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北

原作:aMu

记得中学的时候喜欢把听过的歌抄在笔记本上,那时候我有好几个笔记本都是记着歌词。记忆中,仿佛那时候都不背课文都是背歌词去了。
中学的时候起犸骝就是我的好朋友,我们俩同班,大家都最喜欢最in的流行歌曲。记得那时候他常来我家,两人对着录音机一遍遍把录音带反复倒来倒去,边听边把歌词记下来。不论是谭校长也好是达明一派亦或者是软硬天师的说唱,全都统统笔录下来,有一次竟然花了两天时间才把一首歌的歌词记录下来。我还依稀记得那歌名字叫“川保久铃大战山本耀司”,第2天带到学校给大家一看,确是很有满足感。
阿蔡他从小立志高远,做事从不服输,人也爱好广泛。什么他都可以和你侃,而且喜欢把个人观点标新立异出来。就因为如此从小我就和他吵个不停。但是和他在一起唱歌到是很对调。那时候和犸骝听录音抄歌词,和阿蔡上自习课时把歌本拿出来一起清唱是少年时候记忆中最开心的事情。
抄歌词然后上自习课的时候大家一起清唱,长大后就没有做过了。也不知道现在的中学生还抄不抄歌词?我想应该不抄了吧,直接网上当多快啊。大伙一块同学,从小到大,从陈百强、潭校长到陈小春、苏永康,潮流不断新歌不断,听过多少歌真的不记得了。但好象从离开中学后听歌就不记歌词了。以至于后来工作了,一帮老友常去k歌,时常想来些新的,但那些新歌平时听是听得多了,唱起来却总不那么对拍。哎,毕竟现在没有了自习课,再也不可能拿歌本清唱了,谁还去记歌词呢?还好感谢那时候的自习课,也总能唱几句老歌让mm投来惊异目光。
记忆是个奇怪的东西。记不清楚的歌是有的,但那调你仿佛很熟悉。时常会有感觉那歌很经典仿佛在什么时候听过,但就是想不起名字来。就像我有时候我也想不起翎霨长什么样子了,但有时候居然会记起她的call机号码。想起整晚call过她无数次就等不到她的回复,非常焦急。也想起一晚无数个未接来电都是她打来,心里盘算着这次回去要怎么交代,同样非常焦急。还想起两人在一起时候最爱听小周的歌,分手的时候是自己一人在听小周的歌,只有那时候每个歌词都真正入耳了:“走在熙来嚷往的街,你不在牵着我的手,有些事情你还瞒着我,你终于还是开了口,淡淡一句还是朋友”。我把歌词一遍遍的抄下来输到短信里发给她,记忆中那是我长大后第一次抄歌词了。
很久以后,我有次问犸骝说以前听张学友什么《分手在雨天》之类都没有小周的歌词那悲伤浓烈嘛?“歌词写得好?”我问他。犸骝狠吸了口烟,说:“我以前听歌从不记歌词,就是在和ZH分手时自己躲在房间哭的时候,听到的歌仿佛所有歌词都是为自己写的!”听他说完我们奇怪地对看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2005年像箭一样的飞过,就如计划好的。元旦我回了趟上海。一月一号的晚饭也还是在犸骝家自己做,几乎还是和以往的聚会一样,过程、细节、结果完全相同。先由我来下厨,接下来的P酒游戏也还是我做主导,短短一会桌子上已经摆满了空瓶子。推杯换盏已经是凌晨三点时分,仍旧是犸骝就拍着我背说着那句相同的话:扣下喉咙就好。最后依然是被他两个“傻鸟”莫名其妙地拉下到楼下粉光处,酒精一阵上涌什么都不记得了。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整个屋子“天一半,地一半”。
很难得四个人这天一起大扫除,真是很久没有见到犸骝拖地板了。我也不知道这天怎么来了这么好的兴致买来了小周的mv,四人边打扫边跟着电视在唱。当然阿蔡在旁边也时不时的发表着这歌的风格如何如何,同时也不忘纠正我的唱法。突然听到他说amu昨天你k歌的时候这首是k得最好的了。“啊!这首一路向北?”我问。“对!”,他对我说。平日很少听到他会对人有称赞,我有些奇怪。果然他立即补充纠正了他的表态,说:“你k歌好不是什么唱得水平高,主要是你k的时候很有feeling,更关键她在旁边也听得很有feeling。不知道为什么那天你唱这首似乎很带情绪哦!”“啊?!”我有些惊讶。“可惜我当时背对着她没有看到她”我冲着阿蔡笑了笑说。他大笑的说,“那就更对feeling了,你没有从后视镜里看到她吗?”“后视镜里的世界越来越远的道别啊”我转头看着阿蔡,他一脸坏笑也看着我。
傍晚犸骝开着车送我去车站。四个人坐在车里,大家听着歌,静不做声。我已经习惯了分离。也许是我把习惯也传染了朋友也许大家惯了amu是个喜欢安离开的人,对于分离大家没有太多的表白,我自己亦然。就是安静的坐着,听着cd机里的歌。忽然听到阿蔡说到我还是觉得这歌是成龙和金喜善唱的最好。“好听吗?”我问。“这歌歌词写得不错”。我吃惊的看着他老一会,心理觉得奇怪阿蔡也开始听歌词了。
坐在bus上我脑子里不段的出现着“一路向北”这歌。说不清楚是什么让我的感觉难过了起来,整个脑子都是这歌的歌词。很想给自己转移下注意力,却又自觉不起来。回到青岛的当晚,还是抑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自己一个人坐在电脑前呆呆的听着这歌。“我一路向北离开有你的季节,后视镜里的世界越来越远的道别,你转身向背侧脸还是很美,方向盘周围回转着我的后悔,我加速超越却甩不掉紧紧跟随的伤悲”。听着听着,自己竟然不自觉地把歌词又抄了一遍……

(Revised by abdallah)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转载, 随感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阿布是个奇怪的青年,正在进入中青年..
    中青年的主要特征是回忆少年^^

  2. 昨晚去唱K,听朋友唱刘若英的《后来》,听得我眼泪叭叭掉…

  3. 年轻的时候除了买歌本外也喜欢抄歌,唱歌时整段的歌词是随口就来。现在新歌都不会唱,更何论是否记得歌词。还有一件耿耿于怀的事是老妈也有一手抄本,而我居然将这样一漂亮的歌本当成废品给卖掉了

  4. 本来是想写出自己的想法,告诉F1mm我对她有feeling的。结果……现在说不说都没有意义了!
    都怪那晚犸骝提前走了,啊香你个死崽又没有来。害我在清醒的状态下k了整晚…唉..!

  5. Thank you for your words on my website. Your site is also beautiful and rich,may be it will take me a long time to finish it. hehe.

  6. 啊,歌本歌书~~回忆起来也蛮有意思。记得为了记录最新歌词,把MTV或者颁奖典礼录下来,回头一点点抄下来,真是很执著。那会整首整首的歌词背下来不在话下,现在懒也没有兴趣了。不过太关注歌词,容易忽略音乐本身。

    • 我倒是觉得现在大家通常都只记得旋律,许多不错的词就忘了。呵呵,欢迎来访,我还在想是哪位芬兰人看我的blog呢:)

  7. 在你的日志里赫然发现两个字“阿蔡”,嘻嘻,居然称呼跟我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