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她,就带她去鼓浪屿

──鼓浪屿记事之私奔

喜欢那个小岛,便在十一月里又悄悄回到那儿。

想和她私会,于是挑了个周中的日子。没告诉任何人,出发了还要处理堆积的邮件。还故意卖个关子,将最后一封、发给所有人的休假通告,特地留到手机关闭之前。一个半小时的飞行,逃离阴郁的上海,与海风会合在鼓浪屿的渡轮上。倚了栏杆,那小岛优雅地就在眼前,披了迷人的晚霞。甲板下海水轻轻起伏,心情也被荡起得温暖。嘴角不由地弯笑起来,想象大家突然看到那信时的惊异和羡慕,一种私奔成功的快感。

迷人的傍晚,鼓浪屿

心是愉悦,岛上的日子就布满阳光。即使是夜里至清晨陆续接到数个国际长途,那是暂时离开工作附来的代价,就权当了morning call:)。住在鹿礁路上,一处名唤“娜雅”的旅店,是座精致漂亮的三层小楼,紧埃着隔壁德国领馆前身的青年旅舍的小小庭院。早上醒来,拉开窗帘,阳光安静地穿过窗格的页缝,缓缓投在淡黄木纹的地板上。推开窗,面前是石子路,红砖瓦,和微笑的人们,和着鼓浪屿习惯性的绿色,清新的一天就开始了。

悠闲的阳台,杂志、茶具散了一桌,在娜雅

迫不及待地要享受这一天,便起身,踱到龙头路去,叫一碗嫩滑的鱼丸面。这天的汤很浓,很快吮个干净,满意地抹抹嘴,微笑着出发。想从山上看海水,就慢慢往岛的西北角走。路上常会碰上落单的导游,纷纷自告奋勇地说要领我去走岛上那蛛网般密布的巷子。不由大笑,──他们不知道,喜欢钻弄堂的我,上一回在岛上时早已反复跑遍了大半个鼓浪屿。要是比起操小道,我不见得会比本地人慢很多的:)

缓缓行到一个小山坡下,见山上架着几门古炮,树丛中矗立着一幢圆顶的红色小楼,精巧的楼顶上折着几道弧线,这是鼓浪屿的地标之一:八卦楼。从前是富商的宅子,后来几历风雨,现在改作了鼓浪屿风琴博物馆。(关于八卦楼的故事,请参见拙文《走进鼓浪屿2之老宅旧事》

上回来的时候舍不得买票,这次却忽想看看鼓浪屿是如何又称为“音乐之岛”的,于是购票入内。精美的三层小楼里,摆满了各式各样、年代久远的风琴,有的古朴典雅,有的体积巨大,有来自海外的,也有昔年鼓浪屿上人家的收藏。导读上说鼓浪屿南边的菽庄花园里,还有座钢琴博物馆,里面收藏了数十架风格各异的老钢琴。而岛上平均每三户人家里便有拥有一座钢琴,据说也是全国钢琴密度最高的地方。岛上的轮渡码头、音乐厅,外廓都被热爱音乐的鼓浪屿人诗意地设计成钢琴的造型。后来去了音乐厅,别致的建筑主体隐在绿树丛中,小巧远不及许多大城市中的同类建筑宏伟,然门前的布告栏上密密麻麻的告示,却悄悄告诉你这儿每隔一两天就有一场演奏会。音乐之岛的人们用他们的热情和行动,让小岛的空气里也充满了琴声。

出了八卦楼,树荫里恰好可以看见海水和厦门岛。这天正好晴朗如洗,海水在温暖的阳光下碧蓝得闪闪发亮。越过树冠和瓦顶,岸上的建筑、远方的大桥,海峡里行驶的船只,彷佛一幅得意的写生画,海水和鲜花,忙碌而清澈的海边的日子。

转行岛的中央,步入那些曲曲折折的巷子,抬头看被岁月洗礼的老宅,缓缓切入鼓浪屿的脉搏里。在安海路的番婆楼前,看到一块小小的黑板,写道“Air夫妇的咖啡馆”。五十天前第一次来,院子里还是杂草丛生,现在,却成为一个安静温暖的小馆。走进去,精致的灯具,蓝调的桌布,盘起乌黑长发的女主人悠闲地摆弄着杯具。空中回荡着悠缓的音乐,懒洋洋的阳光撒在古老的建筑上,院里没有人,斑驳的墙上变幻着阴晴不定的色块,时间彷佛停滞下来。是的,咖啡馆的名字就叫“花时间”,时间是用来放松和浪费的,在这个温润宜人的岛上。

怕俗人如我的烦躁搅乱了那幅宁和恬美的画,没有尝试进去坐坐,而是继续进入岛的深处。非周末的日子,鼓浪屿上安静得很。空关的院子只有卡通玩偶寂寥地立着,墙头的三角梅默默开得炽烈。走在幽邃的巷子里,只有鸟儿的欢鸣,树木的摩挲,和自己的心跳,感受鼓浪屿平和舒缓的呼吸。在岛上,没有人希望节律快起来,日子便乐得这般永远慢下去。

当然还有欢畅。内厝沃路上遇见一只调皮的猫猫,撅着肥肥的屁屁,趴在墙洞里不知在捣鼓什么宝贝。鼓浪屿是猫儿的天堂,除了热爱音乐和花草,鼓浪屿人也异常喜爱这些小动物。岛上的猫,从不用担心肚子会瘪下去,因人们总会拿出各式各样吃的东西招呼它们,而不论猫儿有家或是流浪。于是这些小岛的精灵们,顽皮、可爱、怜人、伶俐,恣情享受着鼓浪屿人的宠爱。

顽皮心起,伸手去逗猫咪的尾巴,猫咪怕痒,蜷起毛茸茸的尾巴左右闪躲,却仍不肯回身或离去,不知道墙里藏的是何宝物竟然如此诱人。那一刻,人和猫的心里,大约都充满了真趣。

小岛的西北是笔山,山上交错着草木和老宅,穿越葱郁的花木而下,又来到海边。视线一下变得开阔,蔚蓝的天色下,远远可眺到厦门本岛和连接集美的大桥。近岸则是个U形凹回的小湾,如燕子的平尾。海水在湾里温柔平静,几只空荡荡的舢板泊在水面,船家已收了工,就这么轻轻让船儿随波逐浪,慢慢摇摆。

一点一点,幸福便被摇曳得满溢出来

被这幸福所洋溢,轻快行在海边。鼓浪屿的下午是闲散的,即便有烈日当空,小岛上繁茂的林木也会让透过绿色的阳光变得慵懒。有不想行路的小情侣,觅一处棕榈树下的青草,闭上眼,让光斑映在脸上,枕着手,顶着头,海风轻吻。那一刻,天地也不知不觉间沉沦,十指紧扣,只想放开一切,静静享受这片刻的柔和。

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绯绵地徘徊在鼓浪屿远方的海天之间,酒红的霞光抹满了整个小岛和大海。多少年来,似都未曾如此细细品尝着落日的味道。诧异于它竟如此美丽,每一处海水,每一棵草木,每一艘渔船,每一个人,陶醉着,都成为这幅重彩的落日油画的一部分。回想起许久以前,年幼时静静看海的日子。长大后蒙蔽于喧嚣忙碌的生活,开始常常忽略身旁的景色。其实,每天的日落,都很美,如同现在。

所以,如果你深爱她,就带她一道来鼓浪屿吧。并肩,在海滩的椰树下斜倚着,心和手叠着,一起看那自由的海鸥翱翔的蓝天上,云朵和海水变幻着绚烂不定的霞彩,夕阳一点一点堕入海的怀抱。静静地,抛开都市的杂想,试一试发现和欣赏自己身边的美丽。

然而,小岛上最浪漫的事,大约莫过于自己动手做一顿海鲜烛光晚餐了。傍晚,去龙头路的菜市场转上一圈,肯定不会空手而归。贝壳、螃蟹、虾子、蛤蜊、生蠔…,当然还有欢欣,沉甸甸地装满了网兜。娜雅的厨房设施齐全而宽敞,虽然加工清洗和寻找油盐酱醋的过程花费了大量时间,而第一次做牡蛎煎蛋时也因油盐的多或少而口感稍逊。然用鱼骨头骗走椅子上徘徊许久的老板娘家的馋嘴猫猫,将桌子用盛满美味的盘子摆满,调暗顶灯,点燃蜡烛,让淡篮淡黄的火焰在眼前跳跃。那一刻,那种幸福,温馨的喜悦,悄悄如蜜一般在心中慢慢绽开。

枕着涛声睡个懒觉,鼓浪屿上本就没什么必走的任务。末了闲逛在岛中央,再访了西洋教堂,倒塌的林尔嘉府,以及巧稚大夫的旒园。时光与故事在小岛上斑驳地相错,有些会随风雨流逝,一些却长留下来,譬如爱。

欢乐的日子总是短暂,两天半的假期很快过去。在娜雅最后留照纪念,不舍却坐上返程的航班。配合着,A320舒缓地跃到九千公尺高空。低头寻那个小岛,却满是厚厚的云层。气象预报里,机长说上海那边大概还密织着雨。舷窗外,只有云海上那抹同样醉人的红色霞光在无尽的天空背景中脉脉闪动,又一次怀念起云下边那个美丽的小岛来,不由痴了。

(全文完)
(后记:断断续续写了三个月,“私奔”终于写完了。虽前后的思路大约既不能统一,也许也无法准确还原那时的心镜,然只要心是轻快,便能去发现和享受身边的快乐。)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旅行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那个猫×股加尾巴很好玩呀。
    PS:我可以放你blog链接在我的上面吗?我是adonismm at metro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