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颜色的城市—上海的失败

abdallah按:此文作者是亲爱的饮水水源上的bluesea同学,转自他的space:蓝色海洋~最最西面的那片

原先,文章的题目应该是《失败的上海》。作为上海人,在我眼里这个城市除了较发达的经济,其他的我实在看不出有什么过人之处,有更多的高楼吗?那些高楼,一个巨大的长方型,没有轮廓的变化,没有和其他建筑不同的颜色,所有建筑一个颜色——灰色。这个城市看上去就是一片灰色。
上海人有很多错觉,错觉的原因,依然是他们的封闭的环境,或者说封闭的思想。当然现在的上海人到国外见过点世面的也不少了,可是毕竟也不是特别多。而且,有的不过是去旅游,有的则在国外呆了不过一两年,他们的观念未必会有什么改变。
上海人最大的错觉就是以为自己是国际化大都市。当然上海人觉得起码他们的硬件是国际化大都市的标准的了,遍地的高楼大厦,数座跨江大桥,两条现代化的地铁,一条轻轨,如果不是出了意外而停建,本来还应该多一条的。或许从硬件上来看还确实像个大都市,然而这仅仅是个大的城市而已。在我眼里,我家乡的这些建筑不过体现了两个字——人多。人口众多的城市,要建一些巨大的建筑,和现代化的交通设施,也很正常,太正常不过了。除此之外呢?
几年以前,我外地的亲戚们来上海,他们在玩了一圈以后就抱怨,这个城市没有什么新鲜的地方。能买的东西他们那里也都买得到,可以看见的大楼他们那里多少也有,甚至比上海还豪华。我当时很鄙视这样的说法,因为他们没有注意到上海经济发达的深层理念,他们区分不出两个城市的根本的差距。可是在我出国以后,很多上海人会对我说,这个伦敦,那个纽约也不过如此,我们的浦东机场漂亮多了,我们还有磁悬浮,等等。这样我也很遗憾,因为这些上海人没有看到自己和一座真正国际化大都市的本质区别。
与国际上那些大都市比较,上海做为一个大都市,在各种水平的比较中都是垫底的,即便是单从其骄傲的经济指标来看,这也不过是一个三流发达程度的城市。一个自称是国际化大都市的地方,其外来常驻人口不过区区数万,相对2000万人口,外来常驻人口的比例连1%都不到,这放到任何一个其他的国际化都市里都是不可想象的。当然,所谓的多元化的文化就更加无从说起了。当然上海人可以买到众多国际品牌的衣服,可是我的美国英文老师就抱怨过,在上海都吃不到各种国家的食品。除了几家大酒店里提供一些所谓的西餐,马路上只能看到麦当劳之类的西式快餐店,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我不是说,上海一定要西化,我是说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她的文化必然是多元的,但是在上海这根本看不到。
说实话,我可以说我从来没有见到一个大都市的文化,象上海那样贫瘠。很多上海人喜欢说“侬各素质……”。他们总以为自己的文化,虽然不能和巴黎之类的城市比,但总也还可以吧。事实呢?你们见到过,任何一个城市的人坐公车会抢座位的吗?当车门一开,上海人简直个个会展示其独特的“上海功夫”,一下冲向车门,争抢座位。女士会不顾自己的矜持,男人也丝毫不在意挤在他们身边是身体娇弱的女士。挤车门抢座位成了这个“国际化大都市”独特的而滑稽的“风景线”。这道“风景线”象个搞坏的恶魔,无情地嘲笑着我那些自以为是的老乡们。
仅仅是挤车吗?我说过了,上海根本就是一个文化贫瘠的城市,上海人缺乏礼貌的事情到处可见。一个外来者,可能会很不适应在上海开车,这里的司机以蛮横的态度互相争抢着车道,在他们眼里行人不过是愚蠢的蚂蚁。你在经过一个小区的出口处的时候需保持高度警惕,因为小区里很可能会呼啸着冲出一部轿车来,即便没撞到你,被你躲过,司机也会破口大骂“不长眼睛啊!”这在国外是少见的,每次我在国外的城市走岔道都很小心,而那些车都会很耐心地等我先过。作为一个在上海生活了90%时间的上海人,每次在经过岔道的时候,看见身旁有车开来都会警惕地停下等车先过,而每次司机都会示意请你先过,你不走他就等在那里。这让我这个上海人多少有些感动。人比车先,还是车比人先,体现了两个城市对“人”的根本不同的看法。
同样的事情体现在上海人的各种生活细节中。我回国的时候,走在上海宽大的人行街上,迎面一个低头快步的中年妇女向我冲来,两人差点撞在一起,因为这个意外,我向她说了一声:对不起。而这位阿姨却还以一个恶狠狠的眼光,什么都没说,一下又从我身边冲过。在徐家汇美罗城下面有家叫新时代的地方,汇集了各种地方的小吃。当然顾客也很多。在我去买饮料的时候,柜台是被一群人包围的,而不是在国外常见的那样是排着队的,突然从人群中,一个金发碧眼的女士低着头捧着自己的饮料从人群挤出来,正打算最后再通过我这关,我很礼貌地让了她一下,然后说了一句:Sorry。(她脖子上挂的工作牌显示她在附近微软公司上班)。女士报以一个惊讶和感激双重的眼神。她仔细地从上往下看了我一下,好像在猜测我是打哪来的怪物。
这么说,我的老乡们会很不以为然,他们以为我只是把眼光放到一个极端的一点上,却没有看见上海人的优点和进步。比如,很多上海人开始穿上西装大模大样地去听歌剧了。如果你说他们听不懂,很多人会说出一大套东西来,比如,莫扎特和肖邦的区别,他们可以说上半个小时还多。厉害吧,最厉害的是,他们会互相传阅经验,比如,传些乐曲和书,训练自己如何识别经典乐曲的作者,然后把书上关于作者的身世、风格全部照背下来。就是这样的,这就是他们以为的素质。但我却很不认同,艺术本身在于欣赏、享受和创造。也就是说,你到了某种程度,自然地被某种音乐所打动。艺术本身是没有高低的,你喜欢蓝调也好,还是喜欢摇滚也好,这不会比你喜欢歌剧而差哪怕一点点。我这么说另一些上海年轻人会很高兴,因为他们只喜欢听港台的流行音乐。哎……对那些只会抄袭别人idea,简单而单调的东西,我实在不愿意过多地评说了,那是音乐吗?那只是生产线上的产品,做得好点的产品,为了让人喜欢,会打上不同颜色的包装。这却会被那些人叫做风格,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不懂艺术的欣赏和创造就不懂艺术本身。反对的上海人还会举出衡山路所谓的艺术街来(现在好象被拆了换公园了),那条马路我熟悉不过了,马路一边挂着一些名画的仿作,供行人观看。在我眼里一条真正的艺术街应该是怎样的呢?应该像我在国外看到的,汇集着各种艺人自创的作品,他们把自己的作品挂满一条街,供人观看,当然你也可以去买。创造力是艺术的生命,那些呆板的仿作有什么价值呢?我要是喜欢,我可以去网络上找来图片,用彩色打印机打印出来看,不是一样吗?这些画可以好几年不变地挂在哪里,看着那些行人,不是在宣扬自己的价值,而是在嘲讽那些拿他们宣扬的人。一个既不懂欣赏,又不懂创造力的人群,谈艺术实在太过于奢侈了。
看看我们的城市就知道了,区分建筑物的方法最可靠的就是看他的地址,因为他们外型基本大同小异,甚至没有区别。这个没有创造力的城市,最好的体现就是他们的经贸大厦——高耸入云,却丑陋无比。连上海人自己都觉得它很难看。我曾经很是对东方明珠电视塔有些怀疑,一点都看不出这个塔有什么美丽之处,为了仔细观察,我甚至还专门去外滩边的望远镜小摊,租了一个高倍望远镜仔细地打量,虽然这种做法在很多上海人眼里土得要命。我没有发现这个塔的美丽之处,倒是发现了她另一个优点:实惠。中间那个巨大突出的球体,不但可以提供工作室,还可以供大量的游客参观,里面甚至安放了供给游人的大餐厅。这么说吧,巴黎艾菲尔铁塔中段穿上一个供登高游人吃喝的“多功能餐厅”,就是上海的东方明珠了。
当然,上海的浦东机场还是很不错的,这点符合上海人“扎台型”的心理。但在我眼里也就这么点了。我甚至不愿意说新世纪花园,那个地方与其叫做绿地和公园,不如叫做富人游乐园,就一词——奢侈。用尽手段花了大笔大笔的钱,将植物弄成各种样子,以显示其绿色豪华。这不过是对一点都不绿色的上海一种掩饰和欺骗。上海这样的掩饰和欺骗太多了,乃至整个城市都被自己骗倒,还以为自己真的开始文化富裕了。或者就象一个穷得不能再穷的人,凑口袋里掏出一张10块钱的钞票,来反驳别人说他“没有钱”。
去过上海的朋友,包括我这个上海人自己都会惊诧于“必胜客”门口长长的队伍,你看平时缺乏耐心的上海人,在这个时候,就有很耐心了。“必胜客”在上海的生意简直是出奇的好,欧洲一些国家里也有“必胜客”,不过很少看见有上海“必胜客”这么大的餐厅的,而且这样的分店在上海一开就好几个。一到晚饭时间就坐得满满的,门口还排着队。最有意思的是,进去吃匹萨饼的客人,全部手持刀叉小心翼翼地切着匹萨饼,然后用叉子优雅地把小块的匹萨饼送到嘴里。仿佛餐盘里的不是国外最常见的快餐,而是一块高档的牛排。这是这样的,当你不了解一种文化,却极力想去模仿的时候,经常得到的效果是画虎不成反类犬。
上海人另一个引以为傲的就是上海具有一个巨大的中产阶级,他们一开始被称为“白领”。后来发现坐办公室、享受良好工作环境的人太多了,为了多少突显一下自己,又改称“小资”。这是在上海最得意的人群,而在我看来不过是最讨厌的一群人。上海早先有个提供咖啡各种西式饮料点心的餐馆,叫“真锅”,红过一阵。不过最近流行的就是“星巴客”,据说那里是上海小资聚集地。其实不过是一家真正意义上的Internet Coffee。奇怪的是,不管有事没事,不管是吃东西,还是上网,小资们是一定会抱着通常重过5斤的笔记本电脑,跑去那里喝咖啡的。我自己是计算机专业的,去那里的时候吓了一跳,一眼望去几乎以为周围都是自己的同行,厅里坐满了人,人人都端着电脑喝咖啡。我也奇怪这么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脑,这咖啡能喝出个什么味道来。午饭时刻人人都这样端着笔记本电脑吃东西,别说这么不利于健康,我这个上海人都开始怀疑上海的工作有这么忙吗?仔细一看,有的人不过是在网上聊天,甚至是无聊地在笔记本上玩着接龙。
网上曾流传着一篇充满拍马意味的文章,叫什么“我花了十年才学会跟上海人一起喝咖啡”。上海人真的会喝咖啡吗?看他们边玩电脑边喝咖啡就知道,在他们嘴里咖啡不过跟白开水或者可乐差不多的东西,哪怕那杯咖啡再昂贵也不过就落得如此的下场。连我这个酷爱电脑的人都忍不住要劝一句:午饭时间本来就是放松的时间,我且不想论到底是一碗香喷喷热呼呼的牛肉面更适合午饭,还是一个“三得伪去”更适合。起码,该是你休息的时间,请放松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辛苦抱着个好几斤重的东西去喝咖啡呢?工作已经够累了,休息时间还要去摆谱岂不是更累?
上海人不喜欢在着装上显贵,不喜欢一手带六个戒指的暴发户,但是他们确实喜欢“扎台型”。而小资们如此不辞辛劳地抱着个笔记本去喝咖啡,不过是把上海某些恶习再次发挥了一把。就是这样的,其实很多上海人的恶习都体现在这帮自以为是的小资身上,他们的作用甚至是把这些恶习毫不掩饰地发挥得淋漓尽致。比如我前面说的背音乐名人谱,也是他们中很流行的事情。当然,花百来块钱,去匹萨店耍刀叉的很大部分也是这些人。作为中产阶级,本来他们应该是社会的砥柱,可是上海的小资却习惯于上海人传统的“精怪”。他们只关心自己的小世界,从来不关心社会,不去承担社会的义务。你可以看到他们花几十万装修自己的家,却看不到他们会去参加任何社区活动,更不要说是自发的了。你花几十万的辛苦钱装修家为了是舒适,那么你参加社区建设,不也一样可以造就一个舒适的生活环境吗?一个活在自己封闭的世界里,唯一对外的就是显摆自己的笔记本,这样的人群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呢?文化的贫瘠在他们身上又是一次集中的体现。
这里顺便说一下,原先在我眼里很美的杭州,最近听说很是有跟上海比拼的气势,一个重要的标志是他们那里也开始效仿上海,涌现出这样一帮也会抱笔记本的小资来。恶习的流行和模仿就会解读出文化深层的毛病出来,这里我不打算多说了。
上海这样的事情很多,这包括人民广场的鸽子,这些鸽子和很多国外城市的鸽子不一样,他们是人工饲养和训练的,每天晚上收笼点数。白天放出去用于装饰,鸽子经过训练一般不会飞出人民广场范围,就跟工蚁群的上海人一样,它们连起码的自由生活都不懂。
“卑鄙的上海人”,这是很多其他中国城市的人告诉我的,他们的意思是,上海之所以有今天是中央拿着全国的钱去建设上海的,我说过了这不符合事实情况。但我确实也以为有很多上海人是卑鄙的,起码他们过着卑鄙的生活。
上海没有分去多少国家财政,不过,为了保证这个城市的供应,很多地方自己明明能源紧缺,还要不断地向上海输送燃煤。为了保证上海的菜蓝子,上海周围省份的农民不得不以低价输送他们的蔬菜瓜果。可是没有一个上海人会去感谢他们,即便相对廉价的电用的煤甚至渗上了采煤工人的鲜血。上海人总是以为这个巨大的城市,全部是他们自己的功劳。对于那些人他们嗤之以鼻,这些人来上海只能得到最差的生活,要么就是去做民工,要么就只有住小仓库。我不是说现在的上海人真的很抵触外来人口,他们很欢迎有学历的青年。当然仅仅是这些人在上海还能立足。虽然上海人在使用煤的时候,在吃菜,在住房的时候,从来不关心创造这些东西的人是不是也有高学历,他们倒是很自然地就享受了,可当上海人看见这些贫穷的外来人口时,他们的神情却是令人厌恶到了极点的。现在上海人自己也有些感触了,因为一部分并不富裕的他们正在被驱赶出市区,起码他们自己觉得是遭到了驱赶。
怎么说呢,上海人的文化造就了他们吸引外资纷纷涌入的良好的经济环境,也造就一帮文化贫瘠的工蚁。而这个工蚁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们相当自以为是,以为自己工作起来是工蚁,生活起来却象蝴蝶。实际他们不过是嘴里叼着蝴蝶翅膀的工蚁。纵然很多新鲜事物涌入上海,但他们的文化跟中国很多地方一样保守而顽固。很多事情看来西化了,进步了,其实不过是藏西帽里面的辫子的另一种演绎而已。这个城市扼杀着创造力,于是就造就了一个几乎看不出任何创造力的城市建筑群来。艺术在这些人手上不过纸币上那个精美的头像,主要的目的就和他们的“刀叉功夫”、“咖啡功夫”一样不过是用来炫耀,或者掩饰,或者欺骗。
作为一个上海人,我很关心别人对我家乡的看法。我也会去不断思考自己家乡,这是一个怎样的城市呢?伟大吗?我甚至会去想,在很多年以后,一切都成为历史的时候,别人会去怎么评价这个城市呢?看看历史,有很多城市一度非常繁荣,但名字却逐渐为人所忘却。象希腊雅典这样的城市,却不是很多。雅典即便在昌盛的时候,经济也不是相当的繁荣。但是她的名字之所以可以永恒,甚至她的精神照亮了人类整个思想史每一处角落,却在于她的巨大的思想创造力和其精神力量。
或许远的事情并不能引起某些人们的兴趣,他们注重的是实际的生活方式。然而即便从生活考虑,生活也绝对不仅仅是“赚钱”,或者“赚钱+谈恋爱”这么简单。她包括了自由、舒适、创造等等诸多的方面。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他们不仅仅是为了生存,而是为了生活而存在。再进一步来说,上海人的文化确实就目前来说吸引着大批的外资,他们有勤劳的技术工人,精明的白领,容易接受外来文化的观念。但这样的优势并不是说就是无法超越的,在中国的东北,那里曾经是中国最大的工业基地,同样聚集着大批的技术工人,群众普遍的教育程度也很好。他们的问题,在于他们对外来文化的观念,糟糕的官僚体系。可是观念的转变并不是很困难的,尤其在生存紧迫的时候,如果他们可以建立一个良好的社会信用体系,清理官僚层,他们同样会对那些外资工厂产生巨大的吸引力。我说过了,十年以后上海的平均收入会翻倍,到时候他们的工资会达到那些非常需要廉价劳动力外资的底线。不难想象,那些曾经迷恋上海的外企会转移他们视线,尤其是那些巨大的工厂。而东北的劳动力工资可能只相当于上海的一半甚至还要少。
那么到时候上海人将凭什么继续保持这个城市的经济优势呢?我是说,如果我们并不改变的话,而是习惯于享受所谓的小资生活。一个没有创造力,没有想象力的工蚁群一旦失去了雇主,他们将如何生活呢?我们上海人甚至不懂得如何去维护自己的一个社区。白天的外滩,在阳光的照耀下,发散出刺眼的光芒,就象一个巨人对着天空大声吼叫以宣扬着自己的时代。我却喜欢细雨中的上海,因为当一切光芒都被掩去,那些高大的建筑就象一个个呆立在那里的,灰色的,光突突的巨大躯干,对未来多少有些茫然。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杂论, 转载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阿香转的这篇文章本身就带着一种情绪,举的很多例子并不具代表性或者并不普遍或者并未达到作者所厌恶的那种程度。例如:

    1. “一个外来者,可能会很不适应在上海开车,这里的司机以蛮横的态度互相争抢着车道”。——其实北京的司机的“车品”更差,加塞比上海多N倍。

    2. “在我去买饮料的时候,柜台是被一群人包围的,而不是在国外常见的那样是排着队的”。——我记得看过一篇报道,有一群西装革履的老外,在他们本国是排队的,到了中国也学会了不排队。这叫入乡随俗,或者说惯性力量。况且,整个中国的人都没有排队的习惯,北京也一样。不排队这一条不能单单用以鄙视上海。

    3. 关于上海人不懂音乐那段,也是现实使然。古典音乐本身就是小众的,在西方国家也不例外。而且,这个作者如果认识我,我相信他会收回他对上海人的音乐欣赏品位的一板子拍死的评价的。

    4. “必胜客”门口长长的队伍——渝信川菜照样也有长长的排队队伍,一直到晚上八点钟还在排;小肥羊也常年有人排队;还有北京的沸腾鱼乡。吃饭不分贵贱,排队无罪。

    5. 星巴克里端着电脑喝咖啡——何罪之有。就算是都在上网,又有何不可,上网本身就是生活的一种方式。并不是说端着咖啡看书就叫有文化,上网就叫没文化。至于在笔记本上玩着接龙,那绝对是少数,没必要把个案当普遍情况。

    6. “扎台型”只是一种性格、一种价值观,没必要上纲上线。北京人不扎台型,但北京人爱忽悠,爱吹牛。这都只是城市的性格、人的性格、社会的价值观。没有孰优孰劣之分,就算看不惯也不需要像这个作者这样冷言冷语,怎么看着怎么不厚道。

    7. “你花几十万的辛苦钱装修家为了是舒适,那么你参加社区建设,不也一样可以造就一个舒适的生活环境吗?”——一个人在家里的时间远远多于在小区里面晃荡的时间,家里装修当然是更重要的。人家怎么花钱是人家自己的事情,合法赚来,合法花掉,这都属于别人私事,旁人无需指手画脚。我很不喜欢这个作者的酸劲。

    8. “文化贫瘠”一说,也无非是相对于北京来讲的。而北京放到国际上,也算不上是文化富庶的地方。而人家香港,也常年被冠以“文化沙漠”的称号,但人家不是一样活得好好的么?文化贫瘠or富庶,只是城市的一个属性而已,不应该被作为价值判断的标准。可以喜欢或者不喜欢,不喜欢的就关起门来不喜欢好了,不要像这个作者这样啰里啰唆。

    其实上海的确有很多问题,有些上海人也的确不愿意走出去。不过这个作者所举的例子和所谈得方面都太片面,只挑了一个小点放大了来检视,而且话说得酸酸的,身为上海人这样贬低上海,搞得很叛逆的样子。其实这个作者本身就缺乏一个很重要的素质:尊重多样性,respect diversity。

  2. bluesea举这些例子大概是想说明上海存在的许多问题不足以使某些上海人高人一筹地优越、满足和停滞,当然其样本肯定会有局部与全部、特殊性和普遍性的问题,我觉得他该是想如何让上海人好好想想如何保持其优势,摒弃所谓的小资生活方式(姑且先不论这生活方式是否适宜,以及他人有权抨击与否),居安思危的。

    至于说他酸,我倒觉不确切,自己人说自己人,不能说是酸话吧,恨铁不成钢?

    btw: bluesea同学也是水源上的,mvm还有印象否?他老人家现在在思辩板接过你的枪了,小将们无不以扳倒他为快,呵呵。

  3. 这个作者看问题太片面,又或者是故意写些偏激的话,引起他人注意。
    上海目前的常驻人口是1600万,不是2000万。目前号称有100万台湾人常驻上海,1/16=6.25%;还有那些在家乐福,酒吧,地铁,写字楼随处可见的外国人,上海工厂雇佣的农民工,他们又是以怎样的身份留在这个城市?
    至于作者的美国老师找不到吃的,建议他去“大众点评网”。

  4. 我也不觉得这个作者偏激或者片面或者酸。赞同阿香的话,他的用意并不是要以打压上海人的生活方式来彰显自己。如果是那样,我会看不起;但是我觉得他不是。更多的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吧。
    mvm 在这件事情上显得未免小家子气了些。许多缺点,即便不独是上海一地有,但是我们不能说因为别人也这样所以这不算。你可以说这是有文化、经济各方面的客观原因,或者说他指出的某些有些小题大做,但是没必要全盘否认或者就这样说人家偏激。更何况你说他“举的很多例子并不具代表性或者并不普遍或者并未达到作者所厌恶的那种程度”,可是自己在反驳的时候也不自觉就举自己的个案为例了……呵呵
    “文化贫瘠or富庶,只是城市的一个属性而已,不应该被作为价值判断的标准。”这句话可就难以赞成了。没有文化的确也能活得好好的,贫困山区还觉得只要吃饱了就好了呢,这样是不是我们就没必要发展文化或者说文化只是谁喜欢谁操心的事情么?恐怕不是吧。多样性也不是这么体现的。
    我不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虽然现在也算是扎根上海,但是属于是没什么情结的那种(我尊重每个人对家乡毫无道理的喜欢,这是人之常情,我自己也不例外)。对于上海,我有喜欢它的地方,同样也有很讨厌的一些方面。但是总的来说肯定还是喜欢大过讨厌的,不然也犯不着选择待在这里了。只是对于它那些有待改进和加强的地方,我觉得指出来没什么不好啊

  5. 对我的质疑,我有很多是不接受的,比如上海外国人常驻人口是可以查的。那么还有一种说法就是上海有这个问题,国内其他城市也有甚至更严重。那么即便这个说法成立,也不能用来否定我的批评对吧。比如我考试不及格,不能因为别人也不及格,甚至比我还差老师就不能批评我了吧。

    说上海没有文化气息,不是说拿上海跟国内的城市比,注意开篇我就是把话题立在“上海人最大的错觉就是他们以为自己的城市是国际化大都市”。所以,我反驳的就是上海不是国际化大都市,差很远,那么这些标准都是和真正意义上国际化大都市去比较的。北京?自然也不算什么国际化大都市。

    关于必胜客,其实排队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大家都用刀叉吃Pizza 那么实际上PIZZA是很普通的食物手抓吃就可以了。如果你看到有个人买了一个麦当劳的三层汉堡然后用刀叉吃就很奇怪了对吧。当然,人家要这么吃,是他的权力。但是这么多人如此向往去耍刀叉的心态我也说得的。

    在比如开车,那么中国司机的素质是太差了,这不是我一个人说的。这是一个事实。国外的司机对行人和过往车辆的谦让是中国人难以相信的,难以相信到什么程度呢?我在文章里也有心情的描述。

    只在乎自己的小家,不在乎社区建设的想法真的很糟糕。我记得有个华裔美国兵(网上他挺出名了)写得就很好,什么是爱国呢?如果你不能关心你周围100米范围以内的人,还谈什么爱国呢?你的家只是你生活中一个重要的部分。可是你并不只存在你自己的家里或者办公室里。我们可以看到美国人有很好的习惯,比如搬到新地方,就会给邻居送点东西啊。经常搞点家庭派对啊,邀请邻居参加啊。参加一些社区活动啊。那么你关心社区,把社区搞好了,对你自己也很帮助,没有谁会愿意生活在一个人情冷漠的地方吧。这是金钱不能换来的。

    说到音乐,就象你说的那样,传统的古典乐曲确实让人难以理解,但是你理解不了,就不要去听嘛,你背那些作曲家的生平事迹,可以帮你理解音乐吗?几乎没什么作用。而且就我个人以为古典音乐也未必适合年轻人。不听古典音乐没有什么不高尚的。为什么要这么刻意的标榜自己呢?当然,我也不同意听港台的流行音乐就是好的,不是的。我说你要有文化就应该懂得,艺术的创造性。那么港台那些东西跟艺术也就不沾边了。不局限于一种形式,也不放弃对艺术的欣赏,这才是真正懂得艺术的人。而不是说你听了贝多芬的音乐会可以背出多少关于老贝的故事来。不是这样的。

    关于星吧客咖啡的也是的,这是一个起码的生活态度的问题。你出来,来咖啡店是为什么的?为了和其他人有个地方交谈,或者为了来品尝一下咖啡或者食物,那很好。可是你跑来是来工作的上网的,那何必呢?在家不是更好?我是说休息的时间。你在家,环境安逸,有吃有喝,讲不定还有老婆软玉温香。多好啊。你出来干什么呢?你根本不需要一个公共场所嘛,你只要一个封闭自己的环境,那在家就很好了。你出来不是为了面对面的交流是为了享受的。可是那么聚精会神的玩电脑,你还能享受到什么?喝的是速溶咖啡还是真正的好咖啡或者只是杯白开水都没有分别的。笔记本那东西多重啊,这么辛苦何必呢?

    很多上海人就是这样,无论他身在何处,他们只存在在自己封闭的世界中,就是走到马路上也是这样的,只管自己走。不顾身边的事情。开车也是的,坐车也是的。反正你在公共场所看见的上海人就是给自己身上预先做好了一个封闭的罩子。

    说到上海的小资,本来作为高素质高收入人群,他们应该是社会的领头着,恶习恶俗的破坏者,可是我们的小资呢?是摆造型的先锋,维持社区的逃兵。国外也有富人区,我这里靠海边的房子就是富人区。你踏进富人区知道这里是富人区不光是因为这里房子好。你身边一个在休整草地的人可能就是富人,衣着很随便跑步过去的也可能是个富人,但明显不同的,他们很友好,都会和你打招呼,好像你踏进这个地方就已经是他们的客人一样。可是我们的小资,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会玩电脑,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会欣赏歌剧。笔记本和歌剧都成了他们炫耀的资本。可是一个人可以让别人欣赏的,本来应该是他友好,热情的礼貌,高尚的道德。怎么会是一个笔记本和一场歌剧呢?

    我的原文呢实际是先贴在XYS论坛的,是跟在我另一篇分析上海经济这几年的成功,工业上怎么摆脱了90年代初的急速衰退。所以其实是两篇中的一篇,但这篇很多人都说好,就把我这篇活生生的顶到XYS的月刊上去了。我自己知道这件事情,第一反应是背一凉。就象你一张考得很差的考卷被放众多优秀的考卷里一样,就怕丢丑。好在月刊的编辑真是天下第一大好人,帮我把文章里近百的错别字和标点修改了。还有一个呢,我原先是有赞,有贬的,现在只有批评的文章上去了。那么后来我也想通了,文章为什么一定就要有表扬有批评呢?就是批评也可以啊。客观不客观,只要看事实和推理对不对就可以了。单纯的批评文章没有什么不好的啊。

    那么我想文章之所以可以得到支持,可能和国内真正的批评文章不多也有关系,我们不是没有批评文章,但是很多话怕得罪人不敢讲,很多批评文章一点都不细致个人情绪很重。那么,说实话国人呢,也是不习惯批评性的文章。我们经常会把批评性的文章当做是一种敌视的态度。比如,前面的网友估计已经在猜测这是不是有是一篇北京人攻击上海人的文章。那么这里我要澄清一下,在下是正宗上海人(不是“本地人”)。我怎么会敌视自己的家乡呢?

    文章呢,确实是苛刻的,可是既然是批评那就应该苛刻性。如果宽容了,我又何必批评呢?宽容且委婉的批评很拗捏,不是吗?

  6. 这篇文章真是写出了我想说的话,我觉得最糟糕的就是上海的服务,不过现在也习以为常了。

  7. 呵呵,真是神奇,看你的网页,你就会知道。偷窥与反偷窥。
    不过,怎么好久都不更新了呢?对了,谢谢你详细的游记,这可正是我要准备之行的地方。
    正细细研究呢。

  8. 呵呵,其实挺同意小资的那段的,虽说把钱花在哪里,是个人选择,不过,还是不可避免的鄙视这种有点自欺欺人,追求感觉面子工程。
    说到杭州,我一直以为现在的杭州小年青们被上海的小资恶习影响太深,呵呵,偶的好多同学,一边高喊工资太低,钱不够用,一边又持续维持那种我认为超出收入水平的消费。反正对这种行为挺理解不了的。

  9. 可敬的科技青年阿布
    我的BLOG上留言的第一个外来弟兄
    呵呵,握手

  10. 我基本同意你的看法。上海染上的是“中国病”,一种经济发展带来的盲目自信和迫不及待。其实“国际化”城市是舆论的需要,但是口口相传最后有了自欺欺人的味道。楼主的感慨我基本都有,特别是刚从国外回来的时候。其实上海现在最大的困境是人口众多。我在下班时坐地铁,到人民广场的时候,有一个外国女人非常生气地用肘部撞击后面的中国男人。其实,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下,不论是文明程度多高的人都会失去耐心。而在西方社会,人与人不会靠近到难以忍受的距离。另外,我觉得吃必胜客一段有点挑剔,虽然那是快餐,和星巴克一样,但是在国外也不是没有拿着刀叉吃的人。还有怎么看待小资,我本来对这个词也深恶痛绝,但是现在我觉得不妨心存善意——那是一群努力使自己过得更好的人。至于扎台型,不是罪恶啊!我最近也写了一篇文章,欢迎批评。http://huashengxiaopang.blogchina.com/

  11. 写这文章的人太认真,但是文字缺乏说服力。所谓爱之深痛之切,可以理解,但是未免对自己家乡期望太高对自己的想法。

    偶老早看穿了,上海就是发展中国家一大城市,比上根本没得比,比下(国内其他城市)有余多了。进步么,50-100年里偶就不指望了,得空还是发展自己吧。

  12. 刚到上海的时候我也想作者一样不喜欢上海。但在上海生活了几年回到北京后,我发现我最喜欢的城市是上海。

  13. 城市盲目发展总会走弯道,定位也不是一时半会儿。
    有些不顺眼的,包容一下。毕竟整体水平有限。
    愤青不好当,倒不如自个儿站稳脚跟,摆个样子给那些“卑鄙的上海人”瞅瞅。
    作者的话,酸了。有叛逆的劲儿,但还是缺了实质意义。
    顶大作用是将几代人对上海的看法做个全面总结和回顾。
    国内外对比的那些话,有道理,但听着怎么还是不爽呢。

    如果作者真的想要以上海人的身份,为上海做点事的话,那先从冷眼旁观的角落走出来,从一个批判者的角度走出来,因为有时候那种论述演绎出来的可能仅仅是怨妇。搞实干的倒是会稀有得多。

    对于外地人,就不多说了,某些城市的气质和人众的历史直接挂钩,上海人一向排外,不是今天一天了,但政策不排外,人要吃饭,车子要买,房子要盖,经济就要发展。现在很多上海人的老头子还不是当初那些被鄙视至极的江北人。
    开句玩笑,中国人的祖宗就是农民。大家工农出生,搞什么阶级。

    因此,作者呢,在做完这些消极的批判后,倒不妨再写篇积极意义的文章来,也算作个上海人的表率。比方你对上海人背古典音乐作者谱不以为然,那就贴一些您对古典音乐的看法,当然也是独特原创的哦;对上海人的小资不以为然,那就写写你对小资的定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