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攻略(4)族群区

前面在“概略”篇说过,新加坡社会是由多人种和民族构成的,最主要就是华人马来人印度斯坦人泰米尔人等等。这些不同种族的人们来到新加坡,最初都人生地不熟,由于远离祖国,出于团结、思乡、饮食、避免同化等原因,多数聚集居住在一起。流传至今,便形成了各具特色的族群区域。abdallah首先来介绍下华人最初的地盘:牛车水

前几篇里俺已多次提过“牛车水”了,实际上这就是新加坡的唐人街(Chinatown),早年华人的聚集地,据说是莱佛士当年划出给华人劳工居住的区域。那时候,从中国南来新加坡的华人,生活都非常简朴,他们大多以店屋里狭窄又拥挤的一间间小木房为“家”。困苦的生活使得部分移民染上吸毒、抽烟、嫖妓、睹搏等恶习。所以从前的牛车水有很多的杂七杂八的场所如赌场、烟馆、妓院、戏楼等等。现在昔日的建筑仍在,而店铺都已变成售卖各种中式商品的,如传统华人食品、传统日用品,还有旧式药房、当铺、旧式理发店、庙宇、餐馆、茶坊等等。

今天,牛车水的中心建有一个反映当年华人生活的原貌馆,一间经过翻新的三层店屋。里面展览及陈设了各种旧时的华人用品、器具、模型等等,据说配有解说,可使参观者身临其境、清楚地了解早期华族移民的生活情形及其辛酸经历。不过门票却要八块新币,我们在门口徘徊了一会,还是没进去。

牛车水的建筑和中国南方城市现存的“骑楼”类似,典型的上世纪初风格。其实不单牛车水,整个新加坡的骑楼都很多,和各地的“唐人街”一模一样

街对面的这个“大华”,据说是新加坡最古老的电影院之一

周家拳?怎么不是霍家、黄家?好吧,我承认是我影视剧看多了,但好像真没听说过什么姓周的著名拳师啊?然这正体现了牛车水的华族特征

牛车水还是一个著名的中式美食据点,有很多好吃的小吃

我们走进一个小贩中心,底层是卖杂物的。看,和中国很多中小城市的集市差不多吧家

一个卖“加利曼丹”油王(就是追风油一类的)的老伯伯

二楼就全是吃的了,排档林立

附近的肉干店,里面卖的是鼎鼎有名的“美珍香”肉干

逛了一圈,回到街上,看见前面有个塔,近前却是个印度教神庙的门塔。牛车水里,除了中式庙宇祠堂(最出名的是天福宫)外,还有几座印度教神庙和回教的清真寺,这反映了新加坡多种族的相互渗透。

看完了牛车水,我们转往小印度(Little India),这是印度族群聚集区。

路名的标牌都是用双语写的,极富印度特色

三三两两坐在大棚下,喝啤酒看板球,大概是印度人下午最惬意的享受

这个锡克人和排挡里的相比就比较有气质

印度人到新加坡的时间比华人还早,莱佛士当年是从印度乘船来新加坡勘探登陆的,船上自然就带着印度士兵。此后,印度本土和马来半岛上的印度人不断进入新加坡,成为本地第三大种族。和早年一样,印度人现在新加坡从事的仍多是体力劳动。

和中国人一样,印度人也很喜欢用“一指禅”发短信

小印度的店铺在新加坡是以低价而称著,这里附近有个叫“穆斯塔法”的印度超市,暴便宜,据说是阿三们各显神通倒腾进新加坡的。下图是个白头发老头的二手音响铺:

人说小印度的视觉、嗅觉、味觉冲击都很大。味觉嘛,当然是说印度小吃,不过我来小印度的时候刚刚吃饱喝足,错过了。然视觉上的感受果然不假:小印度的建筑别具一格,色彩明艳。

不仅是小印度,以我在新加坡待的一周来看,整个城市的色调都是艳丽、生动、明媚的,很容易让人的情绪也不由自主地受到渲染。我想,这大概是热带城市的特色吧。相比之下,包括上海北京国内许多城市的建筑颜色单调,灰蒙蒙一片,让人容易打不起精神。

至于嗅觉上的冲击嘛,自然是咖喱、香料、蕉树根、茉莉花……在小印度,象下面的花草铺子到处都是。

不过,按俺同事的说法,印度人身上的味道更大:D(这话有不礼貌之嫌,大家笑过便罢)

人山人海的印度教神庙

象牛车水里有印度教和伊斯兰教的庙宇一样,小印度也有基督教堂和清真寺

竿子上宁静的鸽子

说了小印度,还得说说亚拉街(Arab Street)和芽笼(Geylang),分别是阿拉伯裔和马来人的聚集区。亚拉街我没去,芽笼却去了两趟,以我看,那边的华人好像比马来人多得多。而芽笼除了以美食闻名外,还是著名的红灯区,这也就是abdallah两进芽笼考察的原因:)

(上图中的Lor是巷子、支路的意思)

说到红灯区,大家知道这边最多的是什么店吗?──夫妻用品店?NoNo,首先人家不象我们这么含蓄地叫这种名字,另外答案也不对,再想想?对了,就是旅店

在芽笼,各式各样的小旅店是多如牛毛

尤其是这个叫“Hotel 81”的,几乎每隔一条街巷就有一家,我粗粗估计了一下,芽笼一带的“Hotel 81”起码有10几家!

与之相应的,pub和bar也很多

在这些旅馆和酒吧门口外,常常都站满了衣着暴露的小姐,尤以干道旁边的岔路上最多,因为那里光线较暗。在这些固定地点等候的小姐后面,通常还站了个男的。问同事,他说这通常是保护小姐的阿飞或黑社会分子。Faint,不问还好,说了以后俺就很少举起相机了,怕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大街上还有不少流动的妓女,回来穿梭,眼睛不住地瞟向落单的男性,若是对上了眼,便开始侃价还价。除了这两类站街和扫街的以外,同事说还有一些小姐是在KTV夜总会之类的地方的,看来所有东亚文化圈国家的KTV夜总会都这德行嘛。不过那天晚上,我在芽笼却没看见几家KTV。下图是小印度附近的KTV。

然而,由于晚上光线不足,而小姐又故意多在灯光昏暗的地方出没。这使得我根本无法精确拍摄,很多片子后来发现都糊了或无法看清。最后,在吃榴莲的时候,我终于逮到机会拍到对面街门洞里的一个。这些街边的门洞常常是什么按摩房、洗脚店之类的入口,也站着或坐着许多年轻的女孩,途径的男士若是注视了久一些,她们们就开声招揽生意。可是abdallah后来放大照片一看,这却是个姿色极差的老妓女,大家将就看看吧……

什么?只看见老爷爷没看到鸡?倒,看水果摊后面的门洞里……

(族群区篇完,请看下篇《狮城漫步》)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旅行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 代言:就是类似风油精之类的东东。
      新加坡之行果然收获颇丰,对各路美食大流哈拉汁~~~

  1. 赶快写!你歉债太多。眼看世界杯都来了,5。1的还没写,这么拖下去35岁时还在写30岁的日记,你儿子还能即时收看你写他出生是你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