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行撷英

2013年4月20日,阴天有雨,水源17周年站庆party,回校撷英记录。

永远的拖鞋门

十数年前,一个来自南方的懵懂少年,和今天的学弟学妹们一样,满怀对未来的无限憧憬,从这里走进交大,翻开了人生的另一页。

与老校门(俗称“庙门”)的正统宫门造型相比,拖鞋门留给交大人的印象最多最深。官方的说法是:八字造型的外廓与七根钢索,象征了闵行校区始建于1987年。后来被演绎成交大人“脚”大,于是校门就应景地造成个大拖鞋状。来自naclshiyan同学的最新说法是其实不是拖鞋,而是内裤(还是个流行的T-back),校方的良苦用心是教育同学们要学会活在当(裆)下。

菁菁堂

留学生楼旁的樱花树,已经谢了。每年11个月的沉寂,只为了短短1月的盛放。大概没几个交大人不知道这几棵闵行最早的樱树,因从拖鞋门朝宿舍区走来必会经过这。树下原来是邮局和信箱室,上午第二节课后,开信箱的地方便人满为患。取出一沓厚厚的信,一封封翻寻自己的名字,末了还心有不甘地在桌子上找找无主信件。那种对来信的期盼大概是现在的85后无法再体会到的。

学术活动中心,二十多年前落成的这间校内宾馆兼饭店曾是大家心目中的高档场所,中欧管理学院创立之初曾借用这里上课,现已外表斑驳。

学活前的岔路口,当年没有这只鹰,记得大二那年开学,我在这里因为回头痴痴地看一个女生一头撞上一块临时安放的路牌上……

通往东区的路

上院,在这上过电路、材力、军事理论、政经、听力……

上海,永久

20栋女生楼,就位于我当年住宿的18栋对面,当年一同上大课的科外的女生就住在里面,大家少不了互相偷窥:)青春就这样在凝望的美好中度过……

林荫路

15栋,当年,她就住在里面,我每每在楼下伸长了脖子往上望。

现在竟改成了男生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传说这里曾经闹鬼,所以男生住住也好。出入刷卡,水管上还装了倒刺,爬上去基本不可能了。

17栋楼下的面馆,紧挨着操场,现在早装修成了现代的餐馆和超市。

塑胶球场,原是土皮,上面布满石子,一到晴天的下午,操场上就灰土飞扬,学校只好暑期发动军训的学生来捡石头,可开学不多久,表层的土被刮跑,石子又露了出来……

操场后面紧挨着还有另一个地势较低的球场,后来高速公路从校园中间穿过就没了。从前一到雨季就汇聚成为池塘,成为小龙虾的天下,学农时师傅教我们用绳拴着蛤蟆腿钓龙虾,一会就可以钓满一大脸盘,晚上又有下酒菜了:)

路上遇见交大棒球队刚刚结束训练,他们的队服帅气时尚,20年前交大冬季最流行的,是那种能把人从头到脚裹在里面的绿色军大衣,简单朴实。

操场旁的路,当年的树现在都已高耸入天。

据naclshiyan的脱口秀,校庆那天搞得某些微博公猪沸沸扬扬的交大掏鸟蛋防H7N9事件其实是个误会:上海某报的主编来自沪上东北某高校,这天其手下屁颠屁颠来请示说,今天交大校庆,要不要报道一下,主编气不打一处来,说交大校庆,你报导个鸟,小编恍然大悟,原来要报导鸟,于是……

下院

海报栏,饭前饭后这里总围着许多人,那些年午饭后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跑到报刊栏前看报。

体育馆前的小树林。仍记得高晓松的那首歌:“黑漆漆的树林里,有人叹息……”

莘奉金高速还没修的时候,体育馆和铁生馆周围一带都是大片的树林,树林里在铁生馆和网球场边上后来是修车铺的地方,95年的时候有座小饭馆叫“小森林”,校门外那时还一片荒凉没有任何餐馆,连流动摊贩还要晚些时候才出现,想到这家小饭馆吃饭要早早和老板打招呼,记得那年希望杯夺冠,和学长们在这痛饮,畅快不已。

铁生馆,曾有过卡拉OK、舞厅、桌球房、健身房、琴房……

网球场旁、铁生馆后的小屋,当年卖过贺卡、玩偶、饰物等等,还曾短暂地开过发型屋,周三下午没课,中午mm会比较多

网球场北边是商业街,97年前后建成后,学校里原来位于操场马路边简易房里的商铺包括面馆旁的银行都搬到了这,前两年回校,发现当年的音像店老板现在还在商业街上,只是他大概已经认不得我了,那时他卖的是卡带和随身听,现在则变成了碟片和ipod。

女生浴室和总是要排队的理发室,始建于1987年。还上过电视,《16岁的花季》中,韩小乐误入女浴室导致陈菲儿扭伤脚的浴室就在这。估计现在90后的学弟学妹没几个人知道这部戏和这段故事了。

女浴室背面是男生浴室,当年是开水房和热水洗碗池,虽说饭堂的油水少,但冬天到这用热水洗饭盆会更好些。

南区饭堂边的候车点,现在修成了候车室,还有咖啡屋,早年只是两条公车站式的栏杆,老师和学生露天排着队等校车。上车时秩序井然,依次是老年高知、中青年教工、研究生、本科生,最后是临时买票的。校车在90年代中的时候还有那种80年代流行的两段铰接式的加长型公交车,交大人都管它叫“巨龙”,我第一次到交大就是被这种“巨龙”从火车站拉到闵行的。

计算中心,十几年前的一天,某台486前,我在一个黑白的telnet窗口上第一次敲下我的id,从此我的生活被一种全新的方式改变……

包图,在智能ABC输入法的时代常被误为“暴徒”,我以为,其造型即使在20多年后的今天仍不失大气。

校徽,饮水思源

思源湖,又名思春湖,当年交大仅有这么一个湖,据说淹死过人,暑假里还有人养过鱼……

长椅,几十年后,白发苍苍的时候,我想还坐在这,静静地看着思源湖


碎石小径

有情侣在湖边相拥着

湖畔的Venus,有人说这是交大最文艺的地方,大概也是合照最多的地方


湖畔,没有人,只有风

中院,个人认为是最适合自修的教学楼,印象最深的是一楼布告栏里的往年高数考卷,多少个中午在这苦看啊

上院500号改作了伍威权堂,我在这开过学代会,提案竟还得了个最佳。旁边是上院200号,不知道在这儿讲授军事理论的孙大校是否身子还好,十几年前他给我们讲台海风云的时候便已退伍了。上院的故事很多,在这上过电路、材力、政经、听力,曾误入一楼的女厕,还在教室里发现用过的套套……

国旗山后思源湖前的老鹰,原在本部,后挪至此

走着,思绪,便如落英

留园,大三的时候经常来这跳舞,其昏暗的灯光常常让冲动的男女生们第二天后悔不已

水源Party #17


今天,今晚,也为了雅安

年青人的舞台

“只要你愿意,以一个水源人的身份,认真生活,你和水源的故事,就永远,不会结束”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影像, 记录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80的师兄都不知道16岁的花季是在这里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