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出差

病得一塌糊涂

在大连出差,开始是急性肠胃炎引起的发热、肚痛和腹泻,不想看医生,结果后来不烧不痛了,却依然拉个不停,持续了4天,终于去了医院,说演变成肠炎了。没办法,只好提前回沪…

病是病了,但还是要祝女同学们节日快乐的!

Posted in 旅行, 记录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再游大连

Dalian Trip

这次能回大连是因公(不过好象我还没有哪次到大连不是因公…),工程师们要为客户做DRP测试,我过来为大家掠掠阵。

数月不见,大连依然还是那个大连,除了道路偶有修整外并无甚多变化。这座漂亮的海滨城市,永远不会象京沪穗深那般节奏迅速,动辄翻天覆地。虽然本地政府整天嚷着要建设东北亚航运中心云云,然我以为,这其实才是大连美之所在,安静宁和…

然而,我这次回来的心情却非如从前一般。[……]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匆忙一周

六月八日

上午开会,然该主持会议的家伙却跑了,坐了午间的飞机去广州,靠,这样他整个下午就完全躺在酒店可以睡大觉,而我们却老老实实订了下午三点的航班,傍晚才到。中午和排名第二的大老板吃了顿饭,老板还是一贯的狡猾,这饭吃得我暗地不住摇头。饭后收拾了东西便直奔机场,为了方便,我把电脑和衣物都放到背包里,没想到这竟成了后来丢失事件的引子。

机场候机时,斜对面坐了美女一个,同去广州的,她提了两个包,怯生生,偶口水不住地流,并不断盘算如何找机会帮她一下了。然后来飞机临时换了登机口,混乱中美女就失去踪影了。三个多小时后,偶再见到她时,已经是出口处了:(

Eve前两天刚买了部全新的凯悦1.8,便开了来机场接我,然她刚学出师,车技实在是有点吓人,路也不熟,好不容易绕了半天总算开到广州大厦安顿下。夜里去了沙面,在珠江边的一个南洋餐馆里吃饭。其实,广州的情调一点不比上海差,洋楼是大家都有的,而广州的更倚在江边,没有黄浦江边似的高大堤坝,树影摇曳,河水拍岸,实在是比沪上小资更好的地方。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出差、Relocate、梦、日志被锁及其他

五月十八日晚上回到了上海,这次是出差,陪老板见客户,原定只有两天,后来延到三天,我便得以名正言顺在沪过周末了,爽。

另一个好消息是一向孤寒的公司为了安抚我,决定安排我回上海工作,最迟可能七月份就可成行。哇sigh,大上海啊,大上海的ppmm们,我abdallah又要回来了……

然在北京的时候实在太忙,以至于五月十三和十六两天记下的梦,到最近两天才整理发表出来,却正迫近520,竟招惹了麻烦。情况是这样的:十三那天的梦是在北京青蓝大厦酒店住下时做的,那个酒店是奥组委的所在,但房间却巨破无比。梦的[……]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又一梦:误机

昨晚做了个梦。

梦中,我是个学生,快春节了,年廿九那天上午有最后一门考试,于是订了下午机票回家。然而,那机票,我只看了一眼,以为起飞时间是下午4点半。于是廿九那天安排得满满的,上午考完试后,先买好了下午飞机上看的报纸杂志,接着坐大学同学的车兜风,然后去了家楼层很高的豪华酒店游泳。那酒店很奇怪,泳池有好几个,分布在靠近楼顶的几个楼层里,电梯彼此还不直达,有些要走楼梯上去,其中有地方的楼梯坏了,酒店于是搭了几张凳子让人走上去,一个值班经理还说,幸亏有这几张椅子。[……]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梦境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Crazy Week

她看起来
这次来得很忙没顾上理我
然而好象我却也正巴不得这样
jamtion不知从哪弄了辆宝马321
他总是能搞些比较夸张的事情
我们飞快
我们去了剧院,保利
大堂摆着圆明园那几个回归文物的仿品
我们拐上了三楼[……]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Pages:  Prev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