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大连

2005·大连

放开些
不用那么低沉
上海下雨的时候
这里总还是晴天的

当然
即使依旧
半岛南端
三月的某个午后
偶尔也还会有场雪的

于是傍晚
都白了
人们困在班车里
水汽蒸腾着[……]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诗歌 | Tagged , , | 4 Comments

再游大连

Dalian Trip

这次能回大连是因公(不过好象我还没有哪次到大连不是因公…),工程师们要为客户做DRP测试,我过来为大家掠掠阵。

数月不见,大连依然还是那个大连,除了道路偶有修整外并无甚多变化。这座漂亮的海滨城市,永远不会象京沪穗深那般节奏迅速,动辄翻天覆地。虽然本地政府整天嚷着要建设东北亚航运中心云云,然我以为,这其实才是大连美之所在,安静宁和…

然而,我这次回来的心情却非如从前一般。[……]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匆忙一周

六月八日

上午开会,然该主持会议的家伙却跑了,坐了午间的飞机去广州,靠,这样他整个下午就完全躺在酒店可以睡大觉,而我们却老老实实订了下午三点的航班,傍晚才到。中午和排名第二的大老板吃了顿饭,老板还是一贯的狡猾,这饭吃得我暗地不住摇头。饭后收拾了东西便直奔机场,为了方便,我把电脑和衣物都放到背包里,没想到这竟成了后来丢失事件的引子。

机场候机时,斜对面坐了美女一个,同去广州的,她提了两个包,怯生生,偶口水不住地流,并不断盘算如何找机会帮她一下了。然后来飞机临时换了登机口,混乱中美女就失去踪影了。三个多小时后,偶再见到她时,已经是出口处了:(

Eve前两天刚买了部全新的凯悦1.8,便开了来机场接我,然她刚学出师,车技实在是有点吓人,路也不熟,好不容易绕了半天总算开到广州大厦安顿下。夜里去了沙面,在珠江边的一个南洋餐馆里吃饭。其实,广州的情调一点不比上海差,洋楼是大家都有的,而广州的更倚在江边,没有黄浦江边似的高大堤坝,树影摇曳,河水拍岸,实在是比沪上小资更好的地方。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Leave For Beijing

飞机飞进黑色夜空里,大连已经在身后,前面是无尽的未知的未来,阿卜杜拉进京来了。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Gonna Leave

早上的时候有点冷,穿了毛衣出门,外面有风,赶紧上了班车。到得工厂,风变得有些刺脸。有同事不小心摔了一交,她笑说,大概今天会是个特殊的日子吧。

也许。然而整个上午却都接近平静,时针迫近11点,也并无什么异样。忽然,话铃响起,是老板来的。我接起来,竟然有点不安。果然,老板说,他不干了,让我赶紧进京,就在下周。我的身体猛地抖了一下,我控制住,稍微,我晓得,离别终于来了。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随感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漂在东北的周末

北京人管来京城谋生的外地人叫北漂,偶在大连,那就是漂在东北了。下面是阿卜杜拉这个North-East漂在大连的周末安排,供参考:)

周五晚饭:KFC(KFC是大连ppmm出没概率较高的地方之一,亦是个有趣的地方,这里你可以看到雄性使尽浑身解数的讨好和示爱、mm的欲迎还拒、父母的舔犊之情,符合俺喜欢看故事的心理)

周五晚上:打电脑单机游戏,近来在玩Zues、三国9…
周六上午:沉睡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PPMM

公司在大连没有办公室,便一直待在客户工厂的办公楼里。

在这里,为了对广大因看见本文标题而点击进来却因迟迟看见直接进入主题而愤怒的群众负责,我觉得有必要先介绍一下本地的地理环境。本人所处的工厂在大连开发区的边上,离开发区中心七、八公里,整个开发区则在大连市区的北面,距市中心近50公里,工厂的后面就是荒山、公路、果园和村庄。当初俺刚来时住在工厂宿舍里,周末中午因嫌弃饭堂猪食而改去开发区中心的KFC吃饭,打的来回的大洋要将近30块,比吃饭本身还贵;而且如若不打司机手机的话,你可以站在工厂门口n个小时也不会看见有出租车经过。用某友人的话说,就是鸟都不拉屎的地方。

言归正传,虽如此荒凉,但若有美人相伴的话,以本人对工作生活的一向敬业态度,也是不难熬的。可——摆在俺面前的严峻事实是,本工厂是生产电梯的,都是些重达成百数千千克有着沉甸甸缆绳、链子、配重的家伙,而并非什么手工活就能揽上的东东诸如消费电子类和服装类的。所以,来到大连后不久,我就在对本地的人口社会构成作例行调查分析后悲观地发现,本工厂人员的性别组成以雄性为主。[……]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随感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生日

今日,大连天空晴,有风,稍劲,自西南,体感微寒,清晨有冰冻。

早间按时闹醒,上午较忙,中午于饭堂吃煎鱼套餐一份,下午参加大小会议3个,无特殊事件。

晚间预备吃KFC或西餐,稍后,于本星球上绕太阳满28圈。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大连的D盘市场

在大连,有一地名叫裕景,在城市的中心地带。据说原来是动物园的所在(老实说这些动物当年是挺幸福的,当城区里的人们不断往郊外拆迁的时候,他们还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待着),后来其地为某东南亚富商看中,要盖很大很大的商场,于是便迁去了城南。正当大伙热火朝天准备为大连的面子建设添砖加瓦、大干特干的时候,不幸的1997年到了,富商们显是负伤了,这豪华商场也就没了下文。但动物园业已不在,光秃秃的一块地裸在市中心总不是件事,如同穿着几千块钱的西装胸前却破了一个洞。然我们“东北的明珠”、“北方的香港”的人民显然不是盖的,很快此地被改建成了热闹的电脑市场,拥有数个馆区,规模宏大,成为本地著名的IT消费产品集散地。西装上的洞,被一颗刻着IT的胸徽给掩住了。[……]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赌场得意

在大连常常是极其无聊的。妞,我基本上是只看不泡的,于是会常被大家同情地拉去麻将。大连的麻将玩法和上海广东相去颇远,所以极不适应,半年下来鲜有胜仗,通常都是中负或小负。

然而,最近的两场,均大胜,成功地扭转半年来的不利局面,开创了麻将战场的新格局,abdallah被众人剥削掠夺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但是,我对这胜利却是颇为忧虑的:因为赌场得意,情场、球场、钱包、工作、身体就可能会失意。如果这样,那我倒宁愿花钱消灾。

希望,只是对我上月在北京暴饮伤身的补偿。

春节快到了。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Pages:  1 2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