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枪手

枪手

本周五的天气,还是颇为晴朗的,在这么一个初春的明媚午后,我的手机忽然响起来,接通之后,只听得一个低沉的男声,原来是元旦以后便一直失踪的 jamtion。丫神神秘秘地对我说:“阿香啊,有个事儿得拜托你,星期六上午有空吗?”我当时正忙着,脑子飞快转了一圈算出周六即明天即不用上班后便不 加思索地说,没安排。接着,忽听得丫一阵坏笑,我暗觉不妙,心说:哎,要糟?!果然,他说,阿香,你得帮帮我,代我去考个试吧。

Faint!这不是做枪手吗?还是义务的!我从小到现在,长那么大,虽说常给别人抄过答案,偶尔也会抄下别人的答案,但枪手这活却还没干过咧!原来,胖胖老马等人前阵迷上了无线电,这其实也是玩户外的人的通病之一,jamtion见状不知怎地也加入了。然而,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规定,要操作电台,须得参加全国业余无线电操作等级考试,通过并拿到操作等级证书方可。胖胖他们便交纳了数百大洋,首先成为上海业余无协(无线电协会之简称)的一员,然后又上了n堂瞌睡连天的专业知识课,现在考试来了。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8 Comments

“赛马”

自修室里的光线昏暗着,我瞥了一眼头上的光管,上面的镇流器无助地兹兹呜鸣着,我的眼睛也随着它的频闪而跳动,迷离。摇摇头,悄悄地打开一丝窗,瞬间,一股润湿冰凉的空气涌入肺中——这个都市的冬天依旧地阴冷,窗外的天空阴沉着厚厚的云层,看不见原来的颜色,只有灰朦的雨雾笼罩着教学楼和路上匆匆的学子。
凝望着窗外,我贪婪地大口呼吸着这冰冷的空气,虽然带着寒意,却给我带来了暂时的清醒。“啊啾!”,后面的同学猛地打了个喷嚏。我看了他一眼,把窗户掩上了。教室里又开始弥漫出一种仿佛催人窒息的闷。放下笔,眼皮徒劳地挣扎起来,但最终却渐渐闭上,我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其他, 随感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毕业鉴定

(标准正文模块)

岁月如梭,转眼间我在交大的四年大学生活到了就要结束的时候。在校期间,在学校的指导、老师的教诲、同学的帮助下,我付出了许多,却收获得更多。下面,我就对大学四年我的表现作一个总结和自我鉴定:[……]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其他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