,飘在“边城”的翠翠梦里那“又软又缠绵的歌”……“梦里灵魂为一种美妙歌声浮起来了,仿佛轻轻的各处飘着,上了白塔,下了菜园,到了船上,又复飞窜过对山悬崖半腰”……船上姑娘们的声音不能说不好,但似乎总少些什么。心里其实也清楚,那样纯粹自然的歌声于现下实是难得一闻了。既然这样,今天干脆不到城里,去沈先生的墓地看看吧。

阳台上不知是谁摆了几枝含苞的腊梅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 | 5 Comments

浮生凤凰之沱江

山水边的城市,总是灵秀的。

有人考据过说,人类最早的城市,便都兴起于河边的。我想那大约不假,丰润充沛的河水,对幼年时期的人类,无异大地的乳汁,哺育了最初的城市文明。接着,人们发明了舟桥,凭舟楫之利,河流从天堑变成交通的血脉,连通了大地,城市也因之不断发展。后来,人们强大到可以在各种地势上建立各样的城市,而近代以来陆上、天空交通方式的进步,江河的作用日益淡化。然水对城市性格的塑造却一直流传下来。譬如今天世上的许多名城,就大多傍着一条与城市齐名的河流。

除了傍着水,还要靠着山,这是典型的中国式审美,也正合传统的风水之说。我曾经推想,这大概是源于早期城市军事上防御的便利:在城墙修筑方法发明之前,山是极好的屏障。即使之后有了城墙,山地也可以极大地扩展防御的纵深,减少对敌面。这种源自蛮荒年代的记忆,在形成之初便经历了大规模战争(黄帝与炎帝及蚩尤之战)的华夏族的心里,深深地沉淀下来。而大山本身的神秘艰险广袤雄壮,也让人们敬畏。于是反映到国人的传统地理学说里,绝佳的风水之地,也需要山之大气。

我喜欢那些山水边的城市。爱屋及乌也包括海边的,它们东南西北位置各异,却都或河畔或海边,倚了山,脉脉的流水配着连绵的山岭,默默森然中予人坚定的力量。山水是需协调的。相比之下,北京城虽曾在永定河畔,古都西安也曾“八水绕长安”,可惜今天均已不复昔日之水,于是城市也失之过刚。而上海则位于平原上的河口入海处,虽也海纳百川,然境内仅有一座百米高的土堆号曰“佘山”,所以多偏于阴柔。若让双鱼座的阿卜杜拉挑选宜居养老之地,必是有山有水的小城,或者干脆便说,如眼前这南华山下被沱江水染透的小城凤凰:)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