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Abdallah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大明山避夏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九~三十日,浙西,大明山,CSC Outing。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影像, 旅行 | Tagged , , | 4 Comments

补功课:【游记】六千里云和路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4 Comments

落幕

若干个小时前,2006世界杯的大幕终于徐徐落下了。本来,这句话应该写作:“若干个小时后,……大幕就将落下”。因为,按预设计划,本文应该写于决赛之前,即七月十日的晚上。但这次并非阿卜杜拉懒惰,而是那天下午去看望俺的干儿子,碰上宝宝的外公,他说从黑龙江来上海半年多没喝酒了,于是和他一起干掉了一斤二锅头,晚上到家便早早倒头大睡。结果,不仅文章没写成,连夜里决赛的前60分钟也错过了。所幸,后面的红牌和点球没有漏过。

你当然可以认为阿卜杜拉是个伪球迷,居然如此不重视世界杯的决赛。要知道,这天晚上,许[……]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随感 | Tagged , , | 4 Comments

粤语讲波及其他

国之大台CCTV昏昏欲睡地解说了两个多礼拜的世界杯,终于在昨夜有了亮色,这次出彩的当然又是著名的建翔兄。我在想,也许许多年后,国人假使提起2006德国世界杯上“男模”队与“袋鼠”国一役,前89分钟大致是不会有人记得什么的。给人印象深刻的,大概除了终场前三十秒的那记争议点球外,还必会有事后招致了成吨口水、黄某人的所谓激情评论。

实际上,我是蛮同情黄同学的。在一本正经的国语体育解说界,他已属相当不错了。黄同学的悲剧,其实不在于他本身,而是国内电视台死板僵化的条条框框。君不见九成以上的电视台主播、主持、解说…说话都几乎一个调调:要中规中矩,要老少咸宜,要公众效应,敏感话题嘛更是不会越雷池一步的……如果说新闻、时政、娱乐等节目尚需要有所顾及、注意影响的话,体育类节目则完全可以放得更开些。可是,我们依旧听得昏昏欲睡。[……]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杂论 | Tagged , , | 13 Comments

世界杯小占

世界杯开战至今已战罢两轮,著名的半仙abdallah同学仍迟迟未发表见解,这其实乃是想先看看各队的表现,得到第一手资料。于是,开赛后 abdallah不辞劳苦,连续夜战,观摩约2/3的场次。现在,所有球队均出场露脸两回,模样到底是驴子还是马基本上都已能看出。故abdallah参 考著名足球经理游戏Championship Manager(CM)中的能力分类,试为各队打分如下: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杂论 | Tagged , | 2 Comments

梦回长安(3)华山

在讲述华山之前,请容腐败的阿卜杜拉推介一下在西安时下榻的酒店。该酒店名叫“美居”(Mercure),法国人开的,位于古城正中省政府一墙之隔的人民大厦大院内。下图是abdallah待过的房间,有没看出什么名堂?对,美居房间的最大特色,就是浴室乃完全透明的,与房间只有一层薄薄的玻璃。法国人果然够有情调,之前abdallah看到网上评论推荐后特意挑的。而美居的房内装修及设施也相当不错,比许多四星酒店都好。同在人民大院内还有同一管理集团的五星的豪华美居(Grand Mercure)和索菲特(Sofitel)酒店,然美居最超值,仅仅298大洋。abdallah强烈推荐大家携家眷自助游西安时可以考虑入住该酒店,嘿嘿。[……]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3 Comments

梦回长安(2)夜游

风景之所以为风景,其实是因有人的存在,或者深入些说,是文化的存在。最初的风景当是早期人类对自然界敬畏的而产生的,与原始宗教可能有关。后来才被进一步阐释,族群、部落、民族各自形成自己的文化和审美观后,风景才成为风景。试想世界还处在洪荒时代,未开化的人类在丛林中与猛兽为伍时,再壮丽的景色也只会无以欣赏和共鸣。

可见,风景是与人文密而关联的。现下,国内很多驴友仅以壮阔之高原雪山为美,非青藏蒙疆不谈。他们鄙视的,不单有寺庙陵寝、小镇古城,传统的三山五岳和江海河湖也赫然在列。诚然,中国的中东部确无西[……]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 , , | 14 Comments

梦回长安(1)秦陵

长安,很久以来,于我是一个梦,一个多年以来挥之不去的梦。自孩童起,初读史书的abdallah,便被诸多发生在这渭河之滨、骊山脚下的故事所萦绕。武王、周公、秦穆、卫鞅、昭襄、始皇、高祖、汉武、太史公、隋文、贞观、武后、隆基、李白、太真……,一个个叱诧风云的名字,太多的厚重。城墙内外,秦俑汉宫、雁塔碑林、乾陵华清,夹杂了多少少年的想象和期许。

小时父亲常有机会外出,有时带着我和弟弟。于是我开始梦想何时能亲踏上这华夏文明的初兴之地,摸一摸未央的宫灯、秦俑的陶土,可惜最终去了华北和江南。等上了大学[……]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 | 3 Comments

六千里云和路(9)The End

新都桥

马尼干戈一样,新都桥也是一个三岔口。北边来的车子开到这,向左转就是天府之国、回蜀的坦途,向右转则要穿越横断山脉雅砻金沙澜沧怒江,通往遥远的拉萨:藏民们心中的雪域圣城。转弯的时候,吉普车里的人们的表情,于是如初上高原般复杂。大约没有人不想让车轮向右偏转,而山间春归的候鸟却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旅行该结束了。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 , , | 5 Comments

六千里云和路(8)康南之春

下午四点,车子徐徐驶入川藏线上的又一座县城:炉霍炉霍这名字是个杂合体,与蒙古人有关。本来炉霍的原称是“霍尔章谷”,藏语“霍尔”指蒙古人,“章谷”则是山岩石上的意思,因为蒙古族后裔的霍尔章谷土司将其官寨建于山岩之上,故名。清末本地改土归流置屯时取名“炉霍”,因炉(打箭炉,即康定的旧称)至霍尔章谷为入藏之要道。

蒙古人不是远在大漠之北吗?怎么会与藏区、康区有关?说来就话长了[……]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 , | 6 Comments
Pages:  Prev 1 2 3 4 5 6 7 ... 25 26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