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忙假日

End of The Holiday

没想到,今年的五一竟又是什么地也没去,去年因为SARS,今年虽然诸多因素作祟,但过后我想,也许是累了。
不出去也好,正好见见在沪的老朋友们,在过去十六个月里,我还没在上海连续待满过一周以上。不过当然,所谓的“见老朋友”,换言之就是和狐朋狗友们腐败。
于是,三十号晚上是红鱼盆,然后KTV。一号是上海醉美,漫妙的晚上。二号中午吃泰国菜,晚上是kid的婚礼,上海大厦而后钱柜。三号帮琦琦同学搬家,他老婆居然养了条德牧,窜起来有一米多高,不过大狗除英武外也还是颇可爱的。四号小龙虾,三男一女吃了差不多吃了七斤。五号瓦罐煨汤,饭后在衡山看了《救命》,但该片根本不如宣传的恐怖,同排的mm开始掩着头,后来都把衣服放下了,之后借口压惊顺便于衡山路喝了些小酒,离开一年多,衡山路的生意似乎不如从前了。六号杀去遥远的大场镇踢了两场球,遭受肩部被踹一脚另加脚趾甲淤血两处,晚上回归清淡,在茶餐厅喝了骨头汤,接着新天地,在逸飞边上喝酒的时候看见陈逸飞这个老色狼在泡妞,然后到据说最贵的影院看了《反恐特警队》(S.W.A.T.),该片其实也一般。七号在新旺,撞见了简安和小谷,他俩幸福得清澈。
然这假期过得也并非都很太平的,“震荡波”肆虐客户公司的网络,虽然中国在放假,该死的印度老板还是n次把我叫进confcall里开会,从三号起每天上午十点、下午三点。可怜偶每天早上都睡不好,不管前天晚上玩得多晚,第二天还得爬起来开会。后来恼了,发发mail了事,懒得再进去。然而原定八号九号的休假计划却无法兑现了,得回北京。
七天很快过去,虽然天天见人,却还是没能吃完所有的家伙,这里一并向照顾不周的兄弟姐妹们道歉,只能下次回来还债了。
恋恋不舍,七号晚上七点三刻起飞在虹桥的飞机竟然也误了,后匆匆买了晚班的,降落京畿时已经十一点多,十二点半回酒店睡下,做不完的工作又将开始了。

About Abdallah

abdallah Wang,男,又名小新、阿布、阿香、阿拉伯人、乔治、肉串、肚皮…湛江东海人,双鱼座,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出生于广西北海,其后辗转于湛江、南宁、上海、大连、北京、深圳、香港诸地生活、求学及谋生。SJTUer,电机系出身,IT青年,现居上海。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记录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