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记录

108 Years Anniversary of SJTU

交大建校108周年!

依然能清晰地记得大二时是100周年庆,现在8年过去了。以你为荣。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Leave For Beijing

飞机飞进黑色夜空里,大连已经在身后,前面是无尽的未知的未来,阿卜杜拉进京来了。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320

这两天,比较混乱:Disco、KTV、工厂、韩餐馆、粥城、酒店;17岁的女孩、大连的朋友、北电的同事、深圳的亲戚,有喝酒、醉倒、借钱、赌 球、公司大变、durex;火箭输球、”The Return of The King”、blog恢复、国奥平即负、绿营当选……

很多会马上就改变和影响我的生活,很多不会,但慢慢地,在未来……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漂在东北的周末

北京人管来京城谋生的外地人叫北漂,偶在大连,那就是漂在东北了。下面是阿卜杜拉这个North-East漂在大连的周末安排,供参考:)

周五晚饭:KFC(KFC是大连ppmm出没概率较高的地方之一,亦是个有趣的地方,这里你可以看到雄性使尽浑身解数的讨好和示爱、mm的欲迎还拒、父母的舔犊之情,符合俺喜欢看故事的心理)

周五晚上:打电脑单机游戏,近来在玩Zues、三国9…
周六上午:沉睡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生日

今日,大连天空晴,有风,稍劲,自西南,体感微寒,清晨有冰冻。

早间按时闹醒,上午较忙,中午于饭堂吃煎鱼套餐一份,下午参加大小会议3个,无特殊事件。

晚间预备吃KFC或西餐,稍后,于本星球上绕太阳满28圈。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Where’s My Jeep

有段时间,msn用的名字是”PPMM is nowhere, but there, how to approach her, by Jeep”,其实改自一段广告:”Life is now here, but there,how to be there, by Jeep”。Jeep确实是很好的东东,情调利器也。

很快要去北京,那个城市里,没有车,无论吃喝玩乐,还是泡妞会友,都是颇为不便的。而对我这种还不富裕的孩子来说,一辆二手Jeep是最好的选择,若再配上俺粗犷的胡子…

然种种原因,这[……]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情人节

对我来说,今年情人节的序曲是麻将,接下来主题是睡觉、电脑游戏、喝酒,最后是KTV的烟雾缭绕。

朋友里较有意思的,是一还是在部队工作里的哥们发动了他的所有朋友,包括朋友的朋友,给他正泡的mm发短信祝福,计数百条…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大连的D盘市场

在大连,有一地名叫裕景,在城市的中心地带。据说原来是动物园的所在(老实说这些动物当年是挺幸福的,当城区里的人们不断往郊外拆迁的时候,他们还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待着),后来其地为某东南亚富商看中,要盖很大很大的商场,于是便迁去了城南。正当大伙热火朝天准备为大连的面子建设添砖加瓦、大干特干的时候,不幸的1997年到了,富商们显是负伤了,这豪华商场也就没了下文。但动物园业已不在,光秃秃的一块地裸在市中心总不是件事,如同穿着几千块钱的西装胸前却破了一个洞。然我们“东北的明珠”、“北方的香港”的人民显然不是盖的,很快此地被改建成了热闹的电脑市场,拥有数个馆区,规模宏大,成为本地著名的IT消费产品集散地。西装上的洞,被一颗刻着IT的胸徽给掩住了。[……]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腐败的2004年春节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2004/1/20~1/31,FB的春节
糜烂、腐败的2004年春节。

2004/1/31,离邕往穗
腐败的2004年春节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2004/2/1,广州
在广州只停留了一天,一下飞机,就立刻感到这个城市的热力:15℃,但广州的活力不仅仅只是在天气上的。晚上去吃了一顿山西菜,喝了两瓶加州的红酒,接着出来去泡吧,坐到夜里2点,宵夜。第二天早上本来朋友说要去白云山,但实在是爬不起来了,另外的早茶也来不及了,于是中午改成了重庆菜……[……]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我的小学同学

世界之小

正准备过俩天的小学同学聚会,上了同学录,找到了小学的班级以及隔壁班。发现隔壁班的班长,从前的校花,居然也在上海工作,住在愚园路,离我还很近!

由于沪邕间的班机从前也就每天差不多一班,所以春节前俩天走的话,总能碰上许多熟人,大学里的老乡啊,弟弟的同学啊,诸如此类,这次回来就碰上一个。

看了那个校花现在的照片,pp啊,不禁问,怎么几次坐飞机就是没碰上呢?sigh…[……]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Pages:  Prev 1 2 3 4 5 6 7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