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st Goal for Team Misuli

今日下午二时,终于攻入了自去年七月加盟密疏里球队以来的首粒进球!

当时,我方正在对方禁区前围攻,连续倒脚后,我方中场球员在弧顶附近一脚远射,球速飞快,对方门将只能下意识地将球挡出,我当时正助攻前插入禁区,恰好截得皮球,对方门将这时已爬起身继而扑将过来,我的脚一撩,借球的反弹之力将球挑起,越过守门员的头顶,接着将球轻松捅入空门,对方球员只能望球兴叹。

老实说,今天的对手比较菜,不过自密疏里球队成立以来,在甘泉、管弄、宜川一带还未逢对手。“密疏里”,其实应作“密苏里”,是玛骝和他的同事纠集了大家的同学、朋友、同事、甚至客户组成的一支七人制球队,每周必在北海、洛川中学一带找对手租场子踢一场。当初起队名的时候,领队同志来征求我的意见,我是军迷,自然将一大堆军舰舰名推荐给他,诸如密苏里、小鹰、邦克山等等,最后居然被采纳了密苏里。谁知去定制队服的时候,印字的大叔不知密苏里为何物,于是想当然地印成了“密疏里”,衣服拿回来以后大家都哭笑不得。不过我们这个穿着所有对手都不知所云队服的队,要比许多身着曼联皇马AC队服的球队踢得好多了。而且我倒觉得这个名字够独特,细品起来比洋名密苏里耐人寻味多了。

我是去年七月从京城返沪后加入球队的,由于担任后卫,位居后场,前插机会甚少,所以一直未能有所斩获。我在球场上的位置经历了一个轮回,最早在高中里的时候是后卫,后来被推上锋线,居然效果不错,于是后来包括在大学里都一直打的前锋,大学毕业以后体能下降,加上有次加盟的球队后卫奇缺,于是便又改了后卫。

密疏里队参加过两次上海的比赛,一次是64队的聚通杯,进4强的时候点球输了,我那时还在北京没参加;另一次是16队的,最后得了第三,我曾在禁区为破坏对方单刀球而在身后铲倒对方前锋而被判点球,所幸对方脚法实在难以恭维,射出的皮球被我方门将神勇扑下。

进球,是要付出代价的,我的左右脚拇趾甲又再次习惯性淤血。我的脚拇趾甲总是这样,剧烈踢球后就内部淤血肿胀,数天后脱落,花几个月时间长好以后又继续受伤:(看来以后只能在脚趾上包裹一些保护了。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记录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