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行·雾中三清山

三清山,著名的道教“江南第一仙山”,因其玉京、玉华、玉虚三峰如道家之三清(即玉清、上清、太清)列坐群山之巅而名。位于江西省上饶东北,再北去即是号称“中国最美之农村”的婺源。以地理上说,三清山所在的赣东北山地与黄山所在的皖南山系颇为类似,同属花岗岩地质,因此三清山也有“小黄山”之誉。而三清山的四绝“奇峰怪石、古树名花、流泉飞瀑、云海雾涛”,和黄山的“奇松、怪石、云海、温泉”,亦相当神似。

上海距三清山约500多公里,往来方法颇多。由于浙赣铁路穿越赣北山区,通常可选上海始发往华南、西南各省的火车,在上饶或玉山站停靠,车,再转汽车前往即可。为节约时间,当日abdallah等人选择了周五晚出发、周六早三点多到达玉山的2135次列车,硬卧。凌晨的起床下车,让同行诸位个个睡眼惺惺,然当时并未料及,这去程相比回程竟已是莫大的享受。

回程暂列后再表,因不堪三轮车拉客,众人出站后步行三里余来到玉山市区,寻得某面包车司机讲价、敲定,接着路边豆浆铺用好早餐,启程抵三清山。

三清山的索道在国内旅游界颇为有名。一是因其长度,据说行程近三千米,落差五百多,单程运行需40分钟,号称国内之最;另一是其拥堵,由于索道建于10年前,当时规划预见之运载能力远远不及其后客流的增长,于是每天三清山上下索道站外,排队的人群长达数百米。

抵山脚时方六点余,等待了四十分钟,终于坐上缆车,往山顶而发。

在缆车上的四十分钟恰可览沿途之山色

太阳初升,背光无法照得细节,但这轮廓已很美

抵主峰下

环顾四周

果然怪石嶙峋

千奇百怪

这些松树,与黄山松颇似

索道站附近尽是客栈酒店,同行诸人皆觉现在入住太早,于是先行登山再说

往主峰玉京峰的路有两条,一条乃行三清宫经九天应元府再上顶峰,另一条是由中间小路自接走冲霄谷至玉京峰。前者较为平缓,游人较多,后者偏僻陡峭,却多自然风味。

众人自信脚力,选了陡峭的那条

路上虽险,却林荫蔽日,果然幽静独美

雾不知不觉中升起

一个小时,淋漓大汗,终于登上海拔1816.9米的玉京峰

四周雾涛翻涌,峰峦缥缈

层林尽染

雾却越来越大

仅仅十来分钟,山下就尽被雾海覆盖,无法远眺,看来登顶的时间恰好,否则便错过了美景。

沿峰东下,一会来到山腰的栈道上,景区门票上称为“西海岸”。据说史前时代三清山曾经三次为海水所没,“西海岸”便为当年的海岸线

一处伸出悬崖的玻璃观景台,可惜迷蒙一片

偶尔雾气暂散,山上的姹紫嫣红才显露出来

栈道蜿蜒,雾气笼罩,漫山秋色

东行,为景区的“阳光海岸”,亦称“东海岸”

“东海岸”尽,是为南清园

南清园以奇石著,是为“巨蟒出山”

“企鹅献桃”

“司春女神”

“啸天犬”?

“万笏朝天”

雾气之大,令众人对第二天早上观日出的效果大为怀疑,商议之下终于决定当晚返沪。

便下山,这次在缆车站等待了一个半小时才坐上索道下山,其间争着天黑前下山的游人拥推攘挤,混乱不堪。好不容易到得山脚,天色已尽暗。早上的包车师傅已联络妥当,车众人回到玉山火车站。在老火车通abdallah的指点下买了途径玉山的邕沪1380次车票,原以为上车可去补卧铺,最不济也可以花几十块钱去餐车坐坐。未想这趟2000多公里的长途列车运行至此却无空铺可卖,连餐车也锁住禁人入内。无奈,一行人只得在硬座车厢里蜷站至义乌站后方得有位,深夜到了杭州才全部坐下。

火车与铁轨不断撞击摇摆,一行人尽在疲倦中伏在台上昏昏睡去,只是我的脑中似乎依稀还存了些图像……

大约是那些山色吧……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旅行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你是干什么工作的,有这么多时间出去玩,让人羡慕。

  2. 三清山前年去过,最深刻的印象是从这山到那山,上上下下,整整六小时,直到我小腿发软。那天下午居然还下雪了,雪子沙沙沙落在树叶上,狠是好听呢。
    看来我跟阿布去的地方有狠多相同呢,前两天去了鼓浪屿,看到你博中的图片倍感亲切哦

  3. 索道等40分钟?其实自己走上去也不到2个小时,一路上除了个把挑夫之外再无游人,清幽的很,那才是三清山的味道。三清山多半时间不是雨就是雾,但是妙就妙在那些山雾上,云遮雾绕的才是道家仙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