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长安(2)夜游

风景之所以为风景,其实是因有人的存在,或者深入些说,是文化的存在。最初的风景当是早期人类对自然界敬畏的而产生的,与原始宗教可能有关。后来才被进一步阐释,族群、部落、民族各自形成自己的文化和审美观后,风景才成为风景。试想世界还处在洪荒时代,未开化的人类在丛林中与猛兽为伍时,再壮丽的景色也只会无以欣赏和共鸣。

可见,风景是与人文密而关联的。现下,国内很多驴友仅以壮阔之高原雪山为美,非青藏蒙疆不谈。他们鄙视的,不单有寺庙陵寝、小镇古城,传统的三山五岳和江海河湖也赫然在列。诚然,中国的中东部确无西部那么多的广阔草原,高耸入云的大山,和美丽摄人的冰川雪山。然殊不知,在国人的传统文化中,山水之美并不在它们本身的或高或大或深,而是其蕴含的人文意味。这才有“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中国的山水,是士人们感怀境遇、忧国忧民的媒质,又亦或清谈畅饮、采菊东篱的所在,寄托了知识分子的风骨和理想;寺庙庵观,则是儒道释家讲经宏法、慈悲济世的场所,草根平民们乱世中苦苦寻找的慰藉;河流湖泊,承载着京师及边地的漕运和希望,徽商晋商们甚至整个帝国的生命线,也触发着文人风花雪月的灵感;田舍土地,乃是农人们锄禾日午、男耕女织的根本,传说故事的摇篮;城市的市井街巷,是诞生多姿多彩市民文化的温床:饮食、小贩、戏影、曲艺…;即使是唯雪山论驴们最最不屑的宫殿和陵园之流,除了历来是中华史事最密集发生地外,其实也是匠人们的心血杰作,代表了中华的艺术高度。

所以,我以为,旅游的本质,并不在风景本身,而是其背后所包涵折射的文化特质。雪山高原确实美丽神秘,大家应该常去转转,开阔眼界。但在浮躁的今天,即使是那些经常出入高原的驴们,又有多少真正了解了藏地的历史地理、风土民俗、宗教传统?现下国学沦丧,恐怕就连孕育出他们自己的东部山水和城市乡村,这些唯雪山论者们也未必熟识,更逞论体会其中的文化精髓。又有何资格轻视他人,谈论山水之高下?

贬低他人并不能彰显自己。这里,我并非要批评广大走马观花、只看景色的群众。倘若能以美景怡人身心,也是很好的一件事。只是风景绝无三六九等之分,以艰难险阻、游人多寡来区分景色的好坏毫无道理。好和坏本来就是一个相对概念,住在大山大川中的居民也许根本不觉得自己家乡有何特别,反认为外面的世界很好很美。只要心态正常,又能乐在其中,有所收获,到哪儿旅行都是很有益之事。

废话了许多。对我来说,西安,就是一座值得深刻品味的古城。这次来西安虽说是俺借了出差的大好良机,但出差毕竟要公干,游完秦陵后的第二天一整天都被公事所占满。最后,游古城只能夜晚进行。因客户住在钟楼附近,我们便来到钟楼广场,这可是号称全国现存最大的古钟楼。

和城墙一样,西安的钟楼始建于明初的洪武(朱元璋)年间,距今也有六百年了。钟楼位于西安古城的正中央,其四个门洞辐射出的四条大街直通古城的东南西北四门。但最初钟楼的位置乃在鼓楼的对面,后来城市不断扩大,钟楼便不再位于城市正中,于是明神宗年间钟楼被整体搬迁到现在的位置。

连接钟楼和南门的叫南大街,车流如炽

大家汇合,打算去看著名的西安明城墙,于是来到最近的南门

南门叫永宁门,是西安四个古城门中最古老的一个。最早的原型是隋唐长安城皇城的安上门,只是皇城南面三门中偏东的一座。唐末长安毁于农民起义的战火,重建时已无力量恢复昔日规模,只能缩建,安上门就成为新城的南门,并被明初再筑时沿用。而由于南方是上古传说中火神祝融所在,为了象征防火,永宁门外的瓮城并无大门。

登上城楼眺望,城门外川流不息

西安的古城墙是国内现存最完整、规模最大的古城墙。这无疑是西安人的骄傲和幸运,却也反映出西安地位的尴尬:西安在共和国建国决策中输给北京未能成为首都,结果北京的城墙因大兴土木而被拆除(许多人称之为北京城建史上最大的败笔),西安的城墙却得以完整保留下来。49年的结果其实是必然的,西安的衰落早在11个世纪前便开始了。自唐末战乱毁城大半后,长安就再也没有做过全国性政权的中心,虽然它一直还是西北一方的重镇……

门楼上灯火通明。其实应作箭楼,解放后重修的。原来的箭楼在1926年的“二虎守长安”战斗中被毁。

资料上说,西安的城垣高12米,底宽15-18米,顶宽12-14米。从下图来看,确实颇高,摔下去可不是好玩的。城墙最初是土筑的,三合土(石灰、土和糯米)为底,再以黄土分层夯筑。这大概是洪武初年筑城时西北还不稳定,为了求快和资金不足造成的。到了二百年后的隆庆朝,才在外壁和墙顶砌了多层青砖。整个城墙外沿的有数千个垛口,供射击和瞭望,其下还有排水口。

城墙的外壁每隔一百多米,便筑有突出城外十数米的的敌台,作为分段防御的中心,全城共98座。之所以各自相距120米,是因为这恰是弓箭和火铳的射程范围,可以相互支援。

城墙最初和最大的功能是防御,西安的城墙历史上屡经战火,发挥过重要作用。最出名的大概要数北伐前夕的“二虎守长安”了,当时冯玉祥麾下的杨虎城和李虎臣以三万国民军对阵围城的十二万吴佩孚大将刘镇华的北洋军,凭借深沟高垒的西安城墙坚守八月之久,最终冯玉祥援军来到,大破刘军。当然世上没有绝对坚固的防御,内部腐朽时再固若金汤的防线也无法维持。西安的城墙也如此,历史就曾多次上演,譬如刘邦灭秦,赤眉军破王莽,黄巢入长安,李闯建号大西……

城内的仿古街区。老实说,我不大欣赏这种创新。一定程度上,驴友们移情雪山高原、厌恶传统风景,这种仿古建筑的泛滥是罪魁祸首之一。

大钟上的铭文,距今已有数百年

整个明城墙长近30华里,虽然雄伟,却只有唐长安城的1/3强。其实明代筑城的范围,大体上是依七百年前原唐长安城皇城的范围,所以明西安城的面积大约只及唐长安城的1/7。由此可以想见,当年百万人口的大唐都城长安,是何等的繁盛!而另一个侧面,则亦显现出西安自唐末以来的衰落。

在城楼上逛了一圈,大家似乎有些饥肠辘辘。听说著名的回民小吃街就在附近,弃楼转而品食文化而去。图为永宁门下的塔。

小吃街的入口是鼓楼,鼓楼也建于明初,其上的巨鼓是当时全城的报时工具。

鼓楼后面是一条古街,可谓摩肩接踵,人头攒动

有许多卖工艺品的

但更多的是餐馆和排档……

馆子林立

炒米,不知道是什么好吃的东东

老鸟家?老乌家?呵呵

大叠的馕和羊排。在西安,小吃的种类极其繁多,但基本脱不出面食和肉两大类

各式各样、香喷喷的烤串

看了这许多好吃的东西,大伙肚子叫得更厉害,便钻进这家馆子

坐下,先来个十串板筋、十串肥羊、十串牛肉

这是著名的西安凉皮,乃用面粉和水蒸制而成,冷却切好后,以关中的辣椒油、辣椒面,调上陕西的柿子醋,加入沸水操过的嫩豆芽,再爆炒而成。吃起来,爽、辣、脆、润,美味非常!

觉得串仍不够,便又叫了些,浇上汤汁,又是一番味道

吃了个六七成饱,虽然口和胃都没满足,但为了保持能力继续品尝,我们还是离开,转战下一家

下一站,是著名的贾三包子。我们点了两笼灌汤牛肉包,果然皮薄馅大,别有风味

吃完了汤包,继续逛

刚出门,又看到一种不知名的糯米制品,可惜包子刚刚下肚,暂时无法再容纳美食了

烤几串肉,大口喝啤酒,大概是西安普通市民最惬意的享受

西北狼啤酒,名字里就透着一股豪爽

羊肉泡馍,可能是人们最熟悉的西安小吃了。泡馍店在回民巷里比比皆是,同样,我们吃不动了…

肉肉肉

末了,大家摸着滚圆的肚子,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回民街夜市……

(本篇完,请看下篇『西安怀古(3)华山』)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旅行 and tagged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每次点开你的blog总能有新的收获,感谢你同大伙儿share自己独一无二的旅行经历和感悟。

  2. “旅游的本质,并不在风景本身,而是其背后所包涵折射的文化特质”。赞同!

  3. 我自己认为,旅游的本质就是自己审美的过程,最难忘的美在哪——是在对想象力的超越中。事先就能想象的东西只会令人索然无味。我们被人造的城市和物品包围,还有什么不能事先想象?即便是从未去过的城市,也是大同小异。而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却使人的想象力永远见绌。尽管我多次去西藏,每次仍然能从那里得到想象力被超越的惊喜。即使去得再多,我相信那惊喜也不会穷尽。因此,我自己认为,旅游就是审美过程的行为者和感受者的高度的和谐统一

    • 老韩,审美是会疲劳的。现在城市的建筑虽然大同小异,但每个城市的文化是不同的,仔细寻来,每个城市早先的建筑也是不同的。每个城市的历史发展也是不同,结合自然环境,造就的生活习惯、生活方式、风俗等等也是不同的。呵呵,大自然和城市,各有各的好。只是每个人的选择不同罢了。

      • JOAN,旅游的本质我认为就是对自己想象力的超越,其过程也是一个审美的过程,审美疲劳是由于我们无法让自己所面对的景致超越我们固有的审美定式。你说是不是啊?因此,“其背后所包涵折射的文化特质”如果无法让我们自己的想象力超越,同样会使我们疲劳的。

        • 老韩:关于“想象力”前者只是超越想象力,后者可能产生丰富的想象力。“审美疲劳”前者的景色是死的,几千年几万年才可能变一次,后者几年、几百年不断在改变。另外,每个人的想象力是有极限的,不要对自已不了解的文化特质认为是无法超越想象力。

  4. 旅游?旅游是为了让我暂时脱离固有的生活方式从而停止不断重复的日常生活所带来的心灵麻木和疲惫。为了在途中体验无论风光或人文所带来的感动和冲击。一句话,为了让慢慢坚硬的心回复柔软。
    哦,还有,也为了可以认识你们这些可爱的朋友们。

  5. 还是喜欢阿香旅途中的镜头和镜头里好吃好喝的东东:)

  6. “旅游的本质,并不在风景本身,而是其背后所包涵折射的文化特质”。说得好!!!
    想起来我的长安行,是一个很能回味的地方,看来很多人都喜欢把西安叫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