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大锅饭

临近回沪,猎头开始疯狂地找我。其一介绍的某著名厂商的senior engineer,base上海,人工居然比我这个所谓的“In-country Service Delivery Manager”还高,可惜她要找的是熟悉Solaris方面的。另一岗位是美国某著名化工企业的Asia Server Team Leader,待遇福利等都还好,然其locate在北京,且工作地点竟在怀柔县,燕山环抱啊,每天至少要坐一小时以上的班车;猎头和我说,如果我希望稳 定,若再能把LP动员来北京的话,这是非常合适的选择,更何况现下北京房价便宜。但可惜目前我似乎还不大希望立刻就养老,至于LP,更还没谱,而我估计有 了她,她十有八九也不愿来北京,于是最终还是婉拒了。

看来,集体饭堂是处处都是有的。那么,我究竟该去向何方?是指着大海的方向?还是跟着自己的直觉?又抑或由我那尚未或也许早已谋面的LP呢?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随感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