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春节

My LOMO Life Vol.2

2.1 Shanghai The City

星期天的下午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影像 | Tagged , , , , | 5 Comments

回家·丙戌年

1

又是年前最后一天赶回,几个时辰后,已酉年就要悄悄过去。

城里变化很大,机场、大桥、街道…大都焕然一新。新区的许多建筑宏伟得我从未见过,老城也拆得七七八八,而许多地方在还围着棚子、脚手架。数年过去,年少时记忆中的邕城容颜也随着时间已一点一点褪去,甚至褪得不留痕迹。我忽然意识到,将来若有一日,我带着儿子来过年,也许便无法指着某棵大树,说,“嗨,儿子,看!那就是你老爸当年爬过的树。”[……]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随感 | Tagged , | 4 Comments

数字化春节小结

假期明天将结束,总结如下:

给父母红包各1个
给父亲买衣服1件
陪父母游朱家角1趟、无锡1趟、苏州1趟
往铜川路(水产市场)2次
住九亭1夜
泡妞0个[……]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乙酉年春节

小年夜的前夜,又去了衡山路,这次借了欢送玛骝回家过年的名义,原本说定的时间是前一天的,但周五客户搬家,陪着忙乎了一夜,第二天没缓过来,便推迟了。然这晚的第一场,却是米粒蝎子等一干女人唱歌,拉了我做陪衬,不过王海平同学的美声确实专业。而后酒吧,先虹口后衡山,玛骝最近还是不爽,相亲的上海女生不理他,他痛骂之后对方反而殷勤许多,靠!

两桶酒喝完回家大睡,年廿九这天本该去公司晃一晃的,除了装装样子,关键是要去拿年前报销的钱,结果早上却爬起不来,算了。但过后发现,我们的财务已把钱打到我的卡上,而且我[……]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1 Comment

腐败的2004年春节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2004/1/20~1/31,FB的春节
糜烂、腐败的2004年春节。

2004/1/31,离邕往穗
腐败的2004年春节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2004/2/1,广州
在广州只停留了一天,一下飞机,就立刻感到这个城市的热力:15℃,但广州的活力不仅仅只是在天气上的。晚上去吃了一顿山西菜,喝了两瓶加州的红酒,接着出来去泡吧,坐到夜里2点,宵夜。第二天早上本来朋友说要去白云山,但实在是爬不起来了,另外的早茶也来不及了,于是中午改成了重庆菜……[……]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春节杂事二则

放炮

昨晚和朋友开车到市郊买了两箱烟火爆竹,过了过放炮之瘾。

结束以后在KTV饮酒至凌晨3点,第二天中午起来上吐下泻…

今天下午启程去海边亲戚家吃海鲜,嘿嘿,不过我的肚子却……:-([……]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春节快乐!

大家猴年大吉,诸事顺利!!!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二零零四年一月

小年 [2004-1-15]

昨天是农历腊月廿二,东北一带的风俗是小年,而在我们那,冬至相当于小年。

城里很热闹,到处是鞭炮和焰火,虽然多年前已经习惯了,还是稍微震撼了一下我这个成年在异乡的人。但我还是幸运的,至少每年都能坚持回家过年,更多的人因为种种原因,甚至由于没钱,根本无法回家。这也是我不喜欢除春节以外的节日的原因。

忽然发现,到04年,我已离家整10年了。[……]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1 Comment

回家’2002

如果,你在二千零一年二月十日到二月二十七日之间,拨通在下的手机的话,你会发现,等候在那一头的是一阵孤独的震铃声,约莫三十秒后,一个急促的女声传来:“您的呼叫正在转移,请等待…”,您若是有足够耐心的话,不一会,代之而起的是个平和的男声,用中英文,缓缓地微透着得意窃笑地说:“您好,这里是阿卜杜拉的语音信箱,我现正在远离上海2000公里的地方休假,请在beep声后留言;有关XXXX的事情,请与我的同事XXXX联系,他的电话是:XXXX,谢谢”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随感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春节趣事几则

趣事(1)菜园

早在回家之前,老爸就和我说起,家中的阳台种满了各种奇花异草,如何如何地美丽,简直就是一个小花园。我虽然对老爸的才艺有所怀疑,但听他说得如此这般,也就相信了。于是,这次回家,我非常迫切地要看看老爸所说的“花园”。

回得家中,兴冲冲地来到阳台,却发现上面的花虽有增添,但好象离我去年回家时没多大区别,忙叫老爸。老爸赶来,手往下一指,我看去,许多花盆里种了一些不知名的植物,不禁疑惑起来:什么花啊?老爸得意地指着种得最多的一种叶厚的说:“看,这是,美国芦荟!”我仔细一看,果真,[……]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Pages:  1 2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