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回家

回家·丙戌年

1

又是年前最后一天赶回,几个时辰后,已酉年就要悄悄过去。

城里变化很大,机场、大桥、街道…大都焕然一新。新区的许多建筑宏伟得我从未见过,老城也拆得七七八八,而许多地方在还围着棚子、脚手架。数年过去,年少时记忆中的邕城容颜也随着时间已一点一点褪去,甚至褪得不留痕迹。我忽然意识到,将来若有一日,我带着儿子来过年,也许便无法指着某棵大树,说,“嗨,儿子,看!那就是你老爸当年爬过的树。”[……]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随感 | Tagged , | 4 Comments

二零零四年一月

小年 [2004-1-15]

昨天是农历腊月廿二,东北一带的风俗是小年,而在我们那,冬至相当于小年。

城里很热闹,到处是鞭炮和焰火,虽然多年前已经习惯了,还是稍微震撼了一下我这个成年在异乡的人。但我还是幸运的,至少每年都能坚持回家过年,更多的人因为种种原因,甚至由于没钱,根本无法回家。这也是我不喜欢除春节以外的节日的原因。

忽然发现,到04年,我已离家整10年了。[……]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1 Comment

回家’2002

如果,你在二千零一年二月十日到二月二十七日之间,拨通在下的手机的话,你会发现,等候在那一头的是一阵孤独的震铃声,约莫三十秒后,一个急促的女声传来:“您的呼叫正在转移,请等待…”,您若是有足够耐心的话,不一会,代之而起的是个平和的男声,用中英文,缓缓地微透着得意窃笑地说:“您好,这里是阿卜杜拉的语音信箱,我现正在远离上海2000公里的地方休假,请在beep声后留言;有关XXXX的事情,请与我的同事XXXX联系,他的电话是:XXXX,谢谢”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随感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回到从前

回到家的时候,一切都似乎回到从前。下午,我推开家门,进入眼中的,还是从前的那浅浅的暖的色调,家中的大部分家具还是原来的样子,木制的沙发、茶几,抚着,有着特别的质感。我的房间里,摆设和七年前也没什么分别,抽屉里、书架上还是高中里看过的书刊。南国的落日斜在阳台上,楼下还是那片园地,葱绿。
冲好澡,母亲刚刚煲好一锅汤,香。她的手艺依然纯青,我自然把碗舔个干净。晚餐的饭菜,更让人抑欲不住,食指大动后我吃得肚皮浑圆。晚上,电视台,似乎也在复古,黄日华和翁美玲在屏幕上演着绝版的《射雕》。和十几年前一样,我坐在电视机前完完整整地看完了整集。和从前不同的是,那时看电视是惴惴不安的,因为父亲在旁嘟哝哝地催着去看书,而现在,只有母亲在调侃着我:“你现在还还看这个啊”。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回家(2000)

之所以用2000作为这篇文章题目的后缀,并不是因为要和许多人一样赶XXX’2000的时髦,而是由于去年的春节回家,以回家为名写下了一些感想。虽然我并不想每年都继续写下去,以至于有“回家’2001”、“回家’2002”等一系列流传下去。但为了以示区别,记载了我回家所见的这篇东西就姑且叫做“回家’2000”吧。
回家,似乎感觉总是不一样的,尤其是我这样远离故土每年才得以回家一趟的人。记得去年回家,也是在除夕的傍晚。很巧,那天恰好是Saint Valentine’s Day。可是,我没有情人可以一起过,只在那天前夜,我拨通了她的号码。那夜我们都说了些什么,现在我脑中已然没了印象,只记得,她,最后说,“我的电话快没电了…”。
无奈着,我茫然地挂了线,听筒里传来短促的“嘟嘟”声。一瞬间,我突然意识到,我们之间,就象那电话,确实早没了电…瞥了一眼钟,时针已经越过了刻度12,情人节到了!噢,真是个很特别的情人节……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随感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明天回家

大概是因为不喜欢受约束,我一向不以为自己是一个很恋家的人。这,可以从我大学时期的假期生活里可以得到一些例证:平日里我总不喜欢呆在家里,不是狂欢到深夜就是夜不归宿;还有就是老借口避暑或是嘴搀要吃海鲜跑到海边的亲戚家去;到了大三以后,我更是就干脆以社会实践或打工为名不回家了。
对于这一点,老爸、老妈都异常不满,所以经常勒令我必须限期归家。后来,他们终于明白了“将在外主令有所不受”的古话,便改变策略,采用了假期前大量信骚扰的办法,打算先把我骗回去再说。但谁知我这人懒得出奇,根本就不想回信,可我也知道总不回老爸老妈的信终归不好,于是便用电脑打了一封信,上留若干选项和空栏,诸如“我这段时间身体()棒得很()还不错()一般般()病了()……”这样,每次回信时只需要做十几道选择填空题就行了。末了,还觉得那信不够美观,于是乎又在旁插上一幅精美图片以作修饰。老爸老妈看了,差点没faint.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随感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