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Abdallah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烟雨扬州

一直在犹豫该把这次十一月扬州行程记作“游记”还是”“影像”。那时恰遇上场秋雨,湿漉漉的空气,让这座长江边、运河上的城市予人混合了太多的印象。要看、要听、要吃、要品、要记的东西太多,短短两日之旅根本无法尽览它的颜貌。尽管行了运河、园林、瘦西湖、汉墓、寺庙、澡堂、茶馆……,然末了要离开,那些关于邗沟、广陵、江都、炀帝、漕运、屠城、盐商、八怪、遣唐使、二十四桥…的故事,还萦于脑中,无法平复。

还是录下,默默看吧。

何园(寄啸山庄)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2 Comments

疾行·雾中三清山

三清山,著名的道教“江南第一仙山”,因其玉京、玉华、玉虚三峰如道家之三清(即玉清、上清、太清)列坐群山之巅而名。位于江西省上饶东北,再北去即是号称“中国最美之农村”的婺源。以地理上说,三清山所在的赣东北山地与黄山所在的皖南山系颇为类似,同属花岗岩地质,因此三清山也有“小黄山”之誉。而三清山的四绝“奇峰怪石、古树名花、流泉飞瀑、云海雾涛”,和黄山的“奇松、怪石、云海、温泉”,亦相当神似。

上海距三清山约500多公里,往来方法颇多。由于浙赣铁路穿越赣北山区,通常可选上海始发往华南、西南各省的火车,在上饶或玉山站停靠,车,再转汽车前往即可。为节约时间,当日abdallah等人选择了周五晚出发、周六早三点多到达玉山的2135次列车,硬卧。凌晨的起床下车,让同行诸位个个睡眼惺惺,然当时并未料及,这去程相比回程竟已是莫大的享受。

回程暂列后再表,因不堪三轮车拉客,众人出站后步行三里余来到玉山市区,寻得某面包车司机讲价、敲定,接着路边豆浆铺用好早餐,启程抵三清山。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 6 Comments

闽南闲记行程全记录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2006·秋·闽南风情[……]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鼓浪屿记事(3)恬然自得

在那本《走进鼓浪屿》的地图小册子上,开头介绍是这样写的:“很久以前,鼓浪屿只是一个渔村,一个孤独的小岛,只有小舢板咿呀作响的木浆,搅碎了海面的天光云影。现在人们通过轮渡,就可以轻易地踏上鼓浪屿,也因为轻易,人们走在鼓浪屿的脚步开始嘈杂了。其实,鼓浪屿是个值得细细品味的地方,它不喜欢一切走马观花的过客。”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 , | 2 Comments

鼓浪屿记事(2)老宅旧事

若仅以海水、礁石、沙滩而论,在我所到过的岛屿和海边中,鼓浪屿并非最出众的地方。她的别样,在于小小的海岛童话般地融合了蓝天和大海、沙滩与山石、绿树与红花、园林和万国建筑。这一点倒是和青岛的风格有些类似,不同的是,青岛的海和山更多了些北方的大气,而鼓浪屿的青山红瓦绿树则浓缩在方圆几里的小岛上,玲珑剔透,闲逸古朴。

鼓浪屿上最早的民居宅院,可以追溯到元代。自有渔民上岛后,便陆续有鹭江两岸的民众慢慢移居而来。所以最初的民宅,是闽南特色的中式传统院落。至今岛上留存的最老的建筑:“大夫第”和“四落大厝[……]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 | 2 Comments

闽南闲记(4)厦门 – 面朝大海

小时候,有一阵学校里流行互赠明信片作贺年卡。那时每每临近元旦,男生女生们就纷纷跑到校门口附近的小摊上买个几札,写上几句或祝福或俏皮的话,接下来给相熟的伙伴全校大派送。心思初开的女生,有时会添上两句亲昵的句子,装在小信封里,塞进某个男生的抽屉,然后脸红扑扑地跑开。八十年代的学风还很“土”,明信片的画面于是也相应跟着朴实无华。当时也没现在那许多浪漫温馨感性的动漫形象可用,最吃香的题材便是实景拍摄的风景画,常见的有长城、故宫、黄山、桂林……等等。每到新年前后,欣赏花花绿绿、自己的、别人的明信片是一件很[……]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 | 1 Comment

闽南闲记(3)客家土楼

时间回溯到上世纪八零年代中期的某一天,西半球,美国,华盛顿,白宫,椭圆形办公室,总统的办公桌上。传说,数幅美军“锁眼”侦察卫星拍摄的“中国洲际导弹发射基地”照片,摆在罗纳德·里根总统的面前。以往,据美国人所知,中国的陆基洲际导弹基地都分布在西部,那里人烟稀少,利于保密,人口稠密的华东华南从来没发现过中国洲际导弹的身影。然而,在这些新近拍摄的照片上,闽西的崇山峻岭间,赫然散落着数十个巨大的圆环状建筑,和导弹发射井极为类似。其中,最震撼的一幅照片上,只见中间坐落着一方形建筑(控制中心?),四周如梅花[……]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 , | 1 Comment

闽南闲记(2)路上

还在九月,俺们的御用旅行蓝图设计师猫猫同学正构思这次福建之行时,长汀是不在计划内的。猫同学的本来想法是直接杀往永定和南靖一带的土楼,最后再到厦门看海。然而很不幸,该计划被我和迷糊强行征用后,二个反客为主的家伙沆瀣一气,认为行程太短,去的地方过少,不足以体现我们旅途的特别。猫猫不得已,只好在网上乱搜一通,听信了路易·艾黎的话,这才添加了长汀作为第一站。

这么一改,原来的行程却平添出许多弯路来。譬如到长汀,我们就必须火车先到漳平,接着汽车到龙岩,龙岩再到长汀。第二天往土楼则必须先回龙岩中转。于[……]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 | 1 Comment

闽南闲记(1)长汀古城

旁人看来,abdallah的旅途,似乎每次都是多姿多彩、有声有色的。而每年五一和十一去偏远人少之地,仲夏或圣诞则到名山大川、春节就回家陪父母的出行安排,似乎也极富规律和人性化。然而很少有人知道,每次阿卜杜拉的出游策划,却总不象旅行本身那么靠谱。要么是目的地迟迟定不下来(其实这也不能怪我,实在是诱惑太多啊),要么是同伴们频频放鸽子,抑或末了已然出门却功课没做好对行程一无所知。今年国庆的这次出行,就很不幸也是这样……

最初的想法,是去新疆。昌吉的老韩说他今年十一打算休息一下不出门了,但如果我们[……]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 , | 10 Comments

九月·青岛

“到夏季来,青岛几乎是天堂了”──闻一多
闻先生小住青岛七十多年后的这个九月,我来到先生笔下的天堂。飞机刚刚降落流亭机场时,天色微有些阴郁。入夜,竟还下起了小雨,我不禁担心这次来之不易的青岛之行是否会如这场秋雨般湿凉起来。不想,第二天一早,老天帮忙,海风把胶州湾上的云层拨弄开,让乍尝秋凉的岛城又露出在和煦的阳光下,温热宜人。没赶上琴岛最迷人的盛夏,却让我逮住个小小的青岛的夏末尾巴。
于是便去看海。我的住所在小山顶上的一处花园里,出了门,右转直下,穿过两排林木和马路,就是碧蓝的大海。海边修了步行道,石板路或是木质的栈道,蜿蜒,仿佛一道曲折细碎的花边镶着漫长的海岸。远方墨绿覆了的山岬,环抱着浅浅的深深的海湾,宛若含了透亮欲滴的宝石。老舍先生在他文章里说,青岛的五月绿得“春深似海”。现下虽不是舒先生当年念想的春日,但九月青岛的海也大约如那时,一如既往的浓郁吧。

青岛人无疑是幸福的,他们的海这般轻柔美丽,即便夏季就将过去。

[……]

阅读全文 Read more…

Posted in 旅行 | Tagged , , , , | 6 Comments
Pages:  Prev 1 2 3 4 5 6 7 ... 25 26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