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情感

军官的婚礼

如果 那天
暮色凹陷下去
我便可以
越过那个
33号的下午
呼吸斑驳而均匀
你小心翼翼捧着书
我们一起
象孩子般心跳[……]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诗歌 | Tagged , , , , | 6 Comments

一路向北

原作:aMu

记得中学的时候喜欢把听过的歌抄在笔记本上,那时候我有好几个笔记本都是记着歌词。记忆中,仿佛那时候都不背课文都是背歌词去了。
中学的时候起犸骝就是我的好朋友,我们俩同班,大家都最喜欢最in的流行歌曲。记得那时候他常来我家,两人对着录音机一遍遍把录音带反复倒来倒去,边听边把歌词记下来。不论是谭校长也好是达明一派亦或者是软硬天师的说唱,全都统统笔录下来,有一次竟然花了两天时间才把一首歌的歌词记录下来。我还依稀记得那歌名字叫“川保久铃大战山本耀司”,第2天带到学校给大家一看,确是很有满足感。
阿蔡他从小立志高远,做事从不服输,人也爱好广泛。什么他都可以和你侃,而且喜欢把个人观点标新立异出来。就因为如此从小我就和他吵个不停。但是和他在一起唱歌到是很对调。那时候和犸骝听录音抄歌词,和阿蔡上自习课时把歌本拿出来一起清唱是少年时候记忆中最开心的事情。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转载, 随感 | Tagged , , , , | 16 Comments

梦:学校

在漫长的十个月里未详细记录下任何做过的梦以后,我终于结束了懒惰,记下了上周一(三月二十一号)早晨做的一个梦。和以往最常做的梦差不多,这次梦的主题依然是学校、考试、女孩等等,内容既也无从前“星战”、“叛乱”…之类的梦一般稀奇古怪,也无偷情、受困一般地情色,基本无甚出众之处。然而,自从我懂事以来,做过许多的梦,这次的结局却是最糟糕的:(

(和许多的梦一样,最开始阶段的情形已经模糊记不清了)

我又回到了学校里(究竟是大学还是中学已难判断,从后面的梦中情况可知,许多场景像是在大学,出现的人物虽有大学的,但大多是中学时代的)[……]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梦境 | Tagged , , , | 3 Comments

End of January

二零零五年一月的流水帐

12月24日,在mikuy和jerk家里吃圣诞宴。

12月26日,醉于Hello Bar。

12月28日,使用了半年的x88手机丢失,同日把户口办入北京西路1565号。

12月30日,继28日后,上海再次降雪,据说是十年来最大的一场;报纸原先预测的暖冬里在圣诞后的这几天里变得奇冷无比,积雪数日未化。

12月31日,和miu、fan、mi过了新年前夜。

1月1日,踢球后与玛骝、阿木在KTV喝酒,近于醉。[……]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盘点2004

2004于abdallah来说,是变化颇为剧烈的一年。然其变化的引子,却是前年伏下的,所以04年的事还得从03年讲起。

那是2003年的国庆,阿卜杜拉仍然还在大连蹲点。以往,每年的十一我都会休足两周的假,于是节前,照例,给老板去电话。表明来意后,只听老板说,乔治同志啊,假是可以休的,么有问题,但休假回来,有个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去做啊。我心里一紧,靠,什么事啊,不会让我假都休不好吧。老板接着说,公司领导对你很器重啊,准备让你接手我的位置,所以大连那边你要着手找个人顶替你。哇噻,馅饼从天上掉下来不成?!但……我小心翼翼地问,那您呢?老板说,噢,这个不用担心,大老板们准备让他升级看中国所有的account。哦,原来是这样。

岛上的假渡得很开心,回到大连,我开始收简历面试,却总找不到很合适的人选。虽然大连政府一直沾沾自喜以北方的香港自居,然其各方面与京沪穗深的差距还是显而易见的。我深深体会到,二十一世纪什么最重要?──人才啊![……]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随感 | Tagged , , , , | 2 Comments

七年之痒

Seven Years Itch

七年之痒这种事,对我来说,最初接触,是在小说里:80年代末的两广校园里流行岑凯伦的书,女生们传来传去,我因和女孩们接触很多于是也瞄过一些,书里,婚后裂变是常见情节。接着是影视剧,屏幕上的男女们配合着观众的心理而幽荡反复。后来,渐渐地,报纸杂志上也开始有登载了,情感专栏里有实事分析赫然入目,曰“案例”。上班后,闲暇无聊时也间或有朋友同事提起他们道听途说来的所谓真实故事。末了,到最后,我终于亲眼目睹发生在身边的朋友身上,而且,还不止一个。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随感 | Tagged , , | 8 Comments

FW: 《丢失》

iidd新练的小说,原载水源。

发信人: iidd(Desiree),信区: Modern_Poem
标题:丢失
发信站: 饮水思源(2004年05月23日01:39:21星期天)

她像个小学生。她现在知道自己还是那样脆弱,这些日子她之所以觉得快乐,只是因为她在刻意地逃避,并且那些困难,或者说生活的恶魔只是最近太忙了,抽不出空来为难她。现在他有空了,傍晚天气比较凉快,他想出来兜兜风伸伸手脚干些什么了。他看见她了,她从学校出来,走进地铁商城,穿过去,来到美罗城的二楼。

这只是一桩小事。刚刚发生的只是件小事情。他们知道后都会来安慰她或者说点俏皮话,这实在不值一提。上一刻钟,她还能沉得住气,继续看库切怎么在伦敦跟伦敦人一样穿中产阶级的衣服过硫磺味的冬天。现在她却像个小学生流起眼泪来了。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转载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Watch’ng

你眼里
还是有一点无助
橱柜里的衣服已搬空
还不到一个小时
就开始想念

这时候
北京的街上
已经四处飘了杨絮
也许还有无力
我会被一个小小的注视
不知所措[……]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诗歌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梦:债

梦的背景又是学校,大学,寒假前的学期末,周五,所有的考试均已结束,第二天就要正式放假。

考完试后的学校,总是异常冷清的,步在空 空荡荡的校园里,满目苍凉。上海的同学多数在午饭后就迫不及待地离开了,其他地方的也大都各自happy去。我是喜欢热闹的人,我讨厌冷清,也许害怕自己 也变得空洞。讨厌放假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我就无法见到喜欢的ppmm们了。惆怅中,远处出现了一个曼妙的身影,由于早在中学时代的先见之明,我保护了一 双锐利达(1.5+1.2)的双眼,所以,毫不费力地,我晓得那似乎是个诱人的mm。我迅速镇静下来,暗中吐了吐舌头,昂首。接近了,我终于看清她的脸, 然而,我立刻象惊弓之鸟一般闪身,逃了。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梦境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