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2004

2004于abdallah来说,是变化颇为剧烈的一年。然其变化的引子,却是前年伏下的,所以04年的事还得从03年讲起。

那是2003年的国庆,阿卜杜拉仍然还在大连蹲点。以往,每年的十一我都会休足两周的假,于是节前,照例,给老板去电话。表明来意后,只听老板说,乔治同志啊,假是可以休的,么有问题,但休假回来,有个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去做啊。我心里一紧,靠,什么事啊,不会让我假都休不好吧。老板接着说,公司领导对你很器重啊,准备让你接手我的位置,所以大连那边你要着手找个人顶替你。哇噻,馅饼从天上掉下来不成?!但……我小心翼翼地问,那您呢?老板说,噢,这个不用担心,大老板们准备让他升级看中国所有的account。哦,原来是这样。

岛上的假渡得很开心,回到大连,我开始收简历面试,却总找不到很合适的人选。虽然大连政府一直沾沾自喜以北方的香港自居,然其各方面与京沪穗深的差距还是显而易见的。我深深体会到,二十一世纪什么最重要?──人才啊!眼见进入11月,还没什么进展,老板突又来了个电话,说,招人暂且放一放吧,你赶紧到北京来,acting我一个月。原来老板向他老婆许了愿,年底要去澳洲度长假,便正好把我拉来北京挡一挡,同时锻炼锻炼,为日后接班做准备。

我就进了京,在03年底的冬天。在北京的日子,无论公私,均是异常忙碌的。我开始学如何做老板,整天开会、电话、报告、被客户骂、管人……私事里,酒后,我明白了和她已不可能继续了。

很快一个多月过去,圣诞节前回了大连,临走前去瞻仰了趟毛主席,出来的时候居然还在广场上亲眼目睹了一次自焚未遂事件。随后,元旦,春节,我照例回了家,到上海10年,我没有一次留在上海过过年。因在南宁的春节,总是很FB的,我很怀念它。

依依不舍返回大连,二三月里,依然没什么好的人选,经验足的英文不好,英文好的资历不够。然时不我待,老板又来电话可,马上来京again。然而这次,却不是老板又承诺了他老婆什么了,而是他自己打算要走人了,大老板们要求我火速进京接班。

把租屋退掉,打包,和同事朋友们吃告别狗肉,喝告别酒,麻告别将。匆忙地,偶正式告别了生活了1.2年的大连,我想我会永远怀念这段日子,这里的海,这里的街道,这里的厂房、宿舍、饭堂、班车,这里的网吧、餐馆、歌房、澡堂、迪厅,这里的海蛎子、虾扒子…,这里的酒和狗肉,这里的女孩、韩国人、同事、朋友们……

交接总是特别麻烦的,尤其对接受者来说,还好我一切流程业务都很熟了。然而一切在进行的时候,该死的印度老板跳出来了,他觉得我年轻,说找个年纪大的好(结果找来了,他又嫌和人家沟通不好,这是后话了)。于是中国区里内部折腾了一番,总算从MotoAccount找了一个出来,这就是我的新老板。他5月底才onboard,之前我一直看守着,先是陪着逛了一圈中国见客户,然后又交接,这次可是异常辛苦,因为我得从最初的合同开始说起,然后讲到所有方方面面。大老板们觉得对不起我,于是把我们account分了南方给我管,同时让我base回上海。我才和朋友们打招呼说要扎根北京,却马上又要回归上海了。

不过这也好,我在外面飘了一年多,终于可以即将回沪了。且这二次进京仍住的是酒店,开始本要住一阵就租房去,后来不用长待了便一直住着,这一住竟住了近四月,生活条件明显改善。我依旧延续了大连的生活习惯,每晚吃点花生,喝点小酒,听听音乐,躺在沙发里不亦乐哉。何况,四月里,还有watching。

忙过了整个春天,七月,我终于回到花花世界的上海。从那以后,紧绷了一年多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过去在大连、北京拼死拼活的动力似乎突然消失了,而上海生活的多姿多彩也是重要的原因。老实说,之后半年在上海的日子,我的心思基本没怎么放在工作上。这一点,我承认,我远远比不上我的偶像米粒。

我又开始恢复踢球、唱歌、饭局、陪逛、泡吧和驴游…,开销也大涨,比我在大连的时候高出数倍(那时最低的一个月只花了1300),幸好我所能给国家交纳的税钱也增加了许多。七月底赶上了欧洲杯决赛。九月,玛骝,我的同学,我离开上海后他一直和gf双宿在我家里,和他谈了8年的gf分了了,不久,他孤零零一个人搬进按他前gf风格装修好的140平米的婚房里…月末,母亲和外公来沪,陪他们好好逛了上海一圈,为此我国庆并未和狐朋狗友们出游。国庆后,外公回了去,母亲却留下来照料我的生活。从此,虽不能带狐朋狗友们们回家happy,下了班却有了热饭可吃。

恍然间,年关很快便到了,十二月的最后几天,我把户口办进了现在的房子里,虽然孤家寡人,却也是户主了。圣诞节后,上海下了十年来最大的一场雪,两天后我的新手机丢失,接着,我来上海后的第十个年头便悄然过去了……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随感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 03年10月前后。。。这个时间我正好也在挣扎中。。。然后在11月初明白了所有。

  2. 今天心情太差,进来看看。看来04年时好多人都过得不好。那场雪我还特意坐地铁跑到莘庄去看,我第一次看见下雪,当时真的是很兴奋。现在才知道那是上海十年来最大的一场雪,让我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