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南闲记(2)路上

还在九月,俺们的御用旅行蓝图设计师猫猫同学正构思这次福建之行时,长汀是不在计划内的。猫同学的本来想法是直接杀往永定和南靖一带的土楼,最后再到厦门看海。然而很不幸,该计划被我和迷糊强行征用后,二个反客为主的家伙沆瀣一气,认为行程太短,去的地方过少,不足以体现我们旅途的特别。猫猫不得已,只好在网上乱搜一通,听信了路易·艾黎的话,这才添加了长汀作为第一站。

这么一改,原来的行程却平添出许多弯路来。譬如到长汀,我们就必须火车先到漳平,接着汽车到龙岩,龙岩再到长汀。第二天往土楼则必须先回龙岩中转。于是一早,在迷糊、沈肉这俩对人文景观从不感兴趣的家伙的坚持下,我们放弃了头天因时间过少未及前去的省苏维埃旧址和瞿秋白就义处等地,转而向第二站:南靖土楼群进发。然而,这天从长汀到龙岩到南靖再到田螺沟土楼,路上一站一站接力,加上走的尽是山间的国道或省道,最后花掉了我们整整一天的时间……

所幸,闽西南山回路转,虽然崎岖辛苦,但所及之处,山水秀美,一路上生动依然。

迷糊的迷惘

闽西的江河支流通常以溪命名,浙溪、涵溪、西溪、拱桥溪、龙津溪、花山溪、仙都溪、永丰溪……后来查地图,这条溪大概是叫船场溪

渔家

所幸,闽西南山回路转,虽然崎岖辛苦,但所及之处,山水秀美,一路上生动依然。

南靖县城,在这我们包了辆面包车去田螺沟

县城小小,却依山傍水,颇有水墨画的感觉

城内的道观,据说建于清代

大伙上路,经过一个村子,小河潺潺流过

我们停车四逛,走到一处陈姓人家的祠堂,方位似乎暗合风水

祠堂前立有许多纪念知名祖辈的柱子,柱子顶端状如毛笔尖表示这位先人是文臣,而雕成狮子的则是武将

水平如镜

矮矮的石板桥,溪水淙淙

两岸的人家

村口的乱石滩

十月,闽西的山水依然葱绿

车子转过一处山脊,对面山上忽然漫山遍野呈现出大块的明亮的纹理

定睛一看,原来是大片的梯田

山顶为林,山脚为田

山间的谷地里有座方形的客家土楼,炊烟熏黑了外墙,我们要去的土楼大抵就是这样的

林海摇曳

嫩黄的,翠绿的……

风动,苗叶飘曳,丰收的喜悦

石河

小桥边大概也是农妇们洗衣的场所,河水不丰,她们也不见了踪影

(本文完。注:部分图片摄于从田螺坑返回南靖途中。下一篇:客家土楼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旅行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