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学校

梦:学校

在漫长的十个月里未详细记录下任何做过的梦以后,我终于结束了懒惰,记下了上周一(三月二十一号)早晨做的一个梦。和以往最常做的梦差不多,这次梦的主题依然是学校、考试、女孩等等,内容既也无从前“星战”、“叛乱”…之类的梦一般稀奇古怪,也无偷情、受困一般地情色,基本无甚出众之处。然而,自从我懂事以来,做过许多的梦,这次的结局却是最糟糕的:(

(和许多的梦一样,最开始阶段的情形已经模糊记不清了)

我又回到了学校里(究竟是大学还是中学已难判断,从后面的梦中情况可知,许多场景像是在大学,出现的人物虽有大学的,但大多是中学时代的)[……]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梦境 | Tagged , , , | 3 Comments

梦:债

梦的背景又是学校,大学,寒假前的学期末,周五,所有的考试均已结束,第二天就要正式放假。

考完试后的学校,总是异常冷清的,步在空 空荡荡的校园里,满目苍凉。上海的同学多数在午饭后就迫不及待地离开了,其他地方的也大都各自happy去。我是喜欢热闹的人,我讨厌冷清,也许害怕自己 也变得空洞。讨厌放假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我就无法见到喜欢的ppmm们了。惆怅中,远处出现了一个曼妙的身影,由于早在中学时代的先见之明,我保护了一 双锐利达(1.5+1.2)的双眼,所以,毫不费力地,我晓得那似乎是个诱人的mm。我迅速镇静下来,暗中吐了吐舌头,昂首。接近了,我终于看清她的脸, 然而,我立刻象惊弓之鸟一般闪身,逃了。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梦境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梦:回沪

  1. 回沪
    因为工作关系,我一个人在广州独自租房生活,天天朝九晚五。由于不知道收费处所在,错过了交电费的时间,某天收到电力局的通知单,说我已拖欠电费许久,若再不交,就要掐断住房的电源。于是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想去交÷缴费,却均因种种原因没空前去(只要把地点从广州变成大连,这段情节和和我现实中情况一模一样)。到了周四,我要飞回上海去上课,于是揣着电费单,登上了往上海的飞机。
  2.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梦境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梦:空战

  1. 训练
    我是一个Su-27飞行员,上级命令我和另一个同伴在上海的一条街道上练习公路起飞(这条街道是在上海,但周围的景象却是我家乡的一条马路的情景)。这条路车不多,但与另一条路的交口却常有车经过,于是练习起飞的时候,常常差点撞到车,而且这路的长度不够,常常到路口的时候,按常规的方法,拉操纵杆可飞机还是起不来,于是得加大起飞的推力。练习多日后,终于成功了。这天上级领来一群新兵,命令我们也训练他们马路起飞,可是我们一看,这群人非常年青,就是那种上海中学生穿着条纹运动裤的模样,我们感觉很诧异,可是还是遵照上面的命令训练他们。
  2. 兵变[……]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梦境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梦:教室

昨晚到今天共作了俩个梦,一个是早上被闹钟吵醒前做的,另一个是醒后继续睡又做的,俩个梦之间还有关联,但第二个梦已经记不清了,而第一个梦分俩部分,后一部分大概因为被铃声打断,也记不完整了,现在就说说前一部分记得的内容。

我 在一个教室上课(我从前多次做的梦好象都和校园有些关系,如参见我从前作的那个象星战的那个梦),教室的形状如汉字“凸”。我好象是个班干,教室里大家在 大声说话打闹,很乱。我和一伙同学说完话后从教室内部走到“凸”字的突出部,正好老师走进来,看见这么吵闹,于是罚大家扫地,我正好没被老师看见说话,没 被责备,但因是班干,还是和大家一起扫地。扫到门口处时,不知怎么回事,发现了一口棺材,通常的棺材是狭长的长方形,但这个棺材水平截面的长和宽却差不 多。棺材的前面伸出一个细棍,棍子头上有一个木制的红色汉字“壹”。我们摸着那个汉字争论着这个棺材的来历和年代,争执不下,于是大家决定请高手来看一 看。不多时,高手来了,是俩个mm,身材和相貌都一流(我怀疑是我白天中午去面馆吃饭时碰到俩个ppmm在我梦中的反映)。[……]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梦境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