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梦:学校

在漫长的十个月里未详细记录下任何做过的梦以后,我终于结束了懒惰,记下了上周一(三月二十一号)早晨做的一个梦。和以往最常做的梦差不多,这次梦的主题依然是学校、考试、女孩等等,内容既也无从前“星战”、“叛乱”…之类的梦一般稀奇古怪,也无偷情、受困一般地情色,基本无甚出众之处。然而,自从我懂事以来,做过许多的梦,这次的结局却是最糟糕的:(

(和许多的梦一样,最开始阶段的情形已经模糊记不清了)

我又回到了学校里(究竟是大学还是中学已难判断,从后面的梦中情况可知,许多场景像是在大学,出现的人物虽有大学的,但大多是中学时代的)[……]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梦境 | Tagged , , , | 3 Comments

出差、Relocate、梦、日志被锁及其他

五月十八日晚上回到了上海,这次是出差,陪老板见客户,原定只有两天,后来延到三天,我便得以名正言顺在沪过周末了,爽。

另一个好消息是一向孤寒的公司为了安抚我,决定安排我回上海工作,最迟可能七月份就可成行。哇sigh,大上海啊,大上海的ppmm们,我abdallah又要回来了……

然在北京的时候实在太忙,以至于五月十三和十六两天记下的梦,到最近两天才整理发表出来,却正迫近520,竟招惹了麻烦。情况是这样的:十三那天的梦是在北京青蓝大厦酒店住下时做的,那个酒店是奥组委的所在,但房间却巨破无比。梦的[……]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Dream: The War And The Wives

梦:台海之战与妻妾成群

梦到我在台湾西北部海边的一个胜地度假,完全的热带海岛风格:沙滩白皙,海水碧蓝水,椰影摇曳…我住在海边沙滩上的一幢别墅里,推开窗,海风迎面而来,海天一色,确是个蔚蓝的天堂。然而还有更令我爽呆的:我身边有三个绝色老婆陪着,一个身材火爆,一个娇小可爱,还有一个善解人意,王侯一般的生活,当然还得是阿拉伯的王侯!因为她们都是偶的正式妻室,嘿嘿。
然而,近期台海的形势却很紧张,据说要打仗,每天报纸上电视上都能看到PLA以及台军调动的消息,而离住处不远还有一处台军的阵地,常能看见沿海的公路上有军车通过,而树梢上就有军用直升机掠过。但由于过去几个月类似的消息很多,老婆们都不以为然,说不可能打仗,军队的频繁调动只是例行的。然我却一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梦境 | Tagged , , , , , | 1 Comment

梦:债

梦的背景又是学校,大学,寒假前的学期末,周五,所有的考试均已结束,第二天就要正式放假。

考完试后的学校,总是异常冷清的,步在空 空荡荡的校园里,满目苍凉。上海的同学多数在午饭后就迫不及待地离开了,其他地方的也大都各自happy去。我是喜欢热闹的人,我讨厌冷清,也许害怕自己 也变得空洞。讨厌放假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我就无法见到喜欢的ppmm们了。惆怅中,远处出现了一个曼妙的身影,由于早在中学时代的先见之明,我保护了一 双锐利达(1.5+1.2)的双眼,所以,毫不费力地,我晓得那似乎是个诱人的mm。我迅速镇静下来,暗中吐了吐舌头,昂首。接近了,我终于看清她的脸, 然而,我立刻象惊弓之鸟一般闪身,逃了。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梦境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Dream: With Wehrmacht

梦:与德军一起作战

昨晚又做一梦,背景又有学校和考试,看来我的学校情结太重了。
梦的开始部分比较模糊,现在基本上记不清了,我常常记不清梦开始的细节,也许是过长或情节变化较大的缘故。背景是大学时期的考试间隙,大部分课目我已经考完了,剩下的几门都是些无关紧要且很容易的,于是去操场踢球(注:我大学期确实经常这样的)。踢球的人很多,整个足球场被分成若干小块,而且旁边的篮球场也被用来踢了,但这个篮球场却是我高中学校的模样。对手的水平很差,简直是业余的业余,被我们狂灌(注:这个场面其实是现实中我现在所在工厂里午间休息时工人们踢球的场景,那些工人喜欢踢,然而水平不敢恭维)。对手太弱了也很没劲,正苦恼中,居然碰到几个高中的同班同学,便加入他们去(注:大学里的同班同学多数喜欢篮球,和我常在一起踢球的都是外班外系的,相反高中的同学踢球较多,毕业后我们假期回家也常出来一起踢球)。而这时场边出现了一群mm,其中之一是社科系的、我大学里猛追的一个[……]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梦境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又一梦:误机

昨晚做了个梦。

梦中,我是个学生,快春节了,年廿九那天上午有最后一门考试,于是订了下午机票回家。然而,那机票,我只看了一眼,以为起飞时间是下午4点半。于是廿九那天安排得满满的,上午考完试后,先买好了下午飞机上看的报纸杂志,接着坐大学同学的车兜风,然后去了家楼层很高的豪华酒店游泳。那酒店很奇怪,泳池有好几个,分布在靠近楼顶的几个楼层里,电梯彼此还不直达,有些要走楼梯上去,其中有地方的楼梯坏了,酒店于是搭了几张凳子让人走上去,一个值班经理还说,幸亏有这几张椅子。[……]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梦境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梦:偷情2

晚上做了个旖梦,和俩个现实中认识的女孩去玩,我心怀鬼胎,拖其中一个的手,没抗拒,于是,进一步,吻她,另一个女孩也被偷袭成功,俩个最后都……

应了一句话:饱暖思淫欲,罪过罪过。

Posted in 梦境 | Tagged , | 3 Comments

梦:回沪

  1. 回沪
    因为工作关系,我一个人在广州独自租房生活,天天朝九晚五。由于不知道收费处所在,错过了交电费的时间,某天收到电力局的通知单,说我已拖欠电费许久,若再不交,就要掐断住房的电源。于是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想去交÷缴费,却均因种种原因没空前去(只要把地点从广州变成大连,这段情节和和我现实中情况一模一样)。到了周四,我要飞回上海去上课,于是揣着电费单,登上了往上海的飞机。
  2.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梦境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梦:四巨头

  1. (这一段没记清晰,大概情节有政治、枪炮、操场、绿洲、mm等)
  2. 四巨头
    我是林彪兼周恩来的医生。一次,毛主席、周恩来、林彪、刘少奇和我们一起吃饭,一共俩桌,毛、周、刘在一桌,林和我在一桌,林的背侧对着毛,我的脸却可以看见主席。
    大家边吃边聊,但当然都是主席主导,林彪因为主席看不到他,一直脸上带着阴笑。主席突然关心起周的病情,于是问我,我回答说周半夜经常疼痛,我就一直给他吃药。主席说,前阵子碰到西班牙的总理(注:那时候西班牙应该还是佛朗哥政权吧,但我梦中就是这样的),聊天时谈到周总[……]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梦境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梦:婚礼

婚礼,我的婚礼,到了快结束的时候,前面的场景记不清了,我和刚娶的老婆一起送宾客们上楼去闹新房。我忽然觉得有什么事情没做,实际上,我好像是不太愿意和她一起,我说我忘了点东西在宴席里,于是反身回去拿,她先上楼招呼客人了。

我来到大厅里,酒宴已经撤掉,变回了咖啡厅,一架大钢琴摆那弹奏着。我回到刚才的桌上,上面一片狼藉,还没收拾,我坐着,不知道要找些什么,不知道要干些什么,于是坐下来,收集台上的火柴,把其他盒子里的火柴放到一个盒里……

对面桌边做着三个女人[……]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梦境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Pages:  1 2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