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假日──攻略心得

2005年12月26日:上海→成都

选择了川航傍晚的航班,机票是联程的:上海→成都→九寨黄龙,含税只要1200,而其他航空公司单程上海到成都就要810+90大洋。飞机降落双流机场已经晚上九点,坐机场大巴到市区的岷山宾馆只要10块钱,不过车要坐满才开。

宾馆住的是网上预订的“如家快捷酒店”在成都的红照壁分店,离机场巴士停靠处仅有5分钟步行路程。酒店风格类似青年旅舍,但稍稍商务化一些,所以也稍贵。不过房间干净整洁,色调明快,24小时空调热水供应,免费宽带接入,条件比许多城市的三星级酒店都好。从携程上订要188,如果花40块办张会员卡,可以再打9折。

2005年12月27日:成都→九寨沟口

机场大巴从市区到机场是定点发车的,15分钟一班,半小时左右车程。大家若在成都订机票的话,可以将大巴的车票留着,打上面的电话订机票可以凭之抵用10块钱。

飞机飞到九黄机场只要40分钟左右,冬天的时候人很少,我们那架空客A319上只坐了稀稀拉拉20来个人,还基本都是旅行团的。九黄机场离九寨沟还有80多公里,但离黄龙就只有1个小时车程。机场有辆金杯面包车发往九寨沟口,只要45块钱;然在淡季,需凑够3人以上才发车。航班上当时只有我们俩是自助游,其他人一出机场都被旅行社接走了,一问门口的出租车,张口就要300以上。于是只好等下一班机上有没志同道合者,这时不禁幸运我们不是当天最晚的航班。此外还有一个办法到九寨:私下通融旅行社大巴的司机。只要不被门口的出租车司机们发现,花50块大洋,旅行社的司机多数都会带你一程。可惜我们已经被盯上,还好天无绝人之路,次班飞机果有对北京小情侣落了单,皆大欢喜我们便结伴同往九寨。

到了沟口,贪图方便,住了离沟口最近的荷叶宾馆。这是九寨沟景区管理局开的宾馆,三星,有热水空调,卫生条件一般,要220块。后来我们去买汽车票时发现网上介绍的九通宾馆不错,便宜,就在九寨车站边,离沟口仅一公里而已。但冬季许多酒店餐馆都关门歇业,还是住离沟口东西一公里内为好。

2005年12月28日:九寨沟(123

九寨沟冬季的门票只要80块,另加80的车票钱。门票第二天可以重复使用,不过要和售票员说明,她会给你照张数码照片,印在你的门票上。所以这天我们籍此便二进沟。九寨早上8点开门,网上的攻略介绍说如想逃票,可于7点前入沟。但后来我们发现沟口到树正寨距离很远,步行估计要一个半小时以上,我的妈呀,准备逃票的同学自己掂量吧。

入口处有调度室指挥车辆,前面说过,冬天的九寨实现包车制,就是半硬性地把你固定在某辆车上和导游游完景区。可如果你坚持中途下车步行的话,司机导游会对你颇有微辞却也无可奈何。鉴于部分景点如则查洼沟的长海路途遥远,abdallah还是建议跟车走完路远的,然后再步行,我们当时便是这般。

中午吃饭多数在诺日朗的游客中心,当然你也可自带干粮。本来沟内的寨子里还有不少藏民自开的饭馆,不过冬天大多都闭门歇息,若不想在游客中心被宰,大家一定要带好足够的干粮。

晚上大约4点左右,沟内的司机、导游和工作人员便急着赶你出沟。这时不要着急,因理论上要九寨关门的时间是5点半。但abdallah建议步行到芦苇海即可,因这里后面到沟口就没什么好拍的了,而路还有好几公里。

2005年12月29日九寨沟口→都江堰市(原灌县)

九寨沟口和九寨沟县城是两码事,九寨沟县原为南坪县,九十年代末改现名,在沟口往东四五十公里处。走西线的话根本无必要到县城,只要在九寨沟汽车站买票出发即可。

前面说了,汽车站在沟口东一公里处。冬天上午有三班,下午有一班车发往成都。票价约100元,全程8~9小时。

都江堰市原来也不叫这个名字,它原作灌县,后升作县级市改的。都江堰宾馆很多,我们听了旅行社mm同事的介绍,住了个什么蓝天宾馆,又贵又破!不过晚上在南桥小馆子里的那顿晚饭却丰盛异常,还很便宜。

2005年12月30日都江堰青城山→成都

由于背了沉重的65升包,于是合计了下都江堰到成都的车票钱,发觉差不多,所以便参加了那个ppmm的旅行社的团。结果碰上冬季青城山缆车维护,只能徒步上山,而且顶峰的老君观去年十月刚刚失火焚毁,结果只游了前山的一半。

2005年12月31日成都

这次回成都住的仍是“如家快捷酒店”,却换到更加市中心的骡马市店。骡马市店新开张正在搞活动,结果我的身份证尾数恰好符合活动规则,办卡后打折到140每晚,很合算。这里要特别提“如家”的大床,够大,且异常舒适柔软。

这天的活动很满:上午去了人民公园喝茶,同时订了返程的机票,我们让旅行社将票送到湖边的茶桌上。下午步行到锦里和武候祠,走马观花兼食小吃。傍晚走不动了,打车到宽窄巷子拍照。接着又杀春熙路购物,每个人都带着远方狐朋狗友们的重托买了十数包灯影牛肉之类。草草吃过晚饭,就去“空瓶子”,泡到深夜

2006年1月1日闲适成都

元旦上午看望了熊猫,中午鱼头火锅,下午瞻仰杜甫草堂。傍晚本来要去府南河边的茶楼,结果误入川大,凭直觉穿越半个川大而出。晚饭吃陈麻婆豆腐,再点了白果炖鸡,却不如前日在都江堰吃的那般美味。还有条清蒸时鱼,店家初时上的并非活杀鱼,被口感出众的我们辨出,只得重上。

2006年1月2日:成都→上海

因为不赶时间,订了张下午五点多的票,4折,超划算。上机前背包去了人民公园、青羊宫和百花潭。有些累了,结果还染了点风寒得了感冒。这导致了我回沪后咳嗽不断,让大家一度怀疑我得了禽流感。

飞机轰鸣着东上,俺魄丽的四川假日在感冒导致、半昏半睡的迷梦中结束了。

Google Maps: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2005~06·跨年·四川假日

(全文系列完)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旅行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