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女孩

My LOMO Life Vol.2

2.1 Shanghai The City

星期天的下午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影像 | Tagged , , , , | 5 Comments

Abdallah’s Spring of 2006

预告:

3月14日~3月15日:杭州
3月16日~3月19日:大连
3月21日~3月22日:杭州
3月27日~4月7日:杭州
4月10日~4月13日:新加坡
4月17日~4月19日:西安(改期至5月11~13日)
4月29日~5月10日:杭州(改为青海川西行,杭州行延期至5月18~21日)[……]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 , | 30 Comments

军官的婚礼

如果 那天
暮色凹陷下去
我便可以
越过那个
33号的下午
呼吸斑驳而均匀
你小心翼翼捧着书
我们一起
象孩子般心跳[……]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诗歌 | Tagged , , , , | 6 Comments

一路向北

原作:aMu

记得中学的时候喜欢把听过的歌抄在笔记本上,那时候我有好几个笔记本都是记着歌词。记忆中,仿佛那时候都不背课文都是背歌词去了。
中学的时候起犸骝就是我的好朋友,我们俩同班,大家都最喜欢最in的流行歌曲。记得那时候他常来我家,两人对着录音机一遍遍把录音带反复倒来倒去,边听边把歌词记下来。不论是谭校长也好是达明一派亦或者是软硬天师的说唱,全都统统笔录下来,有一次竟然花了两天时间才把一首歌的歌词记录下来。我还依稀记得那歌名字叫“川保久铃大战山本耀司”,第2天带到学校给大家一看,确是很有满足感。
阿蔡他从小立志高远,做事从不服输,人也爱好广泛。什么他都可以和你侃,而且喜欢把个人观点标新立异出来。就因为如此从小我就和他吵个不停。但是和他在一起唱歌到是很对调。那时候和犸骝听录音抄歌词,和阿蔡上自习课时把歌本拿出来一起清唱是少年时候记忆中最开心的事情。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转载, 随感 | Tagged , , , , | 16 Comments

旧诗:Christmas

圣钟
已敲过了吧
沉默
我从兜里摸了根烟
轻敲
那烟叶致密

然后,我听见
火苗挣脱的声音
接着
有一些想念[……]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诗歌 | Tagged , , | 6 Comments

梦:学校

在漫长的十个月里未详细记录下任何做过的梦以后,我终于结束了懒惰,记下了上周一(三月二十一号)早晨做的一个梦。和以往最常做的梦差不多,这次梦的主题依然是学校、考试、女孩等等,内容既也无从前“星战”、“叛乱”…之类的梦一般稀奇古怪,也无偷情、受困一般地情色,基本无甚出众之处。然而,自从我懂事以来,做过许多的梦,这次的结局却是最糟糕的:(

(和许多的梦一样,最开始阶段的情形已经模糊记不清了)

我又回到了学校里(究竟是大学还是中学已难判断,从后面的梦中情况可知,许多场景像是在大学,出现的人物虽有大学的,但大多是中学时代的)[……]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梦境 | Tagged , , , | 3 Comments

FW: 《丢失》

iidd新练的小说,原载水源。

发信人: iidd(Desiree),信区: Modern_Poem
标题:丢失
发信站: 饮水思源(2004年05月23日01:39:21星期天)

她像个小学生。她现在知道自己还是那样脆弱,这些日子她之所以觉得快乐,只是因为她在刻意地逃避,并且那些困难,或者说生活的恶魔只是最近太忙了,抽不出空来为难她。现在他有空了,傍晚天气比较凉快,他想出来兜兜风伸伸手脚干些什么了。他看见她了,她从学校出来,走进地铁商城,穿过去,来到美罗城的二楼。

这只是一桩小事。刚刚发生的只是件小事情。他们知道后都会来安慰她或者说点俏皮话,这实在不值一提。上一刻钟,她还能沉得住气,继续看库切怎么在伦敦跟伦敦人一样穿中产阶级的衣服过硫磺味的冬天。现在她却像个小学生流起眼泪来了。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转载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Watch’ng

你眼里
还是有一点无助
橱柜里的衣服已搬空
还不到一个小时
就开始想念

这时候
北京的街上
已经四处飘了杨絮
也许还有无力
我会被一个小小的注视
不知所措[……]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诗歌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梦:债

梦的背景又是学校,大学,寒假前的学期末,周五,所有的考试均已结束,第二天就要正式放假。

考完试后的学校,总是异常冷清的,步在空 空荡荡的校园里,满目苍凉。上海的同学多数在午饭后就迫不及待地离开了,其他地方的也大都各自happy去。我是喜欢热闹的人,我讨厌冷清,也许害怕自己 也变得空洞。讨厌放假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我就无法见到喜欢的ppmm们了。惆怅中,远处出现了一个曼妙的身影,由于早在中学时代的先见之明,我保护了一 双锐利达(1.5+1.2)的双眼,所以,毫不费力地,我晓得那似乎是个诱人的mm。我迅速镇静下来,暗中吐了吐舌头,昂首。接近了,我终于看清她的脸, 然而,我立刻象惊弓之鸟一般闪身,逃了。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梦境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Dream: With Wehrmacht

梦:与德军一起作战

昨晚又做一梦,背景又有学校和考试,看来我的学校情结太重了。
梦的开始部分比较模糊,现在基本上记不清了,我常常记不清梦开始的细节,也许是过长或情节变化较大的缘故。背景是大学时期的考试间隙,大部分课目我已经考完了,剩下的几门都是些无关紧要且很容易的,于是去操场踢球(注:我大学期确实经常这样的)。踢球的人很多,整个足球场被分成若干小块,而且旁边的篮球场也被用来踢了,但这个篮球场却是我高中学校的模样。对手的水平很差,简直是业余的业余,被我们狂灌(注:这个场面其实是现实中我现在所在工厂里午间休息时工人们踢球的场景,那些工人喜欢踢,然而水平不敢恭维)。对手太弱了也很没劲,正苦恼中,居然碰到几个高中的同班同学,便加入他们去(注:大学里的同班同学多数喜欢篮球,和我常在一起踢球的都是外班外系的,相反高中的同学踢球较多,毕业后我们假期回家也常出来一起踢球)。而这时场边出现了一群mm,其中之一是社科系的、我大学里猛追的一个[……]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梦境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Pages:  1 2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