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官城记(2)成都的夜

按abdallah的既定设想,回成都小憩后应立刻赶往峨嵋西岭雪山。然到了成都,人立刻闲散下来。峨嵋西岭?算了吧,以后机会多多。于是白天闲逛揽胜,晚上麻辣火锅。酒足饭饱了当然还要欣赏一下成都的夜色,那晚在锦里附近吃完火锅,便游锦里去了。

锦里原是老成都城中织锦人聚集的巷子,故名锦里,这几年已改得似上海新天地的样子了

白天是游人,晚上就轮到年轻人了

锦里武候祠仅一墙之隔,不知道昭烈帝玄德他老人家晚上会不会觉得吵?呵呵

也许是新开辟的缘故,酒吧街上人似乎都不多

西蜀第一街

第二晚,正是New Year Eve。咨询成都友人何处可去,曰“空瓶子”。空瓶子?这是什么名字,又在哪呢?算了,上车再问。果然,和出租车司机一说,他们立马明白:“不就是张靓颖从前唱歌的那个酒吧嘛”。噢,原来如此。车子载我们往城南,25分钟后,在一名为“玉林生活广场”的大楼前停下。

这是“空瓶子”?疑惑中入内上楼,发现这是个中空的回形大楼。凭栏,一下豁然开朗,对面,“空瓶子”霍然入目!

不单“空瓶子”,大楼内还有N多酒吧

看来,这个酒吧区不象其他城市的密集在街上,而是集中在一栋大楼里的,有意思

企图进入“空瓶子”,却迎面被waitor拦住,里面人暴多,满座了。无奈,只好往别家去,未料却几乎家家爆满,尤其凡是ppmm多的地方。末了,好容易在角落里找了间小酒吧坐下

点烟,上酒,酒不算贵

酒吧的舞池很小,几个mm在座位上便摇起来

主持人用成都话煽动气氛,对游客身份的我们来说感觉有些怪异,不过台下反应不错

一对上台比赛接吻时间的情侣

临近12点,新年就要到来。音乐高起来,错乱着……

同伴觉得这个酒吧不够high,十二点钟声过后,我们转战空瓶子,现在有位了

空瓶子果然场子够大,气氛够high,据说用行话讲叫high吧(属于广义的迪吧?我落伍了)。既有大舞池供众人摇晃,也有乐队、DJ、歌手创造氛围。台下有吧台,年轻的领舞女孩在上面伸展着她们颀长的双腿,看得下面的abdallah直吞口水;另有许多座位和开放式包厢,客人们或举杯畅饮或吞云吐雾。看来张靓颖还是挺会选场子的,只是不知道是张红了以后空瓶子才跟着红,还是空瓶子一直很旺张才去的?配着音乐,看着那些扭动的火辣腰肢,abdallah也要活动起来,打开DC,waitor却不让拍照,末了只好偷着拍了几张。

Bye, 2005

Night in Chengdu

──
想起些什么
忘记些什么
想起了谁
又能忘得了谁……

(下篇:成都的巷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旅行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