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旅行

夏末潮汕(1)潮州府城

夜奔潮州,冲完凉出酒店,门外就是排挡砂锅粥,要了份田鸡粥,很过瘾,吃得满头大汗,只要15大洋,这便是潮州了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影像, 旅行 | Tagged , , , | 3 Comments

2013·五月·柬埔寨行程

行程截图:
2013 Cambodia Trip[……]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浮生凤凰之苗寨

多数人知道凤凰是由于沈从文的名作《边城》,沈先生的故乡是凤凰,于是许多人就把凤凰当作了边城。然这却不大确切,沈先生在小说的开头便写道:“由四川过湖南去,靠东有一条官路。这官路将近湘西边境到了一个地方名为‘茶峒’的小山城时,有一小溪,溪边有座白色小塔,塔下住了一户单独的人家。这人家只一个老人,一个女孩子,一只黄狗。”……地图上,这个名叫“茶峒”的小镇真真实实地存在着,它位于凤凰北边一百多里的花垣县,川黔湘三省的交汇处。可惜早两年当地政府为逐名利,自作聪明地将茶峒镇改成了令人哭笑不得的“边城”镇,古韵全失。还有人认为,边城是虚写,实际并不存在,譬如有同事在我出发往凤凰之前便问,湘西在汉代之后就不怎么在国境之上了,为何会称作“边城”呢?
其实,真正的边城在哪并不太重要。沈先生的小说里,为世人展开了一幅神秘朴素的湘西世界。abdallah以为,这幅乡村风土画卷中的水墨,实际是来自湘西各地的浓缩和汇总,茶峒、镇芊、沱江、沅水……茶峒固然地理上最符合从文先生的描写,然你也可以把湘西的任何一座水边的小镇看作是她,边城,和永远的湘西。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浮生凤凰之泛舟

凤凰的清晨,除了阳光,还是布满歌声的。想睡个懒觉,却被一阵清脆的歌声撩起。那歌儿时而婉转时而嘹亮,于是披衣循声来到阳台,沱江上早已处处阳光。媚人的歌声,是从回龙潭来的,一个泊在潭中央的小船台上,几个苗家姑娘,正击鼓起舞,放声高歌。

歌声悠扬,可惜姑娘们仅在游船接近时方来上几段,看来只是县里吸引游客而搭台请来演唱山歌的。微有些失望,本以为会如沈先生笔下,飘在“边城”的翠翠梦里那“又软又缠绵的歌”……“梦里灵魂为一种美妙歌声浮起来了,仿佛轻轻的各处飘着,上了白塔,下了菜园,到了船上,又复飞窜过对山悬崖半腰”……船上姑娘们的声音不能说不好,但似乎总少些什么。心里其实也清楚,那样纯粹自然的歌声于现下实是难得一闻了。既然这样,今天干脆不到城里,去沈先生的墓地看看吧。

阳台上不知是谁摆了几枝含苞的腊梅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 | 5 Comments

浮生凤凰之沱江

山水边的城市,总是灵秀的。

有人考据过说,人类最早的城市,便都兴起于河边的。我想那大约不假,丰润充沛的河水,对幼年时期的人类,无异大地的乳汁,哺育了最初的城市文明。接着,人们发明了舟桥,凭舟楫之利,河流从天堑变成交通的血脉,连通了大地,城市也因之不断发展。后来,人们强大到可以在各种地势上建立各样的城市,而近代以来陆上、天空交通方式的进步,江河的作用日益淡化。然水对城市性格的塑造却一直流传下来。譬如今天世上的许多名城,就大多傍着一条与城市齐名的河流。

除了傍着水,还要靠着山,这是典型的中国式审美,也正合传统的风水之说。我曾经推想,这大概是源于早期城市军事上防御的便利:在城墙修筑方法发明之前,山是极好的屏障。即使之后有了城墙,山地也可以极大地扩展防御的纵深,减少对敌面。这种源自蛮荒年代的记忆,在形成之初便经历了大规模战争(黄帝与炎帝及蚩尤之战)的华夏族的心里,深深地沉淀下来。而大山本身的神秘艰险广袤雄壮,也让人们敬畏。于是反映到国人的传统地理学说里,绝佳的风水之地,也需要山之大气。

我喜欢那些山水边的城市。爱屋及乌也包括海边的,它们东南西北位置各异,却都或河畔或海边,倚了山,脉脉的流水配着连绵的山岭,默默森然中予人坚定的力量。山水是需协调的。相比之下,北京城虽曾在永定河畔,古都西安也曾“八水绕长安”,可惜今天均已不复昔日之水,于是城市也失之过刚。而上海则位于平原上的河口入海处,虽也海纳百川,然境内仅有一座百米高的土堆号曰“佘山”,所以多偏于阴柔。若让双鱼座的阿卜杜拉挑选宜居养老之地,必是有山有水的小城,或者干脆便说,如眼前这南华山下被沱江水染透的小城凤凰:)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浮生于凤凰之引子

超级鸽子事件

离开凤凰的五个月后,春末的一个傍晚,上海,南西,拥挤的街头,疲惫的下班人流里,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一段“完美生活”,紧接着一个陌生的号码跳出在阿卜杜拉眼前。客户?老板?同事?推销?abdallah默想了十秒,接通电话,听筒里一个热切的声音响起:“小新,还记得我吗,我是凤凰的HCJ,前几天刚到广州,换了号码……”被俗事缠身、如走肉般漠然行于街头的abdallah,猛地感到体内一股热流涌起!噢,──怎会不记得,刚过去的冬天,在湘西,凤凰,那个群山环抱的温暖小城,沱江水静静流淌,苗寨[……]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 3 Comments

爱她,就带她去鼓浪屿

──鼓浪屿记事之私奔

喜欢那个小岛,便在十一月里又悄悄回到那儿。

想和她私会,于是挑了个周中的日子。没告诉任何人,出发了还要处理堆积的邮件。还故意卖个关子,将最后一封、发给所有人的休假通告,特地留到手机关闭之前。一个半小时的飞行,逃离阴郁的上海,与海风会合在鼓浪屿的渡轮上。倚了栏杆,那小岛优雅地就在眼前,披了迷人的晚霞。甲板下海水轻轻起伏,心情也被荡起得温暖。嘴角不由地弯笑起来,想象大家突然看到那信时的惊异和羡慕,一种私奔成功的快感。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 , | 11 Comments

烟雨扬州

一直在犹豫该把这次十一月扬州行程记作“游记”还是”“影像”。那时恰遇上场秋雨,湿漉漉的空气,让这座长江边、运河上的城市予人混合了太多的印象。要看、要听、要吃、要品、要记的东西太多,短短两日之旅根本无法尽览它的颜貌。尽管行了运河、园林、瘦西湖、汉墓、寺庙、澡堂、茶馆……,然末了要离开,那些关于邗沟、广陵、江都、炀帝、漕运、屠城、盐商、八怪、遣唐使、二十四桥…的故事,还萦于脑中,无法平复。

还是录下,默默看吧。

何园(寄啸山庄)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2 Comments

疾行·雾中三清山

三清山,著名的道教“江南第一仙山”,因其玉京、玉华、玉虚三峰如道家之三清(即玉清、上清、太清)列坐群山之巅而名。位于江西省上饶东北,再北去即是号称“中国最美之农村”的婺源。以地理上说,三清山所在的赣东北山地与黄山所在的皖南山系颇为类似,同属花岗岩地质,因此三清山也有“小黄山”之誉。而三清山的四绝“奇峰怪石、古树名花、流泉飞瀑、云海雾涛”,和黄山的“奇松、怪石、云海、温泉”,亦相当神似。

上海距三清山约500多公里,往来方法颇多。由于浙赣铁路穿越赣北山区,通常可选上海始发往华南、西南各省的火车,在上饶或玉山站停靠,车,再转汽车前往即可。为节约时间,当日abdallah等人选择了周五晚出发、周六早三点多到达玉山的2135次列车,硬卧。凌晨的起床下车,让同行诸位个个睡眼惺惺,然当时并未料及,这去程相比回程竟已是莫大的享受。

回程暂列后再表,因不堪三轮车拉客,众人出站后步行三里余来到玉山市区,寻得某面包车司机讲价、敲定,接着路边豆浆铺用好早餐,启程抵三清山。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 6 Comments

闽南闲记行程全记录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2006·秋·闽南风情[……]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Pages:  1 2 3 4 5 6 7 8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