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杂味1~3

1.另样拉萨

假期结束,闲暇时许多人便来问阿卜杜拉国庆期间都干嘛去了。这不奇怪,因在节前,关于 阿卜杜拉十一去向的说法,确是有颇多版本的。从abdallah本人流传出来的便有西安/敦煌说、成都周边说、上海留守说、青海川西说,等等,甚至最初还 有西藏说(虽然憧憬已久,但该方案却是最早被否决的,因无合适的同伴)。结果,abdallah的计划几经反复,最终的路线却是节前一周方确定下的:西宁 →玉树→甘孜→成都,同行者为迷糊和猫猫,一号出发,双十飞返。

然九月二十八日那天,我开始整理背囊的时候,一切都改变了。我的中学同学、 同在沪打拼的犸骝,他的父母、妹妹在西藏不幸遭遇车祸当场故去。而原本,二老是打算西藏之行后来上海看看犸骝的新女友,即很可能就是他们将来儿媳的;并把 女儿送上去英国的飞机,那边的学业只剩最后一个学期了。没想到却……!犸骝当晚即和阿Cai去了成都(转机拉萨)。我和阿Mu等几个知道事情的同学那晚都 惴惴不安,因通知的时候,他父亲单位的HR只告知车祸而隐去了详情。我们都心里默默希望不是最坏的情形,我甚至夜里发梦还见到他妹妹幸存下来……然第二 天,他们到拉萨,噩耗还是传来。

犸骝是02年来的上海,国庆后就满三年了。这三年里,他过得并不顺利,感情上、事业上都经历了挫折。但这次 却太不一样,他最亲的人都离去,而且事情来得这么猛烈突然!于是,虽被迷糊和猫猫痛斥放鸽子,我取消了原定的所有行程,匆匆返回南宁。犸骝他们当天也从拉 萨护送亲人的骨灰抵邕。之后的一个礼拜,我们一班从前的同学就一直陪着他。

后来,犸骝情绪渐渐稳定下来。某天晚上聊天,他突然回忆说,他在 拉萨住的地方就在布达拉宫的旁边,而开始每天来来回回竟然都没察觉,末了临行才发现。他说,布达拉宫确实雄伟,西藏确实美得摄人。虽然他和阿Cai怎么也 想不到会以这种方式来到拉萨,但他说亲人们能在这样美丽宁静的地方逝去,定能安息了。

2.活着

作 为同单位的同事、以及犸骝在上海结识的为数不多的本地朋友之一,ZZ陪着犸骝的GF经过34小时的火车后也赶到南宁。他们都上海人,犸骝的女友还因着急不 见了身份证无法乘飞机。我去火车站接到他们的时候,他们显得疲惫而低落。载了他们到犸骝家里,却发现气氛并不如想象中那么沉重,我们一班南宁的同学都和犸 骝聊着些其他的话题,电视里闪烁着球赛。于是,ZZ一脸的错愕。

其实,首先,所有正式仪式在那天都已全部结束了。其次,且更为重要的是,犸 骝和我们大家都已意识到,对逝者的最大安慰,便是活着的人好好活着。快乐幸福的生活才是逝去的亲人们所期盼你的,而不是成日沉浸在伤感和低迷中。对逝者的 怀念和尊敬,是必要的,但如何从悲伤中走出来,来正常愉快地生活,同样是必须的。而这也是我们这班同学朋友所能和所要帮助他的。

慢慢 地,ZZ逐渐接受了我们的观点。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和犸骝一起办手续、交接、退机票、清理遗物……顺带着还领犸骝的GF转了转南宁城,这应是伯父伯母打算 为未来媳妇做却未及完成的事。晚上,我们一起去重新品尝了南宁的排挡和夜市。平时大家一起,便聊些尽量平和轻松的事,诸如往日的轶闻绯事、球员球队球赛、 当年的狐朋狗友、学生时代的糗事,等等。

犸骝似乎好了许多,人多兴起处也不再不苟言笑,看起来在恢复中了。然有一次,他一个人回家取东西, 回来时发现在家转了一趟却浑然忘了这躺的目的是拿那包东西……大家见了都无言。也许,时间才是最好的抹去伤痛的工具,旁人能帮的可能始终有限。但即使这 样,只要能做的大家还是会继续,这是朋友该做的。

3.现在的

在帮犸骝处理的事情里,有一项 内容是寻找他妹妹的男友。犸骝的妹妹比较内向,打小时候起我们这帮老友就常常跑犸骝家里去玩,本来在厅里看电视或坐着的他妹妹便默默地回房去了。所以虽然 早已相互熟识,见面也很多,却都点到为止,没有深交。象阿CAI和我算是常去串门,并和他妹一起打过羽毛球的,也只是面熟而已。同样也如此,大大咧咧的犸 骝和他妹妹沟通也不多,许多妹妹的状态状况都不大清楚,甚至连她的男友也不知道有没有。

无奈,阿CAI只能从妹妹遗下的通讯录开始查找。犸 骝很痛心和自责,之前的许多年对妹妹不够关心,现在人去了,想找到她生前的亲密之人也毫无线索。确实,人,常常就是这样,许多事物要到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然真到了这一步,如何痛苦悔恨都已无法挽回了。不过,亡羊补牢,为时未晚,犸骝也认识到这点。我们有时晚上想再陪陪犸骝,犸骝就说算了,说让大家回去多和 家里人在一起,尤其是离家很久的阿MU、阿CAI。

末了,我们最终还是没能找到犸骝妹妹的BF,不过却有通知到她的一些同学同事来参加告别 会。我觉得犸骝大可不必因此而难过自责,他意识到错并已尽力弥补了,虽然未能成功。但以后,他必定会愈加珍惜眼前的幸福。我们当中的许多人,常常会因为平 日里一直拥有某些东西而觉得很普通、俗气,乃至心生厌烦抱怨。然静静想来,其实,那些平凡不过的东西有时却是最宝贵的,譬如父母的唠叨、亲属的问候、朋友 的关爱……。若是等到失去了之后才醒觉,牢虽已补,但已亡失去的羊,却永远回不来了。

我想,大家还是多珍惜眼前所拥有的吧。这里面,不单有亲情,同样还有爱情、友情,和藏在平淡日子里的幸福。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随感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Sorry for your friend… things like that makes me realize how fragile human life is, that’s the reason why I turn to Chr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