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上周,参加了两个饭局,都是和前Nortel的同事Wendy,她历时4年的relocation即将结束,要回广州去。我于是又借机去Nortel office待了一整天,虽然我早已不是那的员工了。

尽管,你也可以说我是为了看那传说中的pp的单身的首代秘书而去的,我也不否认本人前去的众目的之这一确实有些不良。但我还是要说,其实很多人也有这样的感觉,即对自己工作过的最初一两家公司有一些特殊的感情,而尤其那公司又较大较规范、自己团队很团结、你又待了较长时间的话,更甚。即便以后的工作也许更轻松、更适合、待遇更好、位置更高、更有发展,很多人还是会怀念当初的感觉。有时候,当年的同事聚在一块,聊起从前,无不唏嘘不已。

其实,这并不难理解,因这段时间正是一个人脱胎换骨从象牙塔到社会,从理想到现实,从稚嫩到成熟过渡的时期。这时候,既感慨于全新的不同于学校工作生活方式,如海绵般拼命学习各种新的东东,又依然有年轻的梦想和冲动,虽然也有工作的压力、现实的残酷,却仍享受得到工作的快乐。而你所处的团队也很重要,一个好老板、若干肯帮忙的老同事、再加上几个年龄相仿的年轻人,对最初的成长,帮助影响极大,也使人一直怀念不忘。

有人说,太怀旧主要是因为对现状不满。要说不满,确实,位置和工作不一样以后,多了更多的尔虞我诈。我也开始变得要事故圆滑、小心谨慎,远无当年的激情了。

Nortel,是毕业后我工作的第二家公司,前后待了约近3年时间。无论是早先所在的Bay,还是后来合并到Norel以后,所幸,我都碰上了一群不错的老板、大佬和同事,许多人后来都成了好朋友,而我和现在公司的同事远不如当年那般熟捻。后来公司换了,我却依旧不时回去转转,而每次去,我都有位置办公,出入自由,原来的同事也未当我是外人,似乎就从未离开一样。至今他们Office的许多变动,我都一清二楚。

然,任何事物都不会一成不变。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几乎我每一次回去,Office里都会多出一两个、两三个不认识的面孔。前台的女孩不断被提拔成office admin、department admin,老板离开,她们离开,接着又再提拔新来的前台,这样的故事已经上演好几回了。至于工程师和销售就更不用提了,走马灯似的换了不知几拨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虽然我对Nortel依旧留恋,但终有一天,我也会对那陌生起来的。

所以,趁现在,不单首代秘书是要看的,但即使是位大妈在那,我想我还是会经常回去的。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随感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