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女孩

PPMM

公司在大连没有办公室,便一直待在客户工厂的办公楼里。

在这里,为了对广大因看见本文标题而点击进来却因迟迟看见直接进入主题而愤怒的群众负责,我觉得有必要先介绍一下本地的地理环境。本人所处的工厂在大连开发区的边上,离开发区中心七、八公里,整个开发区则在大连市区的北面,距市中心近50公里,工厂的后面就是荒山、公路、果园和村庄。当初俺刚来时住在工厂宿舍里,周末中午因嫌弃饭堂猪食而改去开发区中心的KFC吃饭,打的来回的大洋要将近30块,比吃饭本身还贵;而且如若不打司机手机的话,你可以站在工厂门口n个小时也不会看见有出租车经过。用某友人的话说,就是鸟都不拉屎的地方。

言归正传,虽如此荒凉,但若有美人相伴的话,以本人对工作生活的一向敬业态度,也是不难熬的。可——摆在俺面前的严峻事实是,本工厂是生产电梯的,都是些重达成百数千千克有着沉甸甸缆绳、链子、配重的家伙,而并非什么手工活就能揽上的东东诸如消费电子类和服装类的。所以,来到大连后不久,我就在对本地的人口社会构成作例行调查分析后悲观地发现,本工厂人员的性别组成以雄性为主。[……]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随感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促销mm

昨日从钦返邕,夜间又去了KTV。

南宁的KTV和京沪穗深等城市的不太一样,这里陪酒的mm有俩种,一种是与大多数城市一样要有小费,另一种专门促销酒类,不需小费。促销mm的任务很简单:用各种可能的方法诸如猜拳、骰盅、行令等尽快地让大家喝酒,瓶子空了便继续买,直到喝不动,抑或倒下。

猜拳、骰盅等的过程中,mm也会输,就也会喝大量的酒,醉倒是常有的事。许多顾客亦常以灌倒促销mm为乐,而女孩子们当然也会互相帮助,替业已喝得差不多的小姐妹顶酒,然后客人们再继续。于是,包厢里,常常热闹得不可开交。[……]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随感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十二月·2

拥塞的时候
屏幕里那些包裹
都染成红色
缓慢地排着队
它们装载了一些奇妙的词句
有关讯候、触觉、色调、和情绪[……]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诗歌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Erein’s Wedding

六年前的大四那年十月,闵行的水房忽然贴了一张来自上外的告示,曰征联谊寝室。当时荷尔蒙分泌旺盛,于是纠集了众多室友朋友同学后,由我执笔给她们复了封信。结果女孩子们被打动了,Erein就是她们其中的一个……

后来的故事颇为复杂,无法三言两语说得清了。而终于,她也结婚了,我看来是无法回上海去参加了,祝幸福吧!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Crazy Week

她看起来
这次来得很忙没顾上理我
然而好象我却也正巴不得这样
jamtion不知从哪弄了辆宝马321
他总是能搞些比较夸张的事情
我们飞快
我们去了剧院,保利
大堂摆着圆明园那几个回归文物的仿品
我们拐上了三楼[……]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岛上

岛上下午的阳光 是轻柔的
你可以酱赤着脸 躺在山坡上
让它缓缓地渗过你
平和得和身下的草一样

你还可以看到很远很远的天边
那里聚集了许多渔船
它们镶嵌在面湛蓝色的大镜子上
自由得有海
有海鸥[……]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诗歌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城南

我靠在窗边的时候
天正在发青
徘徊了许久
然后 雨掉下来

燃起根烟
淡篮的 卷曲
想起那头秀发 城南
也有点卷
象这雨
适合这个天气

——For jingle

Posted in 诗歌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楼群间的距离很近
伏在十楼的窗台上
我可以清晰地听到
对面屋里/女孩的呼吸

好像/许多年前/18栋的/夜晚/那样

风/很细小
卷过楼隙的时候/却变得急促
冷凝机的渗水被扬起
打/在我的脸上
仿佛/是泪

Posted in 诗歌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FULLHOUSE的寂寞女孩

没有人告诉她,她,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地方,或者是什么时间。事实上,她也不想知道,即使她知道…所以,在这个初春的潮湿的晚上,她推开了FULL HOUSE的门。
看得出来,她喜欢临窗,透着迷蒙的玻璃略略踌躇之后,她却选择了一个HOUSE深处的角落,让脸埋进了灯影里。
她的短发仅及肩,细垂的几缕头发遮住了微圆的半边脸,看不见什么神情,只有一双深邃而大的眼睛。那眼睛,朦朦的,藏在微湿发亮的发梢后面在闪;大概,是窗外笼着的雨雾打的吧,只不过,不知道湿的除了她的头发之外还有什么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Pages:  Prev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