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上海

没有颜色的城市—上海的失败

abdallah按:此文作者是亲爱的饮水水源上的bluesea同学,转自他的space:蓝色海洋~最最西面的那片

原先,文章的题目应该是《失败的上海》。作为上海人,在我眼里这个城市除了较发达的经济,其他的我实在看不出有什么过人之处,有更多的高楼吗?那些高楼,一个巨大的长方型,没有轮廓的变化,没有和其他建筑不同的颜色,所有建筑一个颜色——灰色。这个城市看上去就是一片灰色。
上海人有很多错觉,错觉的原因,依然是他们的封闭的环境,或者说封闭的思想。当然现在的上海人到国外见过点世面的也不少了,可是毕竟也不是特别多。而且,有的不过是去旅游,有的则在国外呆了不过一两年,他们的观念未必会有什么改变。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杂论, 转载 | Tagged , , , | 15 Comments

乙酉年春节

小年夜的前夜,又去了衡山路,这次借了欢送玛骝回家过年的名义,原本说定的时间是前一天的,但周五客户搬家,陪着忙乎了一夜,第二天没缓过来,便推迟了。然这晚的第一场,却是米粒蝎子等一干女人唱歌,拉了我做陪衬,不过王海平同学的美声确实专业。而后酒吧,先虹口后衡山,玛骝最近还是不爽,相亲的上海女生不理他,他痛骂之后对方反而殷勤许多,靠!

两桶酒喝完回家大睡,年廿九这天本该去公司晃一晃的,除了装装样子,关键是要去拿年前报销的钱,结果早上却爬起不来,算了。但过后发现,我们的财务已把钱打到我的卡上,而且我[……]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1 Comment

2004的最后一场雪

The heaviest snow of Shanghai in past 10 years, shot by alex Zhou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影像, 记录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The Return of Al Abdallah

2004年7月起,回沪。

Title是Site Service Delivery Manager, Shanghai,去的时候是Team Leader。

在外一年零七个月,漂泊暂时结束,下一次是哪?抑或,上海本身就是一个飘的所在。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悠忙假日

End of The Holiday

没想到,今年的五一竟又是什么地也没去,去年因为SARS,今年虽然诸多因素作祟,但过后我想,也许是累了。

不出去也好,正好见见在沪的老朋友们,在过去十六个月里,我还没在上海连续待满过一周以上。不过当然,所谓的“见老朋友”,换言之就是和狐朋狗友们腐败。

于是,三十号晚上是红鱼盆,然后KTV。一号是上海醉美,漫妙的晚上。二号中午吃泰国菜,晚上是kid的婚礼,上海大厦而后钱柜。三号帮琦琦同学搬家,他老婆居然养了条德牧,窜起来有一米多高,不过大狗除英武外也还是颇可爱的。四号小龙虾,三男一女吃了差不多吃了七斤。五号瓦罐煨汤,饭后在衡山看了《救命》,但该片根本不如宣传的恐怖,同排的mm开始掩着头,后来都把衣服放下了,之后借口压惊顺便于衡山路喝了些小酒,离开一年多,衡山路的生意似乎不如从前了。六号杀去遥远的大场镇踢了两场球,遭受肩部被踹一脚另加脚趾甲淤血两处,晚上回归清淡,在茶餐厅喝了骨头汤,接着新天地,在逸飞边上喝酒的时候看见陈逸飞这个老色狼在泡妞,然后到据说最贵的影院看了《反恐特警队》(S.W.A.T.),该片其实也一般。七号在新旺,撞见了简安和小谷,他俩幸福得清澈。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北方,想象中的村庄

小楼的地势很高
因它就紧靠海湾的山岗
于是
我便可以临着海
身后是山,和
北方,静谧的村庄

那该是幅年画吧[……]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诗歌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十二月·2

拥塞的时候
屏幕里那些包裹
都染成红色
缓慢地排着队
它们装载了一些奇妙的词句
有关讯候、触觉、色调、和情绪[……]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诗歌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十月

就这样
紧贴着玻璃
这儿 没有人
可以静静地听

树林
停在楼下[……]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杂论, 诗歌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我爱上海

我出生在广州湾的小岛上/是南蛮人
我喜欢上海/也喜欢上海人/虽仅限全中国绝无仅有的高效和高素质
我的事业从上海开始/这有全中国最好的沃土和跳板
我喜欢上海女孩/她们靓丽而有味道/大概/我会娶上一个
但我不想让我的孩子在上海长大
因为我发现我也许不属于上海
就象过去/我总一个人去看电影
我想老死在四季长绿的故乡的岛上![……]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诗歌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