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于凤凰之引子

超级鸽子事件

离开凤凰的五个月后,春末的一个傍晚,上海,南西,拥挤的街头,疲惫的下班人流里,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一段“完美生活”,紧接着一个陌生的号码跳出在阿卜杜拉眼前。客户?老板?同事?推销?abdallah默想了十秒,接通电话,听筒里一个热切的声音响起:“小新,还记得我吗,我是凤凰的HCJ,前几天刚到广州,换了号码……”被俗事缠身、如走肉般漠然行于街头的abdallah,猛地感到体内一股热流涌起!噢,──怎会不记得,刚过去的冬天,在湘西,凤凰,那个群山环抱的温暖小城,沱江水静静流淌,苗寨里纯朴的孩子,萍水相逢,独行的mm……宛如默室里播放的幻灯片,一幅一幅重新闪过,记忆的阀门再次被打开。

然而凤凰的故事,还得从一起“超级鸽子事件”说起。

话说这年圣诞将至,阿卜杜拉又开始张罗起外出旅行的计划来。说到圣诞,在abdallah的年度旅游规划中占据有重要地位:首先这时属国内旅游淡季,大多数目的地的交通、住宿、门票等都均处一年最低的时段,而圣诞在大陆不属法定假日,出行者极少,新人类们最多只会在城市的夜店里狂欢一下,不必担心有蜂拥的旅行人流;而这段时间内,abdallah在国外的老板、同事也大多休假去了,不会有什么突来的任务,国内的客户虽不放假,但临近年末和元旦,很多人已无心上班:D;最后,冬季气候虽寒不利出行,然冬天的景色却别有风味,有时也并不逊色于其他季节。

反常的是,这次abdallah做计划的过程没有像以往一般游移不定和反复变化,很早便定下了凤凰。圣诞连同元旦的假期足有十天,按理说可去更多更远更自虐的地方,难道abdallah不属双鱼座了?呵呵,无他,皆因这次圣诞旅行有数名mm主动要求加入,所以行程的制订当然得宽裕、腐败、温和一些。原来,自从abdallah在日志上记下大量出游行迹后,吸引了许多mm关注,在透露了圣诞出行的念头后,便有美女J、V和Y要求同去。哇噻,仨mm啊,abdallah不由幻想起在凤凰被众mm左右簇拥的美景!出发前十天,喜孜孜地去买火车票,时属淡季,不用排队,票很容易弄到了,abdallah于是开始一个个电知mm们。然这时,不幸发生了──妹妹Y请不出假来,说老板变卦了。靠,外企怎么也那么抠门,哼,天下乌鸦一般黑。安抚了一会她转而callV,mm梨花带雨地哭诉道,公司临时被派了任务,元旦前要交,肯定去不了勒。Faint,万恶的资本家,这可是mm啊,也剥削得那么厉害!就剩最后一个了,难不成mm都要飞?abdallah紧张地打通Jane大姐的电话。——Jane说你怎么声音有些怪啊?——faint,能不抖吗,担心您老人家也放鸽子啊。——“我肯定去的呀!”——“噢,那就好。”偶的心宽了些。——“是什么票啊?”——“硬卧。”——“啊,硬卧?硬卧很!@#$%&*!的,我要软卧嘛!”——俺再晕,罢了罢了,这可是最后一个独苗mm了,还能怎样,满足她吧。Sigh,多出的票去退便是了。

很快,出发前三天,abdallah已购好两张软卧,正要去退多出的硬卧,嗲大姐的电话又来了。“小新,我家里有事,妈妈病了,去不了勒,对不起哦”。啊!听到这个噩闻,abdallah当场傻住了,半晌无话。还得强忍内心郁闷安慰两句,让她好好照看伯母,下次还有机会云云……这下可好,mm们真的全变鸽子飞了,还做梦想左拥右抱呢!:(

然坚定的旅行者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久经考验的阿卜杜拉毕竟也非纨绔之辈,很快作出应变:①做好一个人出行的打算;②鉴于退票损失得起码损失20%,可在网上发帖邀人同游,这可不能强求mm了,有人同去就算不错了,票便宜卖他;③若无人同去,便截至到发车前24小时退票。于是在水源和携程上发了帖子。也许是阿卜杜拉的RP尚好,有一位交大的师弟和一位师妹前来联系,最后终和那位叫Mike的师弟成行。mm没了,却稍许挽回些退票费损失。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abdallah和mike一起坐上K111次列车,奔向湘边的凤凰。

初见

二十小时的火车,在许多坐惯飞机的都市人眼里,是个颇为漫长难挨的过程。然火车不大的车厢里,正如列车广播里说的那样,是个小小的社会:酣睡的老人,出差的干部,回家的民工,旅游的学生,啃着鸡腿大口啤酒的中年男子……,各色各样的人共同组成一个浓缩的现实生活画卷。我喜欢这样交融着鲜活生活氛围的气息,它和飞机上人人衣着光鲜然却冷漠异常的迅速截然不同。十二年前,相似的铁路线上,沿着父母当年的路,我乘了四十八小时(正点是四十四小时,07年提速后只要28小时了)的火车到上海求学。如今往返家中都改坐了飞机,几个小时的空中路程极为快捷,但那种一干同学好友乐融融于车厢的感觉却早已寻而不着。

事实上火车上的时间极易打发。同行的Mike是交大研三的学生,即将毕业的他因而有兴出游。车厢里人少,临近铺位上都没人,离校多年的abdallah就和Mike聊起学校的事来。火车进入江西,车厢里换上个活泼无比的列车员mm,年轻人很容易一下熟捻起来,于是mm加入我们霸着下铺边吃边喝,聊聊各自的小理想小人生,直到深夜。第二天一早,换班的列车员拍醒我俩,原来中转站:怀化到了。

怀化是湘西重镇,再向西走就是贵州,往南不远是广西,西北可到重庆,所以古时就有“湖南西大门”、“黔滇门户”之称。而湘黔、焦柳以及在建的渝怀等三条铁路线在此交汇,使得怀化成为连接湘、贵、滇、黔、渝诸省市的重要枢纽。由于凤凰不通铁路和飞机,所以到凤凰通常得取道三个城市中转,这三个城市便是湖南的怀化、吉首和贵州的铜仁。其中怀化的火车班次最多也最方便,铜仁虽有飞机场,且距凤凰县城很近,但航班仅通贵、渝,仍不及怀化方便。

Mike在火车站买了返程的车票,我却决定走时再说,反正时间宽裕,让停走全凭感觉吧。花三块钱打的到汽车站,坐上往凤凰的大巴。车上仅仅寥寥数人,一半是背包客模样,很快结识了个从武汉方向来的驴友。他便是前面提过的HCJ,这哥们的工作一年里有2/3左右的时间在出差,常常这个城市待几个月然后下一个,于是就趁着机会四处游玩,让即将走出校门的mike羡慕不已。

三个多小时的山路一晃而过,西历圣诞节那天的午后,我们背包下车,极目远眺,远方有群山环抱,周围则是火柴盒似的典型中国县城建筑,这就是那翠翠的边城?抵挡住拉客者的耳语,沿街南行数百米。忽然一座青瓦尖顶的漂亮廊桥出现在眼前,是那沱江上如彩虹般的虹桥吧?忍不住狂奔到桥边,只见一汪碧绿的江水。没错,那座梦中的湘西小城:凤凰,便在奇迹般地在眼前了。

(未完待续)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旅行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我多想看到你,那依旧灿烂的笑容。”
    终于回来写了。
    人生就是这样,在期望中失望,在失望中又看到了希望。

  2. 突然发现这个博客已经很久没有更新,好像博主还是在更新博客程序的啊,什么原因不写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