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记录

淀山湖畔BBQ

鲜嫩欲滴的串串,锡纸里包的是羊排、玉米和土豆……
Dianshanhu_041121_05
大快朵颐……[……]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十月的逝去

母亲和外公在九月末里来了上海。

这是外公的第二次来上海,上一次是在1969年冬天。那时母亲还在华纺读书,恰逢”永远正确“的林副主席刚刚发出“一号命令”,全校师生当即转移到乡村。母亲她们驻在马桥,一天夜里突发急性胰腺炎被送进了医院。手术后,母亲发现外公竟然出现在病房,挑着家里的土产和鸡蛋……原来,在母亲的确诊观察期内,有老师拍了电报回去。于是外公便挑了吃的,带了数十块钱,操着一口我现在都听不大懂的广西白话上了火车,几天后转辗了二千公里终于到了上海,找到医院。等母亲病好以后,外公就回去了,说家里还有农活。几乎一辈子待在农村里的他根本未能在这座他这生所能见到的最繁华都市里逛一下。后来,这成为母亲的一个心愿,想她一直让外公再来上海看一看,好好玩一次。然而她和父亲毕业以后就离了上海,天南地北,即使有空来上海也是因公的短暂出差。到了下一代的我在上海工作后,这才成为了可能,前两年母亲也正式退休在家,于是今年我回归上海后,外公终于成行了[……]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The Return of Al Abdallah

2004年7月起,回沪。

Title是Site Service Delivery Manager, Shanghai,去的时候是Team Leader。

在外一年零七个月,漂泊暂时结束,下一次是哪?抑或,上海本身就是一个飘的所在。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再游大连

Dalian Trip

这次能回大连是因公(不过好象我还没有哪次到大连不是因公…),工程师们要为客户做DRP测试,我过来为大家掠掠阵。

数月不见,大连依然还是那个大连,除了道路偶有修整外并无甚多变化。这座漂亮的海滨城市,永远不会象京沪穗深那般节奏迅速,动辄翻天覆地。虽然本地政府整天嚷着要建设东北亚航运中心云云,然我以为,这其实才是大连美之所在,安静宁和…

然而,我这次回来的心情却非如从前一般。[……]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匆忙一周

六月八日

上午开会,然该主持会议的家伙却跑了,坐了午间的飞机去广州,靠,这样他整个下午就完全躺在酒店可以睡大觉,而我们却老老实实订了下午三点的航班,傍晚才到。中午和排名第二的大老板吃了顿饭,老板还是一贯的狡猾,这饭吃得我暗地不住摇头。饭后收拾了东西便直奔机场,为了方便,我把电脑和衣物都放到背包里,没想到这竟成了后来丢失事件的引子。

机场候机时,斜对面坐了美女一个,同去广州的,她提了两个包,怯生生,偶口水不住地流,并不断盘算如何找机会帮她一下了。然后来飞机临时换了登机口,混乱中美女就失去踪影了。三个多小时后,偶再见到她时,已经是出口处了:(

Eve前两天刚买了部全新的凯悦1.8,便开了来机场接我,然她刚学出师,车技实在是有点吓人,路也不熟,好不容易绕了半天总算开到广州大厦安顿下。夜里去了沙面,在珠江边的一个南洋餐馆里吃饭。其实,广州的情调一点不比上海差,洋楼是大家都有的,而广州的更倚在江边,没有黄浦江边似的高大堤坝,树影摇曳,河水拍岸,实在是比沪上小资更好的地方。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出差、Relocate、梦、日志被锁及其他

五月十八日晚上回到了上海,这次是出差,陪老板见客户,原定只有两天,后来延到三天,我便得以名正言顺在沪过周末了,爽。

另一个好消息是一向孤寒的公司为了安抚我,决定安排我回上海工作,最迟可能七月份就可成行。哇sigh,大上海啊,大上海的ppmm们,我abdallah又要回来了……

然在北京的时候实在太忙,以至于五月十三和十六两天记下的梦,到最近两天才整理发表出来,却正迫近520,竟招惹了麻烦。情况是这样的:十三那天的梦是在北京青蓝大厦酒店住下时做的,那个酒店是奥组委的所在,但房间却巨破无比。梦的[……]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悠忙假日

End of The Holiday

没想到,今年的五一竟又是什么地也没去,去年因为SARS,今年虽然诸多因素作祟,但过后我想,也许是累了。

不出去也好,正好见见在沪的老朋友们,在过去十六个月里,我还没在上海连续待满过一周以上。不过当然,所谓的“见老朋友”,换言之就是和狐朋狗友们腐败。

于是,三十号晚上是红鱼盆,然后KTV。一号是上海醉美,漫妙的晚上。二号中午吃泰国菜,晚上是kid的婚礼,上海大厦而后钱柜。三号帮琦琦同学搬家,他老婆居然养了条德牧,窜起来有一米多高,不过大狗除英武外也还是颇可爱的。四号小龙虾,三男一女吃了差不多吃了七斤。五号瓦罐煨汤,饭后在衡山看了《救命》,但该片根本不如宣传的恐怖,同排的mm开始掩着头,后来都把衣服放下了,之后借口压惊顺便于衡山路喝了些小酒,离开一年多,衡山路的生意似乎不如从前了。六号杀去遥远的大场镇踢了两场球,遭受肩部被踹一脚另加脚趾甲淤血两处,晚上回归清淡,在茶餐厅喝了骨头汤,接着新天地,在逸飞边上喝酒的时候看见陈逸飞这个老色狼在泡妞,然后到据说最贵的影院看了《反恐特警队》(S.W.A.T.),该片其实也一般。七号在新旺,撞见了简安和小谷,他俩幸福得清澈。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May 1st

原本五一的安排是30号下午飞回上海,然后晚上加入HDC去安徽仙寓的行列,在那边happy四天后,五号早上回上海。

然而,飞的时候,却晚点了,总算从北京赶回来了,却还要当传递员送东西给同事,最终还是没赶上去仙寓的队伍。[……]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8-Year Anniversary Party of SJTUBBS

今天是饮水思源站八周年站庆聚会。

从1998始到去年止,每年的站庆party,我都有去参加,今年是第一次没去。我当然不会忘记曾经作为我生活中最重要BBS的水源,然而,也许这天的缺席意味着,我已然老了,在速食的互联网时代。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啤酒的心理暗示

What’s Your Favorite Beer

说来很巧,周六和同事去首体打球,恰好碰上了同事的朋友吴君。互相介绍的时候发现对方是交大毕业的,深聊起来发现竟然同是98届的,他住北区,我在南区,而说起从前的一些人和事,原来许多大家都熟识和知晓的,看来当年在学校里他也是一颇能混的家伙。后来越发熟捻起来,吴君邀我周日去他家party,于是便欣然去了。

这样所谓的Party是典型的西式风格,众多互不认识的朋友一起聚会聊天玩游戏之类。我从前在上海的时候也参加过,尤其是自小就在西方长大而今海归的港台华人中颇流行,大概吴君做惯了外企的HR,不过其中的啤酒测试还是颇有意思的。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记录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Pages:  Prev 1 2 3 4 5 6 7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