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印象(2)武汉人

(二)武汉人

想了解一个地方,就得了解这个地方的人,想了解这个地方的人,就得生活到他们当中去。我这次出差只有短短几天,而开会又全在酒店内进行,想细致深入定是无法展开了。不过,想偷鸡还是会有机会的,乘会议中的间隙,我溜出酒店,买了地图,在城里闲逛起来。
本打算坐公车,因这样可以接触更多本地人,可出酒店瞎转了一会,顿时疲了。人生地不熟的,还是叫了辆出租车,这一上车,便听见司机咬着韵尾的武汉话:“您家上哪儿哟?”。说起这武汉话,我是早已耳闻,如今听到,果如传说中那般软硬兼有,柔中带刚。在方言学中,武汉话算西南官话中的一种,和云、贵、川、桂北的方言一样,都属北方语系。外人乍听到武汉话,也许会觉得和四川话差不多,便是这个道理。但与四川话不一样,武汉因其地处南北要冲的缘故,受北方的影响更多些,因而似乎也更硬些。其后几天我在街头听到更多的武汉话后也印证了这一点,武汉人的声音更脆,嗓门更大,语速更快。比起吴、闽、粤方言来说,武汉话还是颇好明白的,几天下来,我就基本能连猜带蒙听懂十之六七的内容了,这皆因武汉话兼具了南北二者特点,故有人也说武汉话是“北方音,南方调”。
本来,武汉古为楚地,按理应该说的是楚语南音。然现在学界公认的继承楚语衣钵的是湖南话,而不是楚文化发祥的湖北。这其实也不奇怪,因自东汉末以后,北中国的数次大规模战乱:黄巾、永嘉、安史、靖康…导致了北方百姓大批南下避难。他们的到来,带来了大量的劳动力和北方先进的生产技术,使广大的长江以南区域得到开发,日后南方经济超过北方也因此奠下基础。语言文化上,北人南渡也使汉语随着他们的迁移传遍了南中国的各个区域,与当地语言结合后,便形成了各式各样的中国南方方言。现在的许多方言如客家话等就保留了许多古汉语的特点,唐诗中的平仄有时候在以北京话为模板的现代汉语标准发音中体现不出来,用南方的方言一读却韵味十足。北方移民们来到长江中下游,发现这里土地平坦肥沃,河湖纵横,气候湿润,比起华北和中原的耕种条件来有过之而无不及,遇到如此优越的鱼米之乡当然就停留下来。而原生本地的楚人、吴人、越人则被迫南移,他们的文化和语言也南移,形成了今日之局面,所以湖南人才敢在湖北人面前把“唯楚有才”的牌子亮出来。武汉,作为南渡的重要中转站,其方言更近北方也就情有可原了。这一点倒是和南京颇为类似,到过苏南的人,听过吴音的代表苏州无锡话后,再听南京话就会发现它们完全不一样,南京话有很多官话的语素,所以甚至有人主张将之归入北方语系方言的。
南北交融的另一个结果,是导致了武汉人的性格的南北皆收,兼容并蓄。既有北方的爽朗明快,也有南方的精明细致。我在汉口江滩闲逛时,曾碰到一群老人们。他们在树荫下围坐着,中间的一个作演讲状,慷慨激昂着,我努力听了一会,似乎是和下岗工人、工厂倒闭之类相关的时政话题。说到共鸣处,下面的老人不时插话,若有不赞同处,也直接道出,好不热闹。后来走累了在江边的茶坊坐下喝茶,周围打牌的、聊天的、谈恋爱的…,声音此起彼伏,调子之高有时我还以为他们吵起来了,但接下来,他们却全无动手迹象,还有说有笑。后来才知道,武汉人说粗话,只是一种口头习惯,并非真的要怎样了,而且和你说市井之语,还表明了双方之哥们。同样,坐出租车的时候,武汉的司机也颇热情,不会绕路不说,得知我是外地人后,还努力给我介绍武汉的风景名胜。
至于武汉人的精细一面,我待的时间太短,倒是没什么体会。但是湖北人素有“九头鸟”之称,用九个脑袋想东西,当然是够仔细的。前面说过,武汉城市的兴起是由于它的交通港地位,码头文化和气质浓郁,“七分商人三分民”,商人一多,人自然也就精了。“九头鸟”最早源自楚文化中的九凤传说,为神鸟,汉以后其形象随着楚地的被征服却逐渐演变为九头怪鸟。用这种亦正亦邪的鸟来比喻武汉人,却也一定程度上颇符合武汉人亦南亦北既犟又细的特点。
《新周刊》曾做过一期中国城市的专辑,其中武汉被评为“最市民化的城市”。过去我对武汉人市民性的认识,主要来自池莉和方方的小说,那还是我在大学时读的。她俩非常擅长刻画市井街巷中的生活,对武汉市民心理的描写颇为到位。但这次,我无法亲自体验武汉普通市民的生活,连她俩的小说常提到的著名的汉正街也没去成。不过,从“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的绰号,从三块钱超低起步费的出租车,从街边的小吃店大排挡,还是隐隐能感受到些许的。
最后说说武汉的女生,她们当然也继承了武汉人直爽的特点。我来的日子正值五月上旬,街上的武汉mm们就已经衣着大胆、鲜明前卫起来。且武汉mm的身材总体来说还不错,她们既有北方mm的高度和丰度,又有南方mm的妩媚和可爱。还敢打扮敢穿衣,这倒是和我见过的大连mm有一拼。在武汉的江汉路步行街,这里是武汉新兴的大型商业区之一,我的眼睛得到高度满足,而武汉mm们对于如我这般的色眼,狠狠白眼的有之,置之不理的有之,却都没有羞涩害怕的。也是,天生身材,配上花般云裳,出街就是给人欣赏的,被眼睛吃了豆腐又如何?!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旅行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你是傻逼,不了解武汉人,武汉人比较接近野兽。是尚未开化的人

    • 也许有先入为主的情况,但我说过我在武汉也只是走马观花而已。话说回来,动辄言粗者,我怎么也不觉得是开化过的人。

  2. 我是武汉人耶,你了解武汉不够深入
    武汉人很豪爽,‘是’就说‘是’,‘不’就是‘不’
    心里有什么就说出,很讲义气的!

    • 我老妈和我外公一样是福建人。那我就应该和我爸一样是武汉人咯!再说,我在武汉出生并生活了12年耶!

  3. 写得挺好。此文被转载到了闪评网城市评论专栏中,希望能被更多人看到。如有不妥请告知。

  4. 我喜欢武汉,也喜欢武汉人,喜欢的就是那股江湖气,豪爽,义气,喜欢那股子市民化的风格!不喜欢例如上海等地的小气,势利,和装b的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