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五一

五一去哪儿?

离五月一号还剩下不到25天的时候,对我和OB来说,漫漫长假,去哪儿混,却愈发成为一个日益困扰我俩身心健康的严重问题。而本来,这事原有一个极美好的开端。那是在三月里冬末的某个晚上,老曹、OB、青蛇、Tara、和我群聚在新闸路某饭馆里小啜。两瓶五年的古越龙山温过肚子,老曹开始喷起他春节期间在凤凰的奇遇来,说到动情处,众人或侧首或嗟叹或顿足,皆听得津津有味。兴致被提起,老曹一挥手,小姐又端上来两瓶黄酒。酣畅过后,大家的面部都开始有些潮红,意犹未尽间,有人提议到,五一我们去甘南吧。这句话当时是谁说的,在[……]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3 Comments

悠忙假日

End of The Holiday

没想到,今年的五一竟又是什么地也没去,去年因为SARS,今年虽然诸多因素作祟,但过后我想,也许是累了。

不出去也好,正好见见在沪的老朋友们,在过去十六个月里,我还没在上海连续待满过一周以上。不过当然,所谓的“见老朋友”,换言之就是和狐朋狗友们腐败。

于是,三十号晚上是红鱼盆,然后KTV。一号是上海醉美,漫妙的晚上。二号中午吃泰国菜,晚上是kid的婚礼,上海大厦而后钱柜。三号帮琦琦同学搬家,他老婆居然养了条德牧,窜起来有一米多高,不过大狗除英武外也还是颇可爱的。四号小龙虾,三男一女吃了差不多吃了七斤。五号瓦罐煨汤,饭后在衡山看了《救命》,但该片根本不如宣传的恐怖,同排的mm开始掩着头,后来都把衣服放下了,之后借口压惊顺便于衡山路喝了些小酒,离开一年多,衡山路的生意似乎不如从前了。六号杀去遥远的大场镇踢了两场球,遭受肩部被踹一脚另加脚趾甲淤血两处,晚上回归清淡,在茶餐厅喝了骨头汤,接着新天地,在逸飞边上喝酒的时候看见陈逸飞这个老色狼在泡妞,然后到据说最贵的影院看了《反恐特警队》(S.W.A.T.),该片其实也一般。七号在新旺,撞见了简安和小谷,他俩幸福得清澈。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May 1st

原本五一的安排是30号下午飞回上海,然后晚上加入HDC去安徽仙寓的行列,在那边happy四天后,五号早上回上海。

然而,飞的时候,却晚点了,总算从北京赶回来了,却还要当传递员送东西给同事,最终还是没赶上去仙寓的队伍。[……]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