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去哪儿?

离五月一号还剩下不到25天的时候,对我和OB来说,漫漫长假,去哪儿混,却愈发成为一个日益困扰我俩身心健康的严重问题。而本来,这事原有一个极美好的开端。那是在三月里冬末的某个晚上,老曹、OB、青蛇、Tara、和我群聚在新闸路某饭馆里小啜。两瓶五年的古越龙山温过肚子,老曹开始喷起他春节期间在凤凰的奇遇来,说到动情处,众人或侧首或嗟叹或顿足,皆听得津津有味。兴致被提起,老曹一挥手,小姐又端上来两瓶黄酒。酣畅过后,大家的面部都开始有些潮红,意犹未尽间,有人提议到,五一我们去甘南吧。这句话当时是谁说的,在我的回忆中已不可考,然我清晰地记得,这一充满深情与希望、激情与渴望的建议,让大家如同疲惫的水手在茫茫大海上望见了指路的灯塔,饥渴的驼队在荒凉戈壁里发现了葱葱的绿洲,白匪区的人民在苦难中盼到了救星共产党,于是马上得到了所有在座群众的一致赞同和热烈响应。继续加了瓶黄酒,我们最后热烈地约定,老曹编攻略,OB管财务,小林弄机票……五八,将轮到我们和别人大喷甘南的故事!
但,人们的愿望常常是美好的,而现实却往往是严酷的。三周前,我收到集合的短信,于是欣然前往某湘菜馆与OB、老曹、Tara碰头,同桌的还有勇哥及其latestgf。才坐定,却听得一个噩耗:小Alex和May把我们的精神寄托Tara抢走了,届时他们一干人等将前往柬埔寨happy。靠,没办法,谁让他们才新婚不久。还好,勇哥安慰我们道,不就是mm嘛,我帮你们找去。sigh,还是勇哥大好人啊,不过,他要是也一同去的话,那些mm岂不都被……算了算了,看来勇哥只能作为最后的选择。我和OB一合计,原定的目标仍要坚持不变,老曹要赶紧安排好攻略和行程,而找mm的艰巨任务,就落在了青蛇身上,她应该不会叛变的吧。
果然,问题不在她身上,另外的打击却接踵而至:老曹眼见Tara不在,开始心猿意马,不在心思,两个多礼拜过去,计划也没出来,再往后,还传出他也可能不去了。没有领队,没有计划,没有mm,我们这热烈的甘南行,眼看要全泡汤了!于是,OB和青蛇动员起来,他俩周六下午主动加班,查阅了众多的资料,紧急制作出了数套行程方案。末了,OB还说,晚上,他和青蛇还要和一群CTRIP的驴前去泡吧,据说这群驴拥有诸多极pp的mm,看来非常核心、十分关键、极其重要的mm荒问题亦可完美解决了。柳暗花明,一切又似乎变得美好起来。
被这美丽的前景所鼓舞,周六下午的球赛上我分外神勇,密疏里队6:2反败为胜,俺还助攻了两球。而更为了晚上那些动人的mm们,我在饭后匆匆赶到了衡山路。这是个HipHop风格的酒吧,映着变幻的光斑,我随OB走进酒吧,偶那锋利的双眼立时瞥见人群中坐了数个ppmm。上海仲春晚上的天气似乎有些热,我不由松开衬衣的纽扣。OB带我径自朝ppmm所在的那群人走去,靠,不会她们就是青蛇的朋友吧。激动间,我们已停在对方面前,OB说,这个是我朋友,阿拉伯人。美女们纷纷转过头来,顿时,我突然觉得脑子翁的一声,里面的血管一下被涌进的血所强行扩张、充斥,一阵目眩神晕,接着我呼吸变粗,面红耳赤…赶紧捂住毛细血管丰富的脆弱的鼻子,我稍微稳定了情绪,总算正常地打了招呼。坐下,OB递上他们一下午的战斗成果。我却无心细看,只盯在对面的ppmm身上。本来偶原来的打算是来酒吧看看以后就带OB撤去对面的HelloBar研究具体行程攻略,然坐下来,偶的屁股却说什么也不肯挪开了。而席间,又陆续来了几个mm,无不身姿曼妙,面部姣好,这让我体内的肾上腺激素不由加速分泌。浑浑噩噩了半晚,我稍微醒过来,忽觉这群人不大象驴啊,忙问青蛇,她说这群人都是自驾+FB游的。靠,搞了半天不是一路的啊,他们五一要去的是溪口。果然,后来出门的时候,他们都是驱车而来的,更有甚者,有两ppmm还开的是奔驰的跑车!Faint,这哪是驴啊?
郁闷啊……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记录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哥们,8还有俩MM么。
    今日和将于我们同去的MM MSN,她比较担心说:一起去的该不是些小孩8。我8知道那天我们MSN群聊哪里让她觉得偶们是小孩,另多大的年纪8算小孩,我8得而知道。
    所以我可以想见当她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会因为你的大胡子和经历风霜的面孔而判断你不是小孩。至于该MM的外形,想必你也是牵挂着的。因此我说我们得先聚聚,您可以先甄选一下,以便决定你背多大的包出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