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浪屿记事(3)恬然自得

在那本《走进鼓浪屿》的地图小册子上,开头介绍是这样写的:“很久以前,鼓浪屿只是一个渔村,一个孤独的小岛,只有小舢板咿呀作响的木浆,搅碎了海面的天光云影。现在人们通过轮渡,就可以轻易地踏上鼓浪屿,也因为轻易,人们走在鼓浪屿的脚步开始嘈杂了。其实,鼓浪屿是个值得细细品味的地方,它不喜欢一切走马观花的过客。”

是的,鼓浪屿原本是个幽静的小岛,它的主人是白鹭和海鸥。后来成了渔村,却也安祥平静,只在早晚,渔帆才会涨破天边的晨曦和晚霞。洋人来了,带来了野心和各种新鲜先进的玩意,它们开发了小岛,让她美丽而忙碌。好不容易,东西洋鬼子们都走了,鼓浪屿却成为对峙的前线,炮弹时不时从天空掠下,恐吓着她的美丽。末了,缓和终于取代对抗,然游客轻浮的脚步,却又开始惊扰她的梦。

我一直以为,若想真正感受一个地方的美丽,就必须在那住下来,象当地人一样生活,慢慢地体验、倾听和交流,而非来去匆匆。然我也知道,对于忙碌的大多数人来说,时间和恬淡恰是最难以做到的事情。其实,那便也不打紧,只要旅行的时候,何妨心放松些,脚轻一些,多看看,多听听,试着多注意一下景致背后的当地人文生活,即使时间不多,心到了就也足够。

所以,着了T恤、短裤、拖鞋,我开始漫无目的地在岛上闲逛。事先没设定什么目标、方向、时限,随着感觉,走到哪算哪。有时钻进游人罕至的巷子,听听老房子里的琴声,有时又跟着情窦初开的小情侣,晃进林子深处的民宅小区,或是爬上荒无人迹的小山,穿过修整中的花园,来到海边,从碉眼里看潮起潮落。原本还打算在岛上只待一天,然后到泉州港去,不想后来走着走着,便喜欢上这小岛,再也不愿离开。

路,从脚下舒缓地延伸,阳光优雅着透下树影,斑斑点点,满是生动。

小楼上,三角梅正开得热烈奔放

怒放,到荼蘼

季节在鼓浪屿上轮回缓慢。路口,盛开的树,让人忘了已然十月。

高墙掩着院子,仍遮不住墙里娇翠的蕉叶

鼓浪屿人喜欢侍花弄草,岛上处处都是绿色,几乎家家户户都养有几盘植物。有院子的在院子里精心铺上细草,有阳台的在阳台上摆满鲜花,既没院子也没露台的就让藤蔓爬满自家的外墙。

每天早上,给养的花花草草们浇水,是很多鼓浪屿人起身后的第一件事。他们发自内心地喜爱这些植物。

曾经到过青岛,夏季的青岛也是满城的绿色。然那多是山上的,鼓浪屿的绿更致密。不但山坡上草木繁茂、海边棕榈摇曳、路旁榕树盘根错节,连每户人家的窗台上都摆满了植物,墙上爬的尽是青藤。每一眼便都是绿的。

从高处看,鼓浪屿就如同飘在大海中的一片绿叶。她是个美丽的植物园,植物学家固然喜欢她,来来往往的人们也一样

小岛不允许有汽车、摩托,甚至自行车行驶,因此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所有的人在岛上都是平等的,所有的路大家都要步行。除了偶有电瓶游车的沙沙电流声,鼓浪屿上没有车马的喧哗。所以在直道上,你可以望出很远。

然岛上最多的还是那些藏了老旧斑驳故事的巷子和小路。它们大多不太宽,曲曲折折的,蜿蜒回复在海滨、山脚、树旁、院边。有时候还高高低低,上上下下。小岛的脉搏随着跌宕起伏,鼓浪屿便被这许多交错回转相通的阡陌交织着。

老巷空空荡荡,许久才有人经过。

墙体已弥补了许多次,却能依然看得出岁月的残痕。

踱到某堵红墙外,圆拱之内,说不定就是某位当年叱咤风云、独领风骚人物的旧宅

既然没有预设计划,也就不怕会行错方向或是岔了路。问题是时常面对路口的路牌,却不知该往哪边拐,生怕走了某一边就错过了另一边的风景。

同样,有时就也会步入立了危楼标志的老房,家具物什零乱了一地,里面似乎弥散了一些陈年的回忆。在门前探头张望,想象了很久,喵呜,忽而一只猫咪窜出。

路灯,凝固住时间

偶入一个精巧的园子,入口的雕塑是双手捧着婴孩的造型,跟着一群小学生进了园中的小馆,才知道这是纪念林巧稚大夫的毓园。孩子们欢腾地涌入,一位大概是学校老师的中年人忙挥着手让他们安静、慢慢观看,然后自豪和崇敬地说,林大夫是我们鼓浪屿的名人和骄傲啊!是的,林大夫是鼓浪屿的女儿,她虽一生未嫁,却有无数子女(注)。看过馆中陈列后有一些感动,在留言簿上留下名字。(注:林巧稚,1901年生于厦门鼓浪屿,著名的妇产科医生。一生接生过5万多婴儿,挽救过无数孕妇生命,被誉为“万婴之母”。1983年逝世于北京。)

小山顶上,一群小猫在享受老妈妈特意留在树下的食物,有人说鼓浪屿是猫儿的天堂。小岛美丽而恬静,小岛上的人们生活乐观、淡然、…

幸福…

而也不乏童趣……

着了吊带衫,赤着脚,鼓浪屿的女孩儿大方漂亮……

与所有的福建人一般,喝茶也是鼓浪屿人的至爱。撒满海水阳光的午后,泡上一壶茶,唤上老友同沏,是极惬意的享受

海滨浴场里总是最喧腾的地方,孩子们在金色的海滩上欢呼雀跃,这是属于每个人的海

累了,在高大的棕树下纳一会凉,海风轻柔

饿了,便找吃的去。岛南的海边,浴场的林荫道上,有许多海鲜排挡。傍晚游好泳,炒一盘油爆花蛤,或是鼓浪屿的特色海蛎煎蛋,再叫上瓶啤酒,看潮起日落,是神仙般的日子。

除了海鲜,鼓浪屿上的鱼丸也极有名,在轮渡码头附近的龙头路上很多餐馆里可以随便尝到。龙头路也是岛上的饮食集中地,麻糍、馅饼、肉松、海蛎煎等鼓浪屿特色食物在这里随处皆是。不过,寻找美食的人们常会犯晕,他们按照攻略上的推荐寻找龙头路的某某号时却总不得其所。这是因为,和我们常规理解的马路是线状不一样,龙头路是网状交错的很多路的总称。如果你找到了龙头路的路牌,千万不要以为一直往下走就可以找到你想找的店,因为左拐也是龙头路,右转还是龙头路:D

好吃的扁食(闽南语对馄饨的称呼)

在饭馆里吃固然是好,却总不及自己动手下厨爽。何况青年旅舍和隔壁的娜雅都有自助厨房,而龙头路的菜市场里则有大把海鲜,起得早运气好的话在渔船码头说不定还能碰上刚出海归来渔民打回的鲜货:)7号晚恰是中秋,便和猫猫在菜市购了海鲜菜蔬,交予青旅厨房的厨师帮忙加工,做得一顿丰盛晚宴,邀了旅馆通铺里刚认识的朋友和老板娘一同小啜。鼓浪屿青旅刚刚换手,新老板是个30多岁的福州女孩,在上海工作,曾在徽杭古道上经营过青旅,现又辞了工作来厦门开店。她在上海时竟和猫猫同住一个小区,于是席间两个女孩叽叽喳喳,有无数的话。人往往是这样,都市里或许经常遇见,却从不会想到打招呼,远离了尘嚣反而大家才有缘结识,有心成为好友……俺则在一旁咂啖着海鲜,喝喝小酒,头上顶了明月,心头那些旧的新的事儿翻来覆去,忽有些感伤,漂泊的感觉。

宴毕无法入眠,便又出门,伴着虫子的呢喃声

海深沉的呼吸,融入鼓浪屿的夜色

假期将尽,即便不舍,也须回了,返程的航班已延期过一次。坐在旅舍院子的长凳上,最后泡壶茶,看看墙上的约定,读读留言簿里的故事,逗逗老板的肥猫猫,微风徐徐。

别了,鼓浪屿

(全文系列完)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旅行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你镜头下的鼓浪屿的确让人感觉到了淡然恬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