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出差

九月·青岛

“到夏季来,青岛几乎是天堂了”──闻一多
闻先生小住青岛七十多年后的这个九月,我来到先生笔下的天堂。飞机刚刚降落流亭机场时,天色微有些阴郁。入夜,竟还下起了小雨,我不禁担心这次来之不易的青岛之行是否会如这场秋雨般湿凉起来。不想,第二天一早,老天帮忙,海风把胶州湾上的云层拨弄开,让乍尝秋凉的岛城又露出在和煦的阳光下,温热宜人。没赶上琴岛最迷人的盛夏,却让我逮住个小小的青岛的夏末尾巴。
于是便去看海。我的住所在小山顶上的一处花园里,出了门,右转直下,穿过两排林木和马路,就是碧蓝的大海。海边修了步行道,石板路或是木质的栈道,蜿蜒,仿佛一道曲折细碎的花边镶着漫长的海岸。远方墨绿覆了的山岬,环抱着浅浅的深深的海湾,宛若含了透亮欲滴的宝石。老舍先生在他文章里说,青岛的五月绿得“春深似海”。现下虽不是舒先生当年念想的春日,但九月青岛的海也大约如那时,一如既往的浓郁吧。

青岛人无疑是幸福的,他们的海这般轻柔美丽,即便夏季就将过去。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 6 Comments

梦回长安(3)华山

在讲述华山之前,请容腐败的阿卜杜拉推介一下在西安时下榻的酒店。该酒店名叫“美居”(Mercure),法国人开的,位于古城正中省政府一墙之隔的人民大厦大院内。下图是abdallah待过的房间,有没看出什么名堂?对,美居房间的最大特色,就是浴室乃完全透明的,与房间只有一层薄薄的玻璃。法国人果然够有情调,之前abdallah看到网上评论推荐后特意挑的。而美居的房内装修及设施也相当不错,比许多四星酒店都好。同在人民大院内还有同一管理集团的五星的豪华美居(Grand Mercure)和索菲特(Sofitel)酒店,然美居最超值,仅仅298大洋。abdallah强烈推荐大家携家眷自助游西安时可以考虑入住该酒店,嘿嘿。[……]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3 Comments

梦回长安(2)夜游

风景之所以为风景,其实是因有人的存在,或者深入些说,是文化的存在。最初的风景当是早期人类对自然界敬畏的而产生的,与原始宗教可能有关。后来才被进一步阐释,族群、部落、民族各自形成自己的文化和审美观后,风景才成为风景。试想世界还处在洪荒时代,未开化的人类在丛林中与猛兽为伍时,再壮丽的景色也只会无以欣赏和共鸣。

可见,风景是与人文密而关联的。现下,国内很多驴友仅以壮阔之高原雪山为美,非青藏蒙疆不谈。他们鄙视的,不单有寺庙陵寝、小镇古城,传统的三山五岳和江海河湖也赫然在列。诚然,中国的中东部确无西[……]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 , , | 14 Comments

梦回长安(1)秦陵

长安,很久以来,于我是一个梦,一个多年以来挥之不去的梦。自孩童起,初读史书的abdallah,便被诸多发生在这渭河之滨、骊山脚下的故事所萦绕。武王、周公、秦穆、卫鞅、昭襄、始皇、高祖、汉武、太史公、隋文、贞观、武后、隆基、李白、太真……,一个个叱诧风云的名字,太多的厚重。城墙内外,秦俑汉宫、雁塔碑林、乾陵华清,夹杂了多少少年的想象和期许。

小时父亲常有机会外出,有时带着我和弟弟。于是我开始梦想何时能亲踏上这华夏文明的初兴之地,摸一摸未央的宫灯、秦俑的陶土,可惜最终去了华北和江南。等上了大学[……]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 | 3 Comments

Abdallah’s Spring of 2006

预告:

3月14日~3月15日:杭州
3月16日~3月19日:大连
3月21日~3月22日:杭州
3月27日~4月7日:杭州
4月10日~4月13日:新加坡
4月17日~4月19日:西安(改期至5月11~13日)
4月29日~5月10日:杭州(改为青海川西行,杭州行延期至5月18~21日)[……]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 , | 30 Comments

One Week in GuangDong

广深一周

九月十六日,星期五

下午全是会,大大小小的会,六点以后依然还有,以至于错过了阿木去青岛前的饯行宴。他是晚上8点的火车,在上海闯荡一年以后,他又要开始全新的旅程。其实,除了时间来不及外,我并不喜欢送人,因我很怵临行送别之类的场景,那是当年毕业留下的后遗症。只能默祝他一切顺利。

出公司已七点多,于是陪人去徐汇吃饭,饭前顺便购了一大堆物。12点回到家中,想起下午刚哥来过电话,曰新换了酒吧,于是欣然前往帮衬之。然途中于出租车上,不幸遗失了仅购三个月的手机。打服务热线找寻未果,[……]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 5 Comments

武汉印象(3)走马观花吃喝玩乐

(三)武汉的吃喝玩乐
说我从未到过武汉,却也不确切。11岁那年,我和弟弟随父亲往北京,坐火车曾途经武汉。那时还小,十多年过去,路上的事早忘得几乎干干净净,连武汉长江大桥是啥模样都记不甚清了,又抑或当时是晚上经停武汉的,也许根本就没看见。
故而,作为初次踏足,武汉的一些名胜之处还是该去的。武汉出名的古迹有黄鹤楼、归元寺、晴川阁、铁门关等。显然,最著名的当属位于武昌蛇山上的黄鹤楼。其始建于三国时期,初为一堡楼,孙权都武昌时建之以嘹望敌军之用,到唐时,天下承平,于是军事性质淡去,逐渐演化为著名的观光之所,后与湖南岳阳楼,江西滕王阁并称为“江南三大名楼”。这三者的出名,都沾了名诗名文的光,岳阳楼是范仲淹之《岳阳楼记》,滕王阁是王勃的《滕王阁序》,黄鹤楼则是崔颢的诗《黄鹤楼》。“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诗中除了黄鹤楼,还提到晴川、鹦鹉洲,皆为武汉胜景。[……]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7 Comments

武汉印象(2)武汉人

(二)武汉人

想了解一个地方,就得了解这个地方的人,想了解这个地方的人,就得生活到他们当中去。我这次出差只有短短几天,而开会又全在酒店内进行,想细致深入定是无法展开了。不过,想偷鸡还是会有机会的,乘会议中的间隙,我溜出酒店,买了地图,在城里闲逛起来。
本打算坐公车,因这样可以接触更多本地人,可出酒店瞎转了一会,顿时疲了。人生地不熟的,还是叫了辆出租车,这一上车,便听见司机咬着韵尾的武汉话:“您家上哪儿哟?”。说起这武汉话,我是早已耳闻,如今听到,果如传说中那般软硬兼有,柔中带刚。在方言学中,武汉话算西南官话中的一种,和云、贵、川、桂北的方言一样,都属北方语系。外人乍听到武汉话,也许会觉得和四川话差不多,便是这个道理。但与四川话不一样,武汉因其地处南北要冲的缘故,受北方的影响更多些,因而似乎也更硬些。其后几天我在街头听到更多的武汉话后也印证了这一点,武汉人的声音更脆,嗓门更大,语速更快。比起吴、闽、粤方言来说,武汉话还是颇好明白的,几天下来,我就基本能连猜带蒙听懂十之六七的内容了,这皆因武汉话兼具了南北二者特点,故有人也说武汉话是“北方音,南方调”。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 9 Comments

武汉印象(1)天下之中

托客户的福,五一在甘南川北青海的旅行刚刚结束,我就马不停蹄地杀到武汉,这座我未曾踏足的华中重镇。

(一)地当天下之中

从西宁回到上海已5点,便选了晚上8点半的最晚一班航班,结果飞机在夜空中西飞了一个多小时,便抵达武汉天河机场,我11点就住进了香格里拉。上海在中国东部,东海之滨,这正说明了武汉在中国的地理位置:它位于江汉平原东部,长江中游与汉水交汇处,可谓国之腹地。其实,不仅是上海,武汉到北京、西安、成都、广州、深圳等其他几个重要城市的直线距离都差不多,约1000~1200公里上下。如果计算中[……]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4 Comments

预告

4.19: 《Abdallah时事问答录III:关于近期国内的反日浪潮》 coming in a week

4.20~23: 因出差杭州,《Abdallah时事问答录III:关于近期国内的反日浪潮》缓慢撰写中…

4.25~29: 长假前忙碌期,《问答录》蜗牛撰写中…

4.30~5.7: 甘南、川北、青海行

5.7~11: 出差武汉中

5.11~14: 出差大连中

5.23~27: 预计出差北京中

6.13~17: 预计出差杭州中

7.1~29: 预[……]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5 Comments
Pages:  1 2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