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游大连

Dalian Trip

这次能回大连是因公(不过好象我还没有哪次到大连不是因公…),工程师们要为客户做DRP测试,我过来为大家掠掠阵。

数月不见,大连依然还是那个大连,除了道路偶有修整外并无甚多变化。这座漂亮的海滨城市,永远不会象京沪穗深那般节奏迅速,动辄翻天覆地。虽然本地政府整天嚷着要建设东北亚航运中心云云,然我以为,这其实才是大连美之所在,安静宁和…

然而,我这次回来的心情却非如从前一般。毕竟,出差回来住在酒店和去年以客居身份住了整整一年相比,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我并不觉得我是更轻松抑或更急促了,心态很怪,尤其是碰到从前的同事朋友的时候,我似乎很沾沾自喜以出差身份回来的轻松,却又怀念甚至想和他们一起的淳朴日子。

但,我还是十分enjoy大连的美丽的,我忽然想脱了西装,穿T恤短裤,骑自行车,逛遍大连的景点。当然,要和她们中的随便一个一起,这,是我过去一年待在大连时从未想过的--我那时心神似乎极其不定,根本不想她们来……话说回头,偶是周四下午到的,当晚就吃了美味的生蚝和鲍鱼,大连芥末的辛辣和海味的鲜猛果然不是盖的。第二天的机器测试非常顺利,工程师的活很快就干好了,于是我便率队一同去了家自助餐厅,狂吃了数十斤各式海鲜和烤肉,以及数扎啤酒,大家过后个个肚皮滚圆。今天,周六,不用开工,偶受邀欣然前往旅顺与大连市区间海边的一个水上乐园。

这个地方叫“水上人间”,有点类似于上海的“热带风暴”,里面亦有众多高架的滑梯管道以及各种戏水设施,只不过这里是完全室内的,巨大的顶棚是玻璃制透光的,需要时可移开直接引入阳光,而池子里都是过滤过杂物的海水,依然咸咸的,此外旁边休息室、餐厅、会议室、棋牌室、客房、桑拿、健身、按摩等一应俱全,馆外还有海边的别墅群可租下过夜,应该是个不错的休闲之地。

然不幸的是,和我同去的朋友们各自携了女眷,见了嘎好的地方自然就一对对纷纷鸳鸯戏水起来。虽然大家努力照顾偶的情绪,但为了响应节电号召不做高能量的灯泡,不防碍他人happy,偶只能发扬革命乐观主义精神,自动远离大伙四处瞎游,虽然带着苦笑。不过天无绝人之路,现时正值盛夏,四下来此乐园游者甚众,中国的、洋鬼子、老老少少都有。其中mm的数量自然不少,尤以妙龄的mm居多。偶开始还闷头乱游,后来发现分散偶游泳注意力的mm越来越多,于是一扫不快,开始四下向mm多的地方逡巡。常常是先找好目标mm,绕绕圈子,然后伪装游累后静候一旁,名正言顺地大看特看在水中嬉戏的秀色们,如若mm们看过来,偶就表演一个漂亮的猛子扎,然后潜龙入水。一整天下来,窥mm无数。而众所周知,大连的mm向来以健康貌美和衣着大胆出位称著,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魔鬼的身材配上性感的泳衣,实是令俺忍不住鼻血横流、虚火上升。mm们有的青春逼人,有的成熟妩媚…靠,还好周围都是海水,我可以全身浸入冷却…

世上的事总是这样,快乐的时光消逝得是最快的,在水里里待了近八个小时后,偶最后向mm们投去深情的、依依不舍的n瞥后,返回了市区……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记录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