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一起(2)流年

持续了许多年,当日历翻到每年四月抑或十一月的某个周末,只要有空,只要在上海,我会想方设法回到交大,本部或闵行,去参加一个年度晚会。其实,那或许不能称作什么晚会,因她纯是网友自发组织的,毫无功利。所以更确切些说,她该是个聚会,但又和时下“新新人类”们的派对完全不同。她很热闹却有点土,和象牙塔外的时尚不大沾得上边,但她纯粹、年轻、单纯、热情。这就是交大饮水思源BBS的年庆聚会,一晃,今年是十周年。
不要说十年,我想,即便几十年后,我仍能清晰地记得初上水源的情形。那是我在交大的最后一年。那时宿舍条件简陋,寝室里大家虽已合购了电脑,宿舍楼内却没任何网络出口。电话线全楼仅有一根,还被宿管大妈锁在底楼的值班室里。于是,学校给每个大四班级发放了免费的上机券,其实我后来估计也是为了顺便防止我们这群最后一年闲而无事的将毕业生们“干扰正常的教学生活秩序”。于是,在计算中心,在黑白的饮水思源登录界面下,我第一次敲下abdallah……。同是简单的ASCII码画面,有人后来迷上了MUD(这是现在网游的前身),我迷上了BBS。没有课程,除了去饭堂和睡觉,只要有空我就往包图边的计算中心跑。BBS完全融入了我的生活,陪我走完了学校的最后一段日子。后来,上机票很快用光了,于是为了上站迸发出巨大能量的我制作了大量仿冒上机票。至今,这些伪票还有部分躺在家里柜子的深处,成为记忆中的永远一份。
早期的BBS对处于学生时代最后阶段的我来说,更多的大概只是一个离别情绪的发泄平台和精神寄托。这和现在的学生们还可很方便地将BBS作为找工作、查信息、谈恋爱的工具不一样。很快,毕业了,我想,我的BBS生活也该结束了。然而,恰恰和设想的相反,上班的日子冷漠、单调且枯躁。终于有一天,我不由自主在Telnet下键入bbs.sjtu.edu.cn。我又回到水源,BBS重新而且真正成为我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其后的几年,BBS上我认识了大量朋友;我高产地发贴、聊天,也成了“开国大佬”;我参加各式各样的BBS聚会和报告(BBS术语,意为“饭局”);我整日地挂在站上,一天不上站就似乎觉得少了什么……
现在想来,我那时的痴迷,无非是种初入社会后失去方向的迷惘,或者说现实无法协调理想之后的暂时逃避。当日子慢慢流逝,我一步步渐渐适应了象牙塔外,曾经以为不可或缺的BBS在我生活中的分量开始悄悄下降。再后来,工作日益忙碌纷杂,03年始我甚至relocate去了大连。而BBS依然半年一代地高速新陈代谢,我作为老旧的代表自觉或不自觉地慢慢淡出。初时还上上某几个版面,接着便只是看而不说,末了虽还定期上上站,间隔却已变成若干天才点击一次……
然而,水源上结下的友情并不会随着日子而消逝,朋友永远是一笔人生的宝贵财富,何况我们还一起挥洒了那些年轻的岁月。水源一直有到了周年就开party的传统,所以后来,即使大家都已成为传说中或是已然失传的人物,每年站庆我们还是前去。找找那些熟悉的,看看那些年轻的面孔。虽然最近两年,老家伙们纷纷成家立业、生儿育女,不再抛头露面,除了类似十周年这样的大庆。我想,我现在还参加十周年庆的缘故,不再单单为了见见老朋友而已,也是为了缅怀那些已然过去的纯真年代。
双鱼座的人似乎总是比较恋旧,虽然费老通过YY先生说“老想着过去的人不会欣赏眼前的美景…”。某些情况下,他说得没错。但我也要说:怀旧也会是因为现在缺少或忽略了过去某些令人怦然心动的东西。比如我们即使现在被世俗环绕着,却仍然感动于真挚、热诚、青春,以及友情、和爱!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随感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Abdallah? Were you the moderator of EE board? Your ID is deceiving. I thought that was a MM back then :-)

    Sentimentally, SJTU-BBS was the last stop I had before I embraced the daily ugliness of life’s nitty-gritty. Going through some old posts, I can still see a callow engineering student, nerdish and gullible, trying to do something lofty and noble with bare hands. Lofty and Noble, sadly I estranged myself from these two words shortly after t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