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学校

在漫长的十个月里未详细记录下任何做过的梦以后,我终于结束了懒惰,记下了上周一(三月二十一号)早晨做的一个梦。和以往最常做的梦差不多,这次梦的主题依然是学校、考试、女孩等等,内容既也无从前“星战”、“叛乱”…之类的梦一般稀奇古怪,也无偷情、受困一般地情色,基本无甚出众之处。然而,自从我懂事以来,做过许多的梦,这次的结局却是最糟糕的:(

(和许多的梦一样,最开始阶段的情形已经模糊记不清了)

我又回到了学校里(究竟是大学还是中学已难判断,从后面的梦中情况可知,许多场景像是在大学,出现的人物虽有大学的,但大多是中学时代的)。学生们在操场上做操。早操结束以后,大家回教室上课,然而我和两个同学(一个是陈亮,现实中我的高中同学,另一人是蔡蔚海,我们那时都管他叫大白菜,我的初中同学;虽都是我的同学,他俩现在中却是互不认识的)不知怎么给耽搁了一会,铃声响起之后才回到教室外面。由于害怕被老师训斥,便在教室外面徘徊。正犹豫间,忽然走来个老师的外国朋友,我们灵机一动,迎上去和他聊了起来,这样万一老师来了便可说是陪外国客人说话而赶不及上课的,另外还可以趁机练练口语。和老外聊了一会,他知道我们想练外语,便拿起手边的一本英文书读几段文字给我们轮流翻译,我们仨都很高兴。于是他便翻书找段子,陈亮和大白菜先来,老外给他俩读的两段都特简单,然轮到我时他却找了段奇难的,我只听懂了几个词,faint。

眼看正难堪间,忽又来了几个老外,他们和读书的这老外打招呼,原来都是彼此认识的。他们提议说大家一起到别的地方走走吧,我连忙说好。于是边走边谈来到一个滑雪场,碰到几个认识的同学,大家一起滑雪、打雪仗,累了就聊天。快活了好一阵,远远看见饶老师(我的初中班主任)朝我们走来,她是来派考试成绩单的。同学纷纷围过去,我也挤了过去,依稀瞄见自己的分数是08,再看又有点像98,再看其他人的,多数是00,那么我的分数还算可以?这时有人说,这次考试怎么这么难,满分可是410分啊(410这个数字在梦中很清楚)!靠,满分这么高啊,那我无论是08还是98都是不及格了!有人问我怎么也考这么差,我这时才好像想起那次考试的情势来,似乎是我在最后填答题卡时填错了次序,所以就砸了。于是和他们解释,然后一起回教室。

……Dream050328
(这期间发生了一些事,也记不清了)我和廖东霞(这是我的小学同学,小时候曾被大家认为天生一对,去年她已在广州结婚了)以及饶老师(现实中饶老师是我的初中老师,根本不认识廖)一同从教学楼里往学校的花园走去,我跟着她们的后面。教学楼在一个土台之上(比较不合常理,不过梦里就是这样),花园在平地上,二者之间有一段倾斜的土路(如右图示),然而这路有一段塌陷了,所以搭了个临时的支架撑着木板给大家通过。廖和饶老师很快走了过去,走过木板的时候,忽发现有些那架子抖颤,于是用手抓紧支架的竖杆。果然,那木板忽然发出一阵朽烂的声音,接着就掉了下去,同行的许多同学猝不及防,一同跌落下去,摔在木板和支架上面,有人还被压住,发出痛苦的惨叫。而我幸亏抓住了竿子,既没掉下去,也没受伤。

……

场景又变回到操场,所有的学生都集合了,学校在喇叭里说塌方的事。我无聊地看四周,忽然发现了史颖(她是当年我在交大狂追未果的女生,社科系的),愈发没有心情听什么广播了,便痴痴地不住望她。好不容易终于广播完了,已临近中午,学生们都去饭堂吃午饭。我便远远跟着她,到了饭堂,又占据了个她不远的桌子,心和眼都在她身上。她吃完饭回宿舍,我只得悻悻离开,回到自己寝室又在呆望。晚上,思政老师(别的学校一般叫辅导员)来了,说可能有地震,让大家不要待在楼里,到饭堂去睡(我大二那年确实碰到一次地震,结果大家都离开宿舍,那晚校园里满是人)。大家一起来到饭堂,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似乎又看见了史颖,于是挤进人群我又去找她,好不容易穿越重重阻隔终于找到她了,于是找了个离她近的铺位躺下。这个铺位和幼儿园里的那种差不多,床栏特高的那种,折腾了一碗,很累,趟下便睡着了,顾不得别人说我呼噜声响了。

第二天一早醒来,睁眼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史颖,忽然发现许多床位都空了,她也不在了。连忙起身去找,然而这次却不像昨晚那么幸运,一直没再看见。找着找着忽觉得内急,算了,还是先解决问题先吧。于是急匆匆来到厕所,解开裤子,一下将积蓄放出……

正爽的时候,忽然觉得裤子有点湿,Faint,我一下醒来,发现是个梦,更糟糕的是,居然有数滴尿液已滴在裤子上……还好及时醒来,湿的面积不大,顾不上许多,赶紧奔洗手间而去…

后记:
那晚睡觉之前,喝了许多水;而在之前一天,刚去踢了场2个多小时的球,很累。我估计这就是我的副交感神经为什么控制不住括约肌的缘故。以考试为主题的梦,我已做过多次了,内容大多是准备考试了却没复习,这次倒是梦到拿成绩了,不过还是不及格。梦中的其他情形,比如我常常傻傻跟在史颖后面去饭堂之类,确实在当年有过。她小我们两届,一个恬静高挑的女孩。听说毕业之后她进了一北欧国家的驻沪领事馆工作,一晃这许多年过去,除了刚离校的头两年还常回闵行我还跑到15栋楼下遇过一两次外,往后就再没碰到过了。也许,她早就不在这座城市,抑或,又早已嫁作人妇了……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梦境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hehe,下次做梦梦到要上厕所的时候,记得要醒过来~~真的能醒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