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川西

补功课:【游记】六千里云和路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4 Comments

六千里云和路(9)The End

新都桥

马尼干戈一样,新都桥也是一个三岔口。北边来的车子开到这,向左转就是天府之国、回蜀的坦途,向右转则要穿越横断山脉雅砻金沙澜沧怒江,通往遥远的拉萨:藏民们心中的雪域圣城。转弯的时候,吉普车里的人们的表情,于是如初上高原般复杂。大约没有人不想让车轮向右偏转,而山间春归的候鸟却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旅行该结束了。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 , , | 5 Comments

六千里云和路(8)康南之春

下午四点,车子徐徐驶入川藏线上的又一座县城:炉霍炉霍这名字是个杂合体,与蒙古人有关。本来炉霍的原称是“霍尔章谷”,藏语“霍尔”指蒙古人,“章谷”则是山岩石上的意思,因为蒙古族后裔的霍尔章谷土司将其官寨建于山岩之上,故名。清末本地改土归流置屯时取名“炉霍”,因炉(打箭炉,即康定的旧称)至霍尔章谷为入藏之要道。

蒙古人不是远在大漠之北吗?怎么会与藏区、康区有关?说来就话长了[……]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 , | 6 Comments

六千里云和路(7)一路向南

刚从青海流出的金沙江是颇文静的,远不如几百公路后进入横断山脉时那般汹涌澎湃。她作为省界默默将德格江达两县分开,虽然两地的人文地貌并无多大差别。但与西藏自治区仅仅一江之隔,这个诱惑如此之大,让我们本非充分酝酿的行路计划再次面临变更的危险。

果然,老韩再次发言,他强烈建议越江西进,经江达抵昌都。按计划继续向成都走,便很快离了高原,这可是他心里一百个不愿意的。然到了昌都接下来的路线,他却没了主意。往拉萨走大家都没那么多时间,回转的话要么是回头路要么得从巴塘理塘绕一大圈,也是多天的路程。末了,在德格河边的一家火锅店里开会商量了许久,大伙终于决定继续原计划,一路向东南,逆行川藏北线。[……]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 5 Comments

六千里云和路(6)德格:光荣与困惑

翻越了“川藏第一险”,路一下轻快起来。窗外的植被也商量好似的大片换成了明快的绿色,车子随着雀儿山上淌下的长江支流一路直下,飞驰在峡谷溪流间。尹师傅打开车上的录放机,边听歌边哼起了小调。老韩兴奋地挥起他那串如弹珠大小的暴粗佛珠,说,前面,就是德格了。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六千里云和路(5)小镇/神湖/圣山/险路

5.1 马尼干戈

与想象中的西北汉子不一样,开着那部老爷吉普载我们的尹师傅块头并不大,个子甚至比我还矮一些。而且他性格有些内向,话语不多,开车的时候只是一根一根地狠狠抽烟,丝毫没有传说中西北人大大咧咧、豪情万丈的样子。然这并不妨碍他内心的淳朴和爽快,在玉树我们变卦入蜀于先,然他没有过多责难很快答应和我们继续同行;在玛多,我们让他还氧气袋的戏言没想到他数月后还真去还掉还准备寄押金回来(参见本行记之第四、二篇)。国内现下许多过分商业化的旅游地司机的丑劣缺点,尹师傅身上完全没有,他确实是个好人。[……]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 4 Comments

六千里云和路(4)折行入蜀

高原上的天气变化,有时候是颇无常的。尤以高海拔的地区为甚,上午的雪山还在阳光照射下熠熠发亮,午后可能便是乌云笼罩、风雪交加。纵使稍低一些的地方,昼夜温差也极大,正午的时候往往能穿T恤,夜里却冷得要盖棉被。所以,在此行我们还没出发的时候,老练细心的队友们如老韩等(阿卜杜拉和Jane大姐除外)就已开始关注青海的天气。到得玉树,大伙仍是时刻注意气象预报。虽我们入青海三天来都晴朗无雨,但据老韩、OB的收集了解:五一的后几天,青海会从北到南有一次大范围的降温降雪。不过我们早已未雨绸缪,张姐甚至早就备好了羽绒衫。

然而,变化最快的却不是风向标或温度计,而是偶们朝令夕改的旅行计划。[……]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 ,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