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工作

Abdallah’s Spring of 2006

预告:

3月14日~3月15日:杭州
3月16日~3月19日:大连
3月21日~3月22日:杭州
3月27日~4月7日:杭州
4月10日~4月13日:新加坡
4月17日~4月19日:西安(改期至5月11~13日)
4月29日~5月10日:杭州(改为青海川西行,杭州行延期至5月18~21日)[……]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 , | 30 Comments

关于Relocation

近来碰上不少Relocation的故事,也随便说说吧。所谓Relocation,就是从资本家们把员工从一个城市调到另一个城市工作。这个词,对于在外企里为万恶的资本主义打工的同学们来说,该是不陌生的。越大的公司,relocate的发生率就越高。对资本家来说,一切的商业行为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最大程度地赚取利润,于是,为了替老板们更多地获得利益,无数打工者背井离乡,远赴他方。
我过去两年里就经历过两次relocation,03年在大连,一年后到了北京,不过半年后就幸运地回了上海。这里所说的relocation是指长期的、变更了basecity的,有些做项目而长驻其他城市的同学不算在内。因做项目虽也可能时间很长,也可能不住酒店而租房子,但毕竟那是有期限或有盼头的。而我当年将去大连时,问老板什么时候能回,他和我天南地北地海侃了一通看上去很美的前景,却说不出确切的时长。不过后来峰回路转,公司内部一系列变化和争斗后,没想到我却最终提前回沪了。
本月里在酒吧遇见美女的那晚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随感 | Tagged , | 25 Comments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上周,参加了两个饭局,都是和前Nortel的同事Wendy,她历时4年的relocation即将结束,要回广州去。我于是又借机去Nortel office待了一整天,虽然我早已不是那的员工了。

尽管,你也可以说我是为了看那传说中的pp的单身的首代秘书而去的,我也不否认本人前去的众目的之这一确实有些不良。但我还是要说,其实很多人也有这样的感觉,即对自己工作过的最初一两家公司有一些特殊的感情,而尤其那公司又较大较规范、自己团队很团结、你又待了较长时间的话,更甚。即便以后的工作也许更轻松、更适合、待遇更好、位置更高、更有发展,很多人还是会怀念当初的感觉。有时候,当年的同事聚在一块,聊起从前,无不唏嘘不已。

其实,这并不难理解,因这段时间正是一个人脱胎换骨从象牙塔到社会,从理想到现实,从稚嫩到成熟过渡的时期。这时候,既感慨于全新的不同于学校工作生活方式,如海绵般拼命学习各种新的东东,又依然有年轻的梦想和冲动,虽然也有工作的压力、现实的残酷,却仍享受得到工作的快乐。而你所处的团队也很重要,一个好老板、若干肯帮忙的老同事、再加上几个年龄相仿的年轻人,对最初的成长,帮助影响极大,也使人一直怀念不忘。[……]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随感 | Tagged , , , | 1 Comment

End of January

二零零五年一月的流水帐

12月24日,在mikuy和jerk家里吃圣诞宴。

12月26日,醉于Hello Bar。

12月28日,使用了半年的x88手机丢失,同日把户口办入北京西路1565号。

12月30日,继28日后,上海再次降雪,据说是十年来最大的一场;报纸原先预测的暖冬里在圣诞后的这几天里变得奇冷无比,积雪数日未化。

12月31日,和miu、fan、mi过了新年前夜。

1月1日,踢球后与玛骝、阿木在KTV喝酒,近于醉。[……]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盘点2004

2004于abdallah来说,是变化颇为剧烈的一年。然其变化的引子,却是前年伏下的,所以04年的事还得从03年讲起。

那是2003年的国庆,阿卜杜拉仍然还在大连蹲点。以往,每年的十一我都会休足两周的假,于是节前,照例,给老板去电话。表明来意后,只听老板说,乔治同志啊,假是可以休的,么有问题,但休假回来,有个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去做啊。我心里一紧,靠,什么事啊,不会让我假都休不好吧。老板接着说,公司领导对你很器重啊,准备让你接手我的位置,所以大连那边你要着手找个人顶替你。哇噻,馅饼从天上掉下来不成?!但……我小心翼翼地问,那您呢?老板说,噢,这个不用担心,大老板们准备让他升级看中国所有的account。哦,原来是这样。

岛上的假渡得很开心,回到大连,我开始收简历面试,却总找不到很合适的人选。虽然大连政府一直沾沾自喜以北方的香港自居,然其各方面与京沪穗深的差距还是显而易见的。我深深体会到,二十一世纪什么最重要?──人才啊![……]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随感 | Tagged , , , , | 2 Comments

The Return of Al Abdallah

2004年7月起,回沪。

Title是Site Service Delivery Manager, Shanghai,去的时候是Team Leader。

在外一年零七个月,漂泊暂时结束,下一次是哪?抑或,上海本身就是一个飘的所在。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匆忙一周

六月八日

上午开会,然该主持会议的家伙却跑了,坐了午间的飞机去广州,靠,这样他整个下午就完全躺在酒店可以睡大觉,而我们却老老实实订了下午三点的航班,傍晚才到。中午和排名第二的大老板吃了顿饭,老板还是一贯的狡猾,这饭吃得我暗地不住摇头。饭后收拾了东西便直奔机场,为了方便,我把电脑和衣物都放到背包里,没想到这竟成了后来丢失事件的引子。

机场候机时,斜对面坐了美女一个,同去广州的,她提了两个包,怯生生,偶口水不住地流,并不断盘算如何找机会帮她一下了。然后来飞机临时换了登机口,混乱中美女就失去踪影了。三个多小时后,偶再见到她时,已经是出口处了:(

Eve前两天刚买了部全新的凯悦1.8,便开了来机场接我,然她刚学出师,车技实在是有点吓人,路也不熟,好不容易绕了半天总算开到广州大厦安顿下。夜里去了沙面,在珠江边的一个南洋餐馆里吃饭。其实,广州的情调一点不比上海差,洋楼是大家都有的,而广州的更倚在江边,没有黄浦江边似的高大堤坝,树影摇曳,河水拍岸,实在是比沪上小资更好的地方。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资本主义大锅饭

临近回沪,猎头开始疯狂地找我。其一介绍的某著名厂商的senior engineer,base上海,人工居然比我这个所谓的“In-country Service Delivery Manager”还高,可惜她要找的是熟悉Solaris方面的。另一岗位是美国某著名化工企业的Asia Server Team Leader,待遇福利等都还好,然其locate在北京,且工作地点竟在怀柔县,燕山环抱啊,每天至少要坐一小时以上的班车;猎头和我说,如果我希望稳 定,若再能把LP动员来北京的话,这是非常合适的选择[……]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随感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出差、Relocate、梦、日志被锁及其他

五月十八日晚上回到了上海,这次是出差,陪老板见客户,原定只有两天,后来延到三天,我便得以名正言顺在沪过周末了,爽。

另一个好消息是一向孤寒的公司为了安抚我,决定安排我回上海工作,最迟可能七月份就可成行。哇sigh,大上海啊,大上海的ppmm们,我abdallah又要回来了……

然在北京的时候实在太忙,以至于五月十三和十六两天记下的梦,到最近两天才整理发表出来,却正迫近520,竟招惹了麻烦。情况是这样的:十三那天的梦是在北京青蓝大厦酒店住下时做的,那个酒店是奥组委的所在,但房间却巨破无比。梦的[……]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Gonna Leave

早上的时候有点冷,穿了毛衣出门,外面有风,赶紧上了班车。到得工厂,风变得有些刺脸。有同事不小心摔了一交,她笑说,大概今天会是个特殊的日子吧。

也许。然而整个上午却都接近平静,时针迫近11点,也并无什么异样。忽然,话铃响起,是老板来的。我接起来,竟然有点不安。果然,老板说,他不干了,让我赶紧进京,就在下周。我的身体猛地抖了一下,我控制住,稍微,我晓得,离别终于来了。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随感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Pages:  1 2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